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人帝摆宴
    等到了宴席之处,人帝和平玉帝姬还没有来。

    神农氏的姜浅尘上前迎了白容,满脸关怀地问:“姐姐去了哪里,我好着急。”

    姜浅尘和白容姐姐同住天和殿,自然亲近些。

    天和殿的另一位,雪狼族的无忧公主虽然站的稍远些,但眼里的担忧比姜浅尘真切,姜浅尘面上表现的姐妹情深,我仍旧注意到她眼里的疏离。

    苏寒烟也上前拉我,问我去了哪里。

    我还没答话,冷凝在一旁没好气地说:“用不到你的时候,天天在眼前碍事,用到你了,却找不到人。”

    我和白容面面相觑,直觉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我便细问了苏寒烟。

    寒烟姑娘一脸的不相信:“妹妹当真不知道?”

    我摇摇头,那冷凝见我不像说谎,脸上稍有变色。

    寒烟姑娘告诉我,今日人帝寿宴,四殿分别献艺,各殿的三个灵女要一起上台。

    姜浅尘补充了句:“因找你们不见,我和无忧便擅自改成了两人献艺,寒烟和冷凝也是。”

    我抬头看了眼寒烟,她略带歉意地点点头,我只道:“无妨,没连累你们便好!”

    寒烟脸上羞愧之色更浓,浑身不自在,冷凝在一旁插话:“那是自然,我和寒烟姐姐若不提前准备,岂不是被你祸及!”

    我心里明白过来,我和白容不止是被人算计,而且对手心思颇深,直接杀我们个措手不及,白容看向我,眼里也是此意。

    平卉四下望去,对白容说:“公主,找不到那个骗我们的女官了。”

    白容赶忙拉回平卉,不让平卉继续说下去,在我耳边说:“事到如今,只能将计就计了,便按我们安排好的来。”

    我点点头,秋安在后面对平卉小声说:“那女官是假冒的,自然不会在这儿等我们去指认她。”

    平卉的脸上满是委屈和愤怒,但白容姐姐不许她出声。

    那四位灵女在面前听平卉说那么一嘴,脸上一怔,冷凝的脸色最为难看。

    我和白容也算有所准备,便对她们四个说:“众位姐妹莫要担心我们了,我和姐姐自有安排,你们也各自准备去吧!”

    宴席在即,她们也都散去。

    “公主,那便是新来的女官。”秋安在我身旁指着远处的一个妇人,对我说。

    那妇人站在春晓旁边,春晓今日穿着格外艳丽,此刻也在盯着我,满眼尽是得意之色,我不免怀疑算计我的人必有她一个。

    而那妇人也在看着我,我细想来,正是春满楼的老板娘,虽她和春晓是旧识,但看我的眼里挂着惊喜和担忧,我心里不免一阵暖意。

    想起秋安昨日对我说新来的女官虽是辅助春晓,却和春晓似有不和,而我与老板娘也算旧识,我心里似有几分明了。

    出神间,人帝和平玉帝姬到了。

    众人纷纷跪下拜见,人帝温和不是威严地让众女起来。

    等人帝坐下后,我等才各自入了自己的席位。

    小时候在水宫见过人帝一次,那时人帝在水宫前朝受族人拜见后,在后花园里与我们用膳,穿的极为随意,虽事隔多年,我早忘了人帝的样子,但仍旧记得他华贵之气之余,带着几分和气。

    如今看着人帝,他身居高处,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祥云神兽,袍角的波涛下,衣袖被河睢宫花园里的微风带起,墨色长眉微挑,眼里闪着光彩,俊美的脸庞上仍带着高高在上的威仪和高贵。

    和平玉帝姬不同,人帝的威严更像是与生俱来。

    人帝在上面坐定后,居高临下地扫了众人一眼,到我这儿停了一下,并没说什么,和平玉帝姬点点头。

    我原本猜想也许是人帝想起小时候的我来,忽然看到乌北寒在人帝身边恭敬的神情,便想到那日在街上见他之时,脸上也是这般神色。

    乌北寒在帝城里只对人帝忠诚,对平玉帝姬只尊不敬,我心里忐忑,想必那日马车里的另一个人,便是人帝吧。

    如果是这般,我能入这帝城,想来并不是人帝对蛟族的额外看重,究竟是什么,我有点不敢往下想。

    今日我们十二灵女的位份算是恢复一时,春晓坐的席位比我们偏下许多。

    平玉帝姬命人上了美酒佳肴,命四殿的众女子开始献艺,见她面色如常,想来我被算计的事她并不知晓,再说河睢宫好歹算她管辖,若出了事,丢的是她的脸面。

    先上场的是长生殿,幽紫抚琴,洛灵高歌,乌真舞剑。

    幽紫眉目如画,坐在琴旁,所弹的曲子却并不是儿女私情,反倒是颇为豪迈,洛灵和乌真虽平日里水火不容,如今配合的颇为默契,洛灵是白虎族嫡公主,美艳之余,带着不输男子的英气,乌真豪迈气概不输洛灵,虽被封住灵力,但并不影响剑招的发挥。

    看惯了娇女妩媚,长生殿的这般组合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三女风姿各异,人帝便多看了几眼。

    平玉帝姬看到自己兄长还算满意,对春晓报以一笑,春晓在台下也喜上眉梢,不免得意了些,看我的眼里分明写着:“等下看你的好戏!”

    长生殿表演完,人帝重赏了三人,便轮到祥鸾殿上场。

    祥鸾殿和长生殿献艺大同小异,但长生殿珠玉在前,想再出挑很是不易。

    这次是翩若抚琴,千木和丹凰献舞。

    翩若来自灵蝶族,长得娇小可人,平日里也是柔弱不与人争,莫说人帝,我一女子都想疼爱几分,这样的柔肤弱体,在这帝城里,自是比幽紫和其他女子多了几分优势。

    丹凰来自翼族,天生身轻灵便,此时虽封了灵力,化不出双翅,但随着翩若的琴声,却犹如花间彩蝶般,流连飞舞。

    千木出身青猿一族,性子却极为安静,在众女中人缘较好。

    此时千木在台上持剑轻舞,和乌真不同,乌真表演是同男子一样的剑招,千木的剑舞确是为女子所创,将剑术和女子的柔舞结合在一起,保留了英姿之气,去了杀气,又多了女子的妩媚。

    人帝似乎对千木格外高看一眼,等三人结束,仍是重赏一番。

    接下来便到了天和殿,等女官喊完话,只有姜浅尘和无忧站到人前,平玉帝姬冷眼看着白容姐姐,白容心里忐忑,想站起来解释一番,姜浅尘又和她使眼色,让她稍安勿躁。

    果然这时有女官在平玉帝姬耳边说了几句,想来是告知我俩被人算计的事。

    平玉帝姬知晓后看白容的眼里没了怒气,又冷冷扫了我一眼,想来是警告我莫要将此事闹大,丢了河睢宫的面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