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旧人来
    月光如银如霜,无处不可照及,像这世间的情爱,无孔不入。

    青青走后,我并睡不着,身体虽还没好利索,但用了白容姐姐的灵药,自己能感觉到伤口在冰凉的愈合。

    念及起白日里的种种,对春晓对平玉帝姬,现在的怨恨并不多,倒是服了隐灵丸后,对这人世里的凡人换了种看法。

    像人帝和平玉帝姬这样,在人族中修为高深的人,出生下来也不过是普通凡者,一身的修为造诣都是一步一步自己潜修而来。

    而我等灵族虽天赋异骨,出生时便有了一定的灵根。与凡人从无到有不同的是,我们灵族只需从少到多,若碰到像我这般不思进取的,不肯刻苦修炼,那便连这个多字也达不到。

    三婆大巫都说:“凡界的人啊,身体生下来平庸,也没异能,却还是统治着人界。”

    我以前一直以为人族强盛,只是因为他们头脑聪明,用大巫的话讲,是“奸诈”,如今看来他们这般成就,还得甘心吃那许多苦头才能得到。

    秋安也忙了一日,我吩咐她去休息,她点点头,走前留下一句话:“公主有事便叫我。”

    这时候房里就剩我一个人,还有青鸟在一旁抓着床棱也睡着了,这一日它也不轻松。

    庭院内有棵预吉的大树,不知活了多少年,此刻正把婆娑的枝叶投在我窗户上,树影随着和风摆来摆去。

    我的眼睛直盯着那黑影,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大块,细看下来才看出是道人影,我心里一惊,便想叫秋安。

    但话到了嗓子边,却喊不出来,那人影很熟悉。

    “是你么?”我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好久不见的那个人。

    那人影怔了一下,却不回我。

    我想起来推门看一下,渐好的伤口又被扯开,我疼得叫了一声。

    那人影似是着急,往门这边走过来,等到门口,却又停在那里,不肯进来。

    身高一样,棱角分明的脸廓一样,我心里就等着他推开门,让我看看那身白衣是否也是一样。

    那人在门口叹了口气,终究还是离去。

    第二日我能够下地走动,但不太利索,人帝有旨意,许我在床上静养。

    这一日晨间,平玉帝姬身边的女官又来传旨,说帝姬体恤我,今日不用去参加教习。

    我看了秋安一眼,秋安会意,拿块硕大的水玉递给女官,那女官也不推辞,神色如常地出了西房的门。

    秋安扶我到院子里晒太阳,没了春晓的刁难,倒也惬意。

    “公主,奴婢听说蛟族是不喜日头太盛的,奴婢扶您在树荫下吧。”

    我刚出房门,一时被光晃的睁不开眼,不禁拿袖子挡了挡。秋安以为我不舒服,便有此一说。

    秋安说的倒没错,但不知今日怎地,还就喜欢这种暖烘烘的感觉,便摇摇头,直接在屋前坐下,听她说外面的情况。

    “春晓女官没受任何责难,”秋安心有不平地对我说。

    想来帝城宫律森严,以前从未有犯了错不受罚的先例,那也便是说在帝姬心里,春晓仍旧是没什么过错。

    秋安想起一时,面色稍缓,对我说:“公主,倒是听说新来了一个女官,表面上是辅助春晓,但春晓好像有些忌惮她。”

    “哦?”我对这新来的女官起了兴趣。

    秋安见我心情转好,也跟着开怀一些,同我讲:“新来的女官倒不似春晓那般年轻,两人还是旧识,听那些公主的婢女说人很好。”

    这一日晚间的时候,各位公主和嫡女也轮番来看我,因平玉帝姬也松了口,加之有青青昨日这么一闹,歪打正着的也算抬了些我的地位。

    我并不喜人多,众人来只是笑着应对,也不多言语,除了白容和幽紫来的时候,我话能多些。

    幽紫性子淡淡的,话也不多,来时带了些灵药来看我,说是从狐族带来的,疗伤有奇效。

    我示意秋安收下,幽紫却瞥见床头青青带来的一样的药,脸色变了一下,问我:“小妹……她来过了?”

    我心里暗道不好,想起昨日晚间青青并没有去探望她,便解释一番:“青青昨日来我这儿的时候,天色已晚,且不能留在这帝城里,因而她想去看你,我劝她改日再来。”

    幽紫点了点头,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不知她是否相信,便试探着问她:“你不会怪我吧?”

    幽紫脸上立马变成明媚的笑脸,对我说:“当然不会,愔姬妹妹还是好好养着,以妹妹的美貌天资,早日冠绝帝城才好。”

    虽然都是好听的奉承话,我却觉得这幽紫还没等和我交好,就已经生分了,但为了青青,我并不想这样。

    幽紫只待了一会便离开了,走前嘱咐秋安:“愔儿妹妹要是有什么缺的少的,尽管来找我。”

    等她走后,秋安扶我到床边坐下,在我耳边叮嘱:“公主,这个幽紫应该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能忍之人。”

    我倒是也有此想法,“嗯”了一声。

    没想到的是冷凝也来看我,虽然是被苏寒烟拽来的。

    她还是那般不喜欢我,嘴上一点不留情面:“我来看你怎么还没死。”

    她身边的女官急的脸红,走过来拿出了稀奇物件给我,满脸陪笑,让我别和冷凝一般见识。

    苏寒烟也在中间充当和事佬,偷偷告诉我:“冷凝其实还是有些关心你的,这两日对那春晓女官都不太恭敬。”

    我忽然心里一暖,抬眼却仍旧看到冷凝脸上的神情拒人于千里之外,她没好气地和我说:“知道你这药肯定堆成山了,我给你些小玩件,免得你在房里无聊又出去生事。”

    冷凝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带着她那女官出了门,招呼都不打,苏寒烟也起身告辞,我便让秋安替我送送。

    等秋安回来告诉我:“公主,寒烟姑娘说的不假,冷凝公主确是想打抱不平,把事情闹大,让春晓姑娘收不了场,但被别人拦下了。”

    我点点头,这冷凝人也没那么坏。我对秋安说:“冷凝虽不全是为了我,我总还要念些她的好的。”

    秋安不解,我便对她说:“你想啊,我和冷凝的地位差不多,今天是我,明天便是其他公主,也许有天就会到她的头上。”

    听我如此说,秋安点点头。

    我这时有了睡意,秋安扶我到床上歇息后,也回了偏房。

    这一夜再没有人来我的西房,包括窗外的那道身影。

    眼睛盯着窗外好久,也不见人来,便躺在那里翻来覆去,很难睡着。

    不知何时,帝城上空回荡起笛声,将我从浅睡中叫醒。

    那笛声清亮空悠,初听时倒觉悦耳,如大小不齐的寒玉珠子一下一下击打着瓷盘,变换繁多,却悦耳不嘈杂。

    笛声久久不息,慢慢加重了曲调,最初平淡如山间清泉,清澈见底,再听似有轻风哀嚎,拽着人的心里,不免叹息。

    笛声还在继续,哀怨更浓,还似有愤慨之音。

    我心里听的动容,不由自主的想哭。

    等我睡着的时候已经很晚,但笛声一直没有停止。

    在梦里还能听见这哀怨的曲调,伴着那叮当作响的清水河,还有那袭白衣,那男子对我说:“你莫要负我!”

    蛟后曾说:“你想的次数多了,自然熟识他的一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