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狐狸精
    出水宫之前,三婆对玄月佩注入了更强的灵气,还说了句“有玄月佩在,人界就没人能加害于你,或者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

    我知道三婆的这句话有多重,但自从入了帝城服用隐灵丸后,我曾以为不用玄月佩也能安然度日,如今看来是我错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只有秋安在我身边。

    她见我醒来,也不说什么,去给我倒了杯水,我却发现她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

    我想起身,不小心碰到了身上的伤口,一股钻心的疼,我倒吸了口凉气。

    秋安赶忙把水放一边过来看我,干涩着嗓子对我说:“宫里的女医给你瞧过了,嘱咐你眼下不能动。”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秋安,但是一张嘴说话,就会扯到脖子上的伤,这春晓也真会挑地方,除了脸以外,其他地方也算打了个遍。

    秋安看出我想说话,便一股脑把所有我不知道的都告诉了我。

    我昏迷后,白容想同春晓理论一番,但一没灵力,二没地位,春晓自然不理她。

    在场的一个侍卫趁春晓没注意,便去禀告了乌北寒,乌北寒闯进河睢宫将我救下,春晓自是不肯,拿宫规和平玉帝姬说事,乌北寒当时眼里闪着冷光,直问春晓:“此事你猜人帝陛下会不会坐视不理?还有蛟族知道后会有什么后果?”

    春晓在凡界的女子中算是胆色出众的,且艺多不压身,但涉及到前朝和人帝的势力,自然没任何地位,只能忍着怒气由着乌北寒送我回来。

    白容本来要一起跟着来的,但是春晓没肯,乌北寒也没等她。

    我心下坦然,只要白容平安就好,等身体见好时候,自要好好谢谢乌北寒。

    秋安话刚说完,青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飞到我的枕边,见我浑身是伤,表情也充满哀伤,将那小脑袋探过来,蹭着我的脸。

    秋安看到青鸟后,神情也有所怪异,告诉我,我昏倒之后这青鸟衔着我的玄月佩飞到我身边叫个不停,那个翼族的公主丹凰大惊失色,嘴里喊着:“神鸟!”

    只是当时人都慌乱,并没有注意到丹凰公主喊的什么,也没人注意到青鸟。

    我知道青鸟不凡,但若丹凰那般反应,想必是青鸟和翼族有些关系。

    我突然心里一惊,若是青鸟将玄月佩叼过去,那岂不是三婆已经知道我的情况。

    秋安见我神色有异,以为我担心丢了宝贝,赶忙拿出玄月佩放我身边。

    果然不出我所料,玄月佩再碰到我,便发出夺目的光,秋安在一旁看得心惊,不解为何我服了隐灵丸还能让这玉发光。

    我看着青鸟,示意它过来,我要和水宫传信。

    之前进帝城的时候,看到帝城上空有着极强的结界,我知道那是防着外者入侵,由于青鸟也算灵物,我怕它在帝城里受伤,便一直关它在房内。

    但眼见今日这般,我明白那结界是困不住青鸟的。

    青鸟知我无法开口说话,小脑袋贴上我的指尖,传下我的一点神识,它好带回水宫。

    其实我只有一句话要它带给三婆:“我没事,不要理我!”

    青鸟感知到我要传这句话,也使起小性子,死活不再替我传信,我想挣扎起来,身上又开始疼。

    秋安过来把我按下,让我不能再起来。那青鸟见我露出痛苦的表情,怕我生气,又过来蹭我,但就是不肯替我给三婆传“平安”的信。

    “平玉帝姬……”我拼了力气把这几个字说出来,我想知道帝姬是否知道。

    秋安眼里闪过一丝悲凉,点点头说:“自有女官禀告她,她只说,犯了错,便该罚,让愔姬公主先养着吧。”

    早知是如此,果然在这帝城里,不能靠别人。

    也许秋安是个例外。

    晚些时候白容过来看我,带了帝城里顶为尊贵的灵药。

    我看着平卉欲言又止的样子,又看到白容姐姐头上只插着帝城里分配的玉簪,便知她拿了那些珍宝换来的。

    “你这又何苦呢?”秋安为我擦完药,我便能开口说话,想来这些东西也是物有所值。

    白容姐姐极为哀伤,哄着我:“你不必在意那些,母后本来就是给我们急用的。”

    我也一时无话,白容姐姐看着我又问:“愔儿,你疼吧?”

    我还想逞强否认,但是在白容旁边实在嘴硬不起来,眼泪啪哒啪哒地往下掉。

    这是我入了帝城后第一回哭,白容见我如此,便和蛟后小时候哄我一般,拍着我身上没有伤口的地方,像娘亲一般轻声说:“哭吧,愔儿哭出来,就不那么疼了。”

    她如此说,我哭得更厉害了,泪眼婆娑中,我看到秋安和平卉在一旁也被感染,抹着眼睛。

    “姐姐,我来了!”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竟然听到青青的声音,还伴有打斗的声音。

    外面声音越来越大,秋安走到门口向外窥探,白容姐姐知道青青过来,脸上一变,说不上是惊还是喜。

    青青在门外和人动起手,想来是想硬闯进来找我,却人那些女官侍卫拦住,一时情急动起手来。

    我在里面不免担忧,以青青的性子,很难不惹是生非。

    “拜见平玉帝姬!”外面女官和侍卫齐声喊道。

    看来是帝姬过来,担心青青会没好果子吃,我握着白容姐姐的手,希望她能帮忙。

    我本以为白容会拒绝,不料她只是拍拍我的手,对我说:“先看看情况。”

    青青狐族公主的身份自然是比不过平玉帝姬的,我在里面听她开口请安。

    “小小的狐族幺女,也来我河睢宫放肆么?”平玉帝姬的语气里充满鄙夷和威严。

    “臣女不敢,只是臣女担心愔姬姐姐,求见帝姬,这些下人却不给通传。”

    我听到青青软下来,心里面安慰一些,最近的诸多事,让她长大不少。

    “没人通传,便要硬闯么?你当我帝城的规矩是摆设?”

    “是臣女的不是,还望帝姬恕罪,臣女只是关心姐姐心切。”

    “恕罪?小狐狸精你说的倒轻松啊!”

    狐狸精多少年之间都不是什么好词,就算对狐族之人也不是,狐族在人界修为虽高,却担不起“妖精”的名头,只有为恶者入魔道,才算“狐妖”。

    青青自然是有了怒气,却因为我百般隐忍,并没发作:“帝姬高贵,但臣女断然担不起这狐狸精之名!”

    “放肆!”听声音是帝姬身边极有地位的女官说的。

    “你才放肆!”青青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表面虽是对那女官斥责,但谁都能听得出对平玉帝姬不再尊敬。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