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我乃女帝
    青青出言不逊,忤逆了平玉帝姬一句。

    外面顿时鸦雀无声,想来并不是众人惧怕青青,这平静更像是平玉帝姬大发雷霆的前兆。

    我和姐姐在房间里面面相觑,果然青青还是那般冲动,做了储君后有所收敛,但骨子里还是那般顽劣。

    白容姐姐让我稍安勿躁,实在不行偷偷去找人帝求情,我无奈地点头,眼下的状况,我没了灵力,身上还有伤在身,也别无他法。

    “好大的胆子!”平玉帝姬再好的修养这下也被激怒,声音加重了一倍:“你不过狐族的小小公主,也敢和我人界帝姬这般说话。”

    青青却镇定自若,慢条斯理地回了平玉帝姬:“狐族公主不敢,但狐族未来的女帝敢!”

    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青青这般说想必是做足了准备,性子虽仍旧火爆,但头脑胆识却强了不少。

    “你……”平玉帝姬没想到青青这般说,一时竟不知如何说才好。

    人帝是人界中拥有最高权利的人不假,连带着平玉帝姬的地位也极高,但论起来,后宫女子高的过重臣,却高不过王族各主。

    青青也不说话,就在那里看平玉帝姬如何回。

    好半天后,平玉帝姬继续发难:“好,就算你是储君,但也仅仅是狐族的储君,还管不到我河睢宫里来!”

    平玉帝姬的话虽还嚣张,但语调低了几分,听着让人觉得心虚。

    “那这个呢?”青青不知掏出什么物件,晃在平玉帝姬眼前。

    平玉帝姬看到那物,声音发抖地叫着“皇霄翎!”

    我和白容姐姐在房里不免心惊,这皇霄翎和那条佛草绫一样,是人帝的信物,但却更为厉害一些,人帝只传旨意,从不赏人。

    青青不免有些得意:“若是我未来女帝的地位不够,那人帝叔父的这宝物,总够了吧。”

    平玉帝姬不再说话,领着众人离开了永安殿。

    “哐”的一声,我房间的那扇门被青青推开,这小丫头探着脑袋见无外人便钻了进来,一副小女孩子模样,刚才那个和平玉帝姬对着干的好汉的气势荡然无存。

    “姐姐!”青青看我虚弱躺在床上的样子,立马哭出来。

    其实白容给我上完药后,我的气色已经好多了,青青若是早些进来,岂不是要哭的撕心裂肺。

    我对青青使了眼色,示意她白容姐姐还在身边。

    青青恭敬地向白容行礼,喊了声:“白容姐姐!”

    白容有些不自在,语气虽友好却不亲近:“青青小妹地位如今高了些,不需这般。”

    青青也不在意,直言:“你是愔姐姐的姐姐,自然也是我的好姐姐,自家人之间,无需讲究那些。”

    白容听了不免动容,感触地看我一眼。

    青青从身上掏出好些灵药,交给秋安。

    我看了眼白容,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放下心来,又对青青说:“白容姐姐已经帮我弄了最好的药,等到明日,我便能起来继续学习宫规礼仪了。”

    白容赶忙说:“愔儿不可,你还是等身子好利落了些。”

    青青也对我说:“姐姐,我来看你之前去找了人帝,他不好干涉河睢宫的事,但是还算给我薄面,不仅借了我信物,还允许你休息几日。”

    我目光看向窗子,阳光透过来一些,白容姐姐站在一旁,在那光亮里显得如仙子一般,风采愈发显得母仪天下。

    青青这时候对我说:“人帝许你多养几日,过几日的宴席你可以不出席。”

    我不放心白容,说:“我还想帮姐姐一把。”

    白容听我一说,眼里倒十分感动,对我说:“和愔儿你比,我宁可不要在这后宫里出头。”

    “姐姐说的什么傻话。”我看了白容,念起从小长大的情分,不免有些难过。

    因人帝过几日要摆宴席,召见十二灵女,这几日晚间还要做些教习,白容姐姐不多会儿便带着平卉离开。

    青青盯着白容离去的身影,久久没回过神来。

    我向青青问起:“你如何得知我在帝城里受罚的。”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青青的眉间起了疑雾,同我讲了此时的缘由:“我住在帝城之外,是不知晓你在里面的情况,我本来就安心等个机会求见人帝。”

    秋安这时候站在门口,警觉地看着门外的动静,却也侧起耳朵听青青的话。

    “就刚才不久,我房外有人敲门,等我出去看去,却没人影,地上有封信,这事也怪,以我的修为整个人界能做到这步的,并不多,我好奇拆了信,才知道你在宫里有难,便拿着父王的信物求见人帝,后来的事,你便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有些责怪地看着她:“以后不许这般胡闹了。”

    青青颇不以为意,随意地应了我一声。

    “我是不是要感谢下我的未来嫂嫂?”我见她听不进去,便换了别的话逗她。

    果然她被我逗得脸顿时红了,假装生气地喊:“姐姐!你受了伤怎么还这样嘴坏。”

    秋安在门边看到青青同小女孩一般,不免也露出了笑脸。

    青鸟这时候也钻出来,见是熟人,便飞到青青的跟前,和她亲热。

    “啊呀,小东西,你也在这儿!”青青看到青鸟很高兴,嘴上说着:“在这河睢宫里,姐姐你也算有个伴。”

    我点点头,青鸟以前替我和青青传过几次信,没想到这般熟稔。

    秋安见外面再无动静,便回了房里,青青对她亲切,说了声:“姑姑,你也快歇息会儿吧!”

    听青青这般客气,秋安眼里带着高兴,但还是恭敬的行礼说:“奴婢不敢,担不起储君这般称呼。”

    青青似是料到会这样,只是嘱咐秋安好好照顾我,秋安欣然答应。

    我和青青说:“这宫里,除了白容,我唯一能信的便是秋安了,她是可靠之人。”

    青青眼里忽然闪过厉色,忽然问秋安:“姑姑,那个刁难姐姐的女官是不是叫春晓,原来在春满楼的那位?”

    秋安看了我一眼,凝重地点点头。

    按宫里规矩,青青是不能留宿帝城之内的。

    青青晚间便出了帝城,走之前对我说:“姐姐,你放心,这仇,我替你记下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