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春晓豪赌
    春晓看我的眼里写满阴毒和得意,这时白容淡淡地看向春晓一眼,春晓立马将目光收回去,换上无辜之色,似在撇清自己。

    这时无忧公主换了最为简单的素色舞裙,在场无不讶异。

    帝城里舞裙诸多,无不精美绝伦,刚才几位公主挑的也是极为亮眼的百鸟群,千折裙还有绚画裙等,毕竟人帝面前,都想抓住这次出挑的机会。

    无忧公主的脸上云淡风轻,她是这十二灵女里最冰冷寡言的一个,不与人亲近,也不爱出风头,想来同我一样,来这帝城都是遵了那一旨帝意。

    女官往台上搬了桌子,摆好笔墨纸砚,姜浅尘才艺不俗,尤其说到书画才情,除了苏寒烟以外,我们灵族女子均不能出其左右。

    因白容上午不与她们一起,便由一个女官抱琴而上,顶了一个位置。

    女官琴技高超,姜浅尘伴着琴声手腕翻动,挥毫直下,大有豪迈之感。

    无忧伴着琴声轻布曼舞,水袖自带清风,与那些女子或娇美或豪情的舞蹈不同,无忧的舞姿里,我只看出哀愁和不自由。

    姜浅尘醉心书写的样子极为迷人,但场上同我一般看无忧的,还有人帝,想来这并非无忧所愿。

    曲终人停,无忧退后几步,姜浅尘的侍女轻拿起她的墨宝,展在人帝面前。

    场下女子无不惊叹,那姜浅尘虽为女子,笔法却如龙蛇飞动,不输男子,连平玉帝姬都眼带赞赏之色地看着姜浅尘。

    姜浅尘不看众人,对人帝垂首,念起这首诗:

    “江山碧水留此夕,天地人和喜春心。”

    “要知尽庆华封祝,扬名千载万族恩。”

    这番情景,姜浅尘写此诗对人帝歌功颂德倒也说得过去,在场的众位无不是使劲浑身解数来取悦人帝。

    人帝很高兴,照例赏了她俩,连带着抚琴的女官也受了赏,姜浅尘和无忧跪下谢恩,不知是不是错觉,我隐约觉得人帝的眼里带着冰冷,姜浅尘的笑容里也带着女子本不该有的野心。

    最后上场的便是我们永安殿的苏寒烟和冷凝,冷凝弹了琵琶,苏寒烟表演了她的绝技——一边作画一边跳舞,惊艳众人,但冷凝的琵琶在寒烟姑娘的反衬下却也一点不逊色,我虽没上场,看她俩这般,也由衷高兴。

    人帝再赏之后,平玉帝姬对他说:“兄长,此番四殿献艺,你觉得如何?”

    我闻言于此,如释重负,看来平玉帝姬是打算放过我,这样对谁都好,也不会丢河睢宫的脸,倒是白容姐姐,脸上怅然若失。

    “好,甚好!”人帝满意地点点头,眼神扫到我和白容这面,我赶忙低下头。

    人帝却不放过,指着我俩问平玉帝姬:“这二位公主没表演吧?”

    白容姐姐闻言,脸上起了喜色。平玉帝姬却没那么高兴,解释说:“这两位公主之前身体抱恙,所以没怎么准备。”

    人帝却不依不饶,看了眼白容姐姐,又打量我一番,问帝姬:“想来前几日受罚的,便是其中之一吧?”

    平玉帝姬有些心虚,点点头说:“是!”

    这时我看春晓脸上极为惊恐,应是担心人帝追责她。

    我和白容都低头坐在那里,我并无心告状,发难春晓事小,要是得罪了帝姬就难收场了。

    人帝饶有兴趣地说道:“如今我看着,公主应该好了,那便随便来些什么助兴吧!”

    我和白容姐姐相视一眼,她眼里有了喜色,姐姐本就舞艺超群,加之午前有所准备,想不出风头都难。

    帝姬点头允许后,我和白容去换了舞裙回来。

    小时候教我俩舞艺的师父说:“女子善舞是好,喜艳色也好,但跳舞所选裙裳要分清场合,莫失礼唐突。”

    我倒是无所谓,能不舞便不舞,舞也是陪衬姐姐,倒是白容,听了师父的话,对舞裙了解甚多,刚才除了无忧让人出乎意料外,其他女子起舞时,白容虽面上没有表露,但我看得出她有几分不屑。

    白容挑了身素色罗裙,但做工精美,只有水袖是青墨色,我只换了件和无忧差不多的衣服。

    等我和白容姐姐回到人前,众女大都嘴角轻笑,倒是帝姬眼里看着白容,流露出赞赏。

    还有春满楼的老板娘,看着白容也极为佩服她的眼光,秋安刚才告诉我,宫里的人都将老板娘叫做素娘。

    春晓这时候站出来,跪在场内,对人帝说:“人帝陛下,臣女有话想讲。”

    她自称臣女,而不是奴婢,话里偷偷抬高自己,眼里同春光般柔和。我细看她,今日妆容极为秀美,加上她本就人间绝色,单从容貌而讲,并不输在场的公主嫡女。

    平玉帝姬的眼里有了愠怒之色,没想到这春晓还有这般心思。

    人帝毕竟是壮年男子,不免好奇多看了几眼春晓,准了她。

    春晓看着人帝,脸上极为娇柔妩媚,声音温软地说:“今日众多灵女已经表演了舞艺,再来未免枯燥,臣女想着不如白容公主舞最后一曲,愔姬公主再做他法,如何?”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春晓不仅胆色过人,心思也周全,反正都是赌,不如便赌两回,一赌倾城容貌能否进了人帝的眼,二赌能否让仇人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

    我如今也后悔当日开罪于她,倒不是怕斗不过她,而是与她为敌,在这宫里会有诸多烦恼,没法清静度日。

    没想到人帝痛快地就答应了,笑着说:“这样甚好!”

    平玉帝姬的眼里冒着怒火,狠狠地剜着春晓,春晓却似不觉,大方退回自己原位,眼里除了人帝再无旁人。

    如此我只好退到一旁,穿着本就不该公主穿的衣服,无忧和我离得不远,她看我的眼里有了温热之色。

    白容姐姐在人帝面前如小女儿家一般,又喜又羞,我本来想一起献舞,衬托她明珠光芒,也会适时掩盖些她的风头,。

    今日献舞者众多,若太出挑,入了人帝和帝姬的眼自是最好,但惹来众人的妒恨,便会后患无穷。

    如今白容独舞,我只望她能有这番想法,出挑并不急在一时。

    平卉早就找好了和她熟识的女官抚琴,准备就绪后,替白容伴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