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被算计
    这一夜睡得并不好,第二日我便早早起来,让秋安替我梳妆。

    秋安试探着问我:“公主不妨再躺一日,伤好了再说。”

    我在妆奁里拿出铜镜摆在台子上,从镜子里看到秋安替我盘了一个灵蛇髻,简单却不失庄重。

    白容姐姐从前在水宫里喜欢梳惊鹄髻,这样才不负她的美貌。但我最近见她,头上都是堕马髻,倾城之色之余,整个人愈发显得举止大度。

    我又挑了支簪子递给秋安,让她帮我插上。

    那簪子粗看上去,朴华无奇,通体灰白,自然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但若有人想以此挑事也是挑不出任何毛病。

    秋安一眼看出此玉虽不起眼,却非凡品,不免笑了一下。

    我回了秋安一句:“我还是出去,以免落人口实,再说我也不放心白容,你再帮我装点值钱的东西,我想谢谢乌北寒和那个侍卫。”

    秋安知道我铁了心要出去,点点头,只说了句“是!”

    我说了那么多的理由,足够让她没任何疑问。

    等收拾妥当,却看白容姐姐带着平卉,由一个看着位份不低的女官,进了我这西房的小院。

    我充满疑惑地看着白容,她也似乎有话要讲,但女官在前,示意我过会再说。

    那女官向我行了一礼,恭敬地说:“启禀公主,今日午间人帝将会来河睢宫摆宴席,宴请十二灵女。”

    我看了眼白容,她对我点点头。

    那女官看了我一眼,我知她还没说完,面上淡淡地,不做任何回应,。

    果然她继续说下去:“平玉帝姬命十二位灵女准备才艺,在人帝面前各展风姿,还望两位公主好好练习。”

    我看了秋安,秋安会意,拿出块玉交给这女官。

    女官眼里浮现出异色,对我态度好了些,刚想说什么,白容便走到我身边说:“愔儿,我们好好商量一下,万不可在人帝面前失仪。”

    我握着白容的手,说:“那是自然。”

    刚才那女官有话没说完,我便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女官的脸上恢复平常,略带恭和地说:“帝姬体恤二位公主姐妹情深,便允许您二位一起献艺,奴婢带您去翩跹阁。”

    秋安和平卉脸上起疑,秋安拿眼神会意我警觉一些,平卉直接问了句:“翩跹阁不是好久没人去了么,怎么今日又去那里?”

    女官脸色一变,拿出平玉帝姬的信物,说:“这是平玉帝姬的旨意,姑娘还望别连累了你家公主。”

    白容赶忙拉开平卉,让她先别说话。

    女官也不多言,直接在前面引路,我和白容面面相觑地跟在后面。

    秋安在后面走的慢些,那女官也不再留情面,回头就是一顿训斥,秋安被骂的脸一红,快步跟了上来。

    这条路格外偏僻,也不知走了多少小巷子,秋安在一旁拉着我的手,我看她,心里似乎有些底气。

    终于到了翩跹殿,即便心里有所准备,看到院里破败的景象,还是一惊,我一直与人不争不抢,住的西房已经算是帝城里偏僻之处,但这翩跹殿还要更破旧些。

    女官开了房门,让我和白容四人进去准备献艺事宜,便行礼退了出去,随手把门带上。

    白容脸上无奈,对我说:“愔儿,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点点头,白容姐姐舞艺冠绝天下,我自是充当陪衬,从小便一直是这样。

    平卉眼里现出不解之色,秋安一向沉稳,但也似乎为我鸣不平。

    白容似有不愿,说:“愔儿,以前在水宫你不爱出风头就算了,如今在帝城里这般,只怕会被人轻贱了去。”

    我摇摇头,劝解白容:“我自不会做不情愿的事,但在这帝城,我有你,帝城之外还有青青,还有那个。”

    白容看我手里做带子的形状,知道我指的是佛草绫,也便点点头。

    平卉说人帝和平玉帝姬比较喜欢《青天调》,劝我俩不妨排这个曲的舞。

    白容有意,我劝她:“既是十二灵女献艺,自然大都会去了解下人帝和平玉帝姬的喜好,想来其他女子也会跳,我知道姐姐舞艺超群,但还是再选别曲为上。”

    白容点点头,问平卉:“可还有其他曲子合宜一些?”

    平卉摇摇头,我看了眼秋安,秋安想也没想,说了两个字:“《兰谷》”

    平卉脸色大变,却似乎有所忌讳,不肯多说,我和白容不解,看向秋安。

    秋安也欲言又止,只说:“还望公主相信奴婢,个中因由以后自会告知公主。”

    白容有些不放心,我拉着她的手,说:“秋安一项稳妥,我相信她!”

    但我和白容对这首曲子知之甚少,便由秋安唱调,平卉在一旁手打鼓点。

    平卉想来在宫里也对白容冠绝天下的舞艺有所耳闻,但真在眼前见到了,仍旧叹服不止。

    秋安也对白容的舞姿惊奇不已,但看着我的眼神里却还要多一些惊奇,她果真眼尖一些。

    这样四人一起,没多一会,便编排好一支舞。

    平卉不免佩服,对白容说:“公主真乃神人,舞姿高超不说,编排也是这般利害。”说完觉得有些不妥,看着我有些歉意的说:“愔姬公主也很厉害。”

    秋安并不说话,倒是白容姐姐向我投来感激一眼。

    准备好了献艺的舞,我们便打算回去看看什么情况,算算时辰,刚好回去更衣再去宴席。

    平卉推门打算出去,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那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

    “我们被人算计了。”白容马上反应过来,满眼担心的看着我。

    我心里也是一惊,倒是秋安比我们都镇定一些,叹了口气说:“既已如此,二位公主不妨安心些,等人来救吧,这地方偏僻,喊了也不会有人来。”

    白容姐姐似是没想到秋安这般不慌乱,和秋安对视一眼,秋安仍旧面不改色。

    平卉在那里急得红了眼圈,白容也哀声长叹,只有秋安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轻声说:“公主稍安勿躁。”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莫名地有了底气。

    果然不一会,院里有了脚步声,平卉这时在房里大声呼救,只听到几声响动,那门便开了。

    一个相貌不扬的侍卫,站在门口救了我们。除我之外,白容他们仨都很惊奇,平卉惊讶地说:“是你!”

    我不解,看向秋安,秋安低声告诉我:“他便是上次带了乌北寒来,救下公主的人。”

    原来是恩人,我便施了一礼。

    这侍卫虽看着平凡,但眼里闪着精光,犹如明珠蒙尘,见我拜他,也不慌乱,闷着声说:“人帝陛下快到了,二位公主还是同我去宴席吧。”

    秋安对侍卫说:“二位公主还需要更衣。”

    侍卫对秋安还算客气一些,但仍直言:“有些来不及了,还是先去宴席,以免得罪帝姬和人帝陛下。”

    说完也不再理我们,径直在前面带路,我和白容赶忙跟在侍卫后面。

    我偷偷问秋安:“我说你刚才怎么不着急,你心里早就有数了吧?”

    秋安也不隐瞒,波澜不惊地在我耳边轻声说:“出永安殿之时,我察觉那女官异常,便偷偷在每日侍卫必经之处留了翩跹殿的标记。”

    我满意地看着她,有了秋安,我在帝城里安然度日又多了重保障。

    那侍卫在前面走的急,我不知是不是身体还没好利索,竟觉得那背影似曾相似。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