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飞白敬康
    宫规礼仪我等又学了几日,只是这回没了春晓,加上帝姬不在,一切听从素娘的安排。

    人世里对女子要求甚高,与男子之间有许多的不公平。

    这般说来,我倒是有些佩服平玉帝姬了,她虽身份高贵,但那身气度威严与出身无关,能让帝城之内包括人帝在内的男子都要敬重几分,实属不易。

    想来还是我蛟族自在些,并不需要看别人脸色行事。

    素娘教习时候对众女恩威并济,私下里又是个和善的人,和前面的春晓相比,大家都很喜欢素娘。

    因她长袖善舞,得人心,河睢宫暂时一片和睦,平玉帝姬便也高看了素娘一眼。

    我那日与素娘说好,不要因为有些情分在,便在人前对我另眼相看。

    素娘知我心意,这样来对我和她都是好事,晚间偶尔会和我来说会知心话。

    白容姐姐知道我和素娘交好,说我“苦尽甘来”,也替我高兴。

    我和白容亲近,有时素娘在场,看得出素娘很看好白容姐姐,偷偷和我说她资质不凡,有坐上后位的风范。

    素娘不在时,我打趣姐姐:“女官说你出挑,想来坐上后位不是难事啊!”

    白容惊慌地捂住我的嘴,假意恼火地让我“别乱说话!”

    但我从她看似平静的眼睛里,看得出她还是高兴的。

    素娘当着白容姐姐的面便生分些,我不解,但也没问素娘,她有一次叮嘱我在帝城要小心谨慎些,后又聊起白容,随口说了一句:“愔儿,你这一世都不要和你白容姐姐为敌,她自会对你好,但她的心,实在太缜密了。”

    因我俩亲近,我便让她叫我愔儿,只要别被旁人听去便可,当然秋安是我的人,她听到无妨。

    除我以外,素娘也只和秋安交好,她对我说:“秋安办事稳妥,有她在你身边,大娘放心些。”

    秋安告诉我,救我的那个侍卫叫飞白。

    我并不以为然,我已料定,他就是敬康,飞白想来是假的名字。

    只是他一直跟在乌北寒身后,很少得闲,乌北寒不在的时候,还有其他侍卫在一起,很难碰到他一个人的时候。

    他同人一起走过我身边的人时,只是按规矩行礼,并不正眼看我,和我注视到的时候,眼里也写着傲慢和不屑,我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有此我和寒烟姑娘还有冷凝在一起走着,寒烟姑娘的婢女看到飞白随着乌北寒走过去,对寒烟说:“姑娘,春晓出宫之前,那个侍卫好像经常会守在我们永安殿门口,但一有人他便离得远远的。”

    寒烟姑娘看了她的婢女一眼,然后看向那侍卫,我觉得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说:“想来是乌北寒担心众位灵女,加强了守卫吧!”

    冷凝撇撇嘴,没说什么,自打春晓出宫后,大家相安无事了几日,她又和刚入宫时一样,爱和我针锋相对。

    寒烟姑娘的话是托词,她自己冰雪聪明,说这番话无非是不想让人妄加议论。

    帝城里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再说就算乌北寒再受重视,手还伸不到平玉帝姬的河睢宫里来。

    倒是有两次我看到飞白一个人走着,我想着质问他一番,但他远远躲着我,不肯过来,秋安也再身旁,我只好作罢。

    一日秋安被素娘叫去帮忙整理贵女书简,我一个人在回永安殿的路上碰到乌北寒带着几个人走过来,见我行礼。

    我喊他们免礼,又借口我的风筝挂在西房的院里,让他派个人给我。

    乌北寒允诺,刚要随手指一个人,我指了飞白对乌北寒说:“就他吧,长得高大些!”

    其余的侍卫想笑,乌北寒瞪了他们一眼,那几个立马安分一些。

    乌北寒看我的眼里也有几丝狐疑,平日里见我一向沉稳,应该不是胡闹之人,但毕竟我位份在那里摆着,他也不好说什么,命飞白跟我去。

    飞白一直低着头,应了乌北寒,没再说别的。

    等乌北寒那一行人离去,我和飞白便往永安殿的方向走,他跟在我身后,离得远远的。

    他这倒守了帝城的规矩,却也让我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他说话。

    等到了僻静无人处,我随口喊了声:“敬康!”

    他镇定自若,并未答任何话。

    “你当真还要继续装下去么?”我索性开门见山地直接问他。

    飞白并不打算承认,只是这时候抬起头,如往常一样的冷漠:“小人不懂公主所指,也不认识什么敬康,还望公主莫为难小人。”

    他这般神情,恰如当日在春晓台上相见之时,虽隐去英气,显得相貌平平,我也知道是他。

    我叹了口气:“是你有事在身,还是恼火于我,总要给个明白吧?”

    “小的……”他还想继续瞒下去。

    我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对他喊道:“够了!”

    他四下看去,发现并没有人看向这里,眼里仍旧冰冷,但身子直起来,全无一点侍卫对公主的样子。

    我以为他要承认自己就是敬康,不免高兴些。

    他站直后,冷漠地同我讲:“公主这是何苦呢,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蛟族的愔姬公主本就地位不凡,如今入了这帝城,人帝陛下又对公主另眼相看,公主何必再管小人是谁呢,再说公主蕙质兰心,天资不凡,自有你该有的大好前程,还有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想来这也算是承认了吧。

    这时天边泛着黄,快到晚上,帝城里起了风,这人间六月的天,怎就这般清冷。

    飞白,不,应该是敬康,再不停留,转身向乌北寒离去的方向走,全然不顾我叫他去永安殿的事。

    我还想留住他,却不知该说什么,河睢宫里人多眼杂,且我看到秋安从远处过来。

    如此,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再看他那被夕阳拉的很长的影子也消散在宫墙的暗色里。

    “公主怎么了?”秋安过来,关切地问我。

    我摇摇头,由秋安扶着,回了永安殿。

    这晚上,青青,白容,还有素娘都被雨隔着,并没来我这儿。

    我很晚都没睡着,清醒着到半夜,等到那熟悉的笛声在帝城上空想起,纵是外面大雨瓢泼。笛声仍旧空灵,直击人心。

    等到第二日,却听到一个噩耗,秋安红着眼告诉我:“公主,素娘死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