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素娘之死
    平玉帝姬此时不在帝城之内,河睢宫的大小事务由她身边的近身女官夏染主持,夏染第一件事便是封了河睢宫,不许人随便出入。

    有人早就将这消息传到人帝所在的朝安宫,这种事自是无需人帝过问,乌北寒带了两个人来此帮查,我看他身后并无敬康。

    素娘倒在她房内的地上,死不瞑目。

    屋内并无打斗的痕迹,素娘身上并没有血迹和伤口,肤色也正常。

    我念及前几日的种种,一时难过,忍不住哭起来,素娘与人和善,在河睢宫中也并没树敌,在场的人大都抹着眼睛。

    白容也哭了,虽然玉蛟氏有泪流化珠的本事,这时候却并没有引来众人在意。

    检查素娘尸体的女医禀告夏染说:“女官死于冰杀瘴。”

    冰杀瘴是灵族女子用来防身的术法,对付高手自然没用,但若是放在素娘这样凡人身上,还是能够轻易取其性命的。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不免相互怀疑起来。

    人族和灵族所修术法相差甚远,苏寒烟和姜浅尘两位世家嫡女虽修为高深,但用起灵族的冰杀瘴不会这般熟练。

    问题是,包括两位嫡女在内的十二灵女,都服了隐灵丸,而冰杀瘴这般招数是需要修为灵力在身,才能催动的。

    乌北寒在那里似有所思,夏染狐疑的眼光打量起众人。

    当她看到我时,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问我:“素娘一向和愔姬公主走得亲近,不知公主能否给自己辩解一二,以证清白呢?”

    我还没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听秋染这么一问,心里一惊,想到素娘虽与人为善,但真正交好的只有我一个,我虽然嘱咐她切莫优待于我,但她经常来永安殿我的住处,想来也是瞒不住众人的。

    白容一听夏染怀疑我,不免急了,带着哭腔说:“愔儿她一向和素娘女官感情深厚,无仇无怨地,怎么杀害素娘?”

    夏染也觉得我应该没此可能,连声说是。

    白容姐姐在河睢宫里风头渐胜,很多人都觉得她最有坐上后位的可能,一时半会儿并无人敢轻易得罪。

    我虽也有些风头,但一来出身不如白容高贵,二来呢,众人大都看出来,我不适合这宫里的生活,且我心不在这儿,自然我在众人心里的地位比不上姐姐。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叫喊,听声音正是青青。

    乌北寒对门口的侍卫吩咐说:“让狐族公主先行离开,河睢宫里出了事,不许任何人进出!”

    “慢!”夏染喊道,她是帝姬近身的人,地位并不比乌北寒低多少。

    夏染让人放了青青进来,似有所指地对乌北寒说:“白青青也是灵族的公主,而且还没服隐灵丸,虽没服了隐灵丸,但却经常出入河睢宫。”

    她镇定地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扫了我一眼,也看了眼幽紫,幽紫脸一红,低下头去,并不言语。

    青青在帝城放肆惯了,虽有人帝的撑腰,却早已得罪平玉帝姬,连带着帝姬身边的人,看她也不顺眼。

    我心里明白,夏染并不管青青是不是真的凶手,只是想灭灭她的威风。

    青青进门来,看我亲昵地喊了声:“姐姐!”

    又转身喊了幽紫:“三姐!”

    “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多人?”青青并未将乌北寒和夏染放在眼里,直问向我。

    我心里愧疚,毕竟是因为我连累的青青,便赶忙对她使眼色,说:“现在河睢宫里有事,你快回去!”

    青青看到地上素娘的尸体,大惊失色,眼里带着悲哀,但很快便镇定下来,也不说话,只是拉着我的手。

    夏染站在乌北寒身后,声调高了起来,似在给自己壮着胆子,对众人说:“在场的灵族公主,只有白青青有灵力在身,嫌疑最大,需要关到锁灵地牢里去,这也是帝城的规矩,想来人帝和帝姬也会同意奴婢的做法。”

    乌北寒面有为难,似顾及青青的地位,但夏染的话也不无道理,还搬出帝姬和人帝。

    青青倒没当回事,看着乌北寒说:“小哥,莫要为难,只管把我送进去便好,反正抓到真正的凶手便会放我出来。”

    她说的这般轻松,倒是出乎众人意料,且大家本就不相信是她动手,这样一来,青青嫌疑更小。

    倒是夏染,长舒了一口气,估计她怕青青不肯,将事情闹大,自己虽然按照规矩办事,但只怕还是没好果子吃。

    众人出神间,灵蝶族的翩若突然痛不欲生地伏在素娘的身上大哭起来。

    我不免动容,竟不知她也和素娘感情这般深厚,倒是我身边的秋安,看着翩若的眼神凌厉起来。

    夏染看着翩若,似有不解,但又带着心疼的说:“公主,你这……”

    翩若边哭边哽咽着说:“素娘女官,怎么就这般走了,春晓出宫后,宫里有她在,一向太平,素娘人那般好,对我们也和善,虽然和春晓是旧识,有母女般的情分,为人却一点不像,好人怎么命短啊?“

    翩若看似悲痛无心说的话,倒让在场之人脸色一变,本来我也算洗脱嫌疑,这回众人的眼神又注意到我身上,乌北寒和秋染也狐疑地看着我。

    冷凝这时候插了嘴,对翩若说:“春晓是春晓,和素娘有什么关系,再说两人在宫里大都不和,你不要乱说话。”

    我感激地看了眼冷凝,她却把头别过去,不理我。

    翩若这时候止住哭声,发觉自己失了言,止住刚才的话,想向我说点什么表示歉意,但已张口,又哽咽起来。

    刚才说的那般连贯,如今哽咽着却说不出来话。

    夏染并不因此放过我,和乌北寒商量一番,决定先把我送到锁灵地牢里,乌北寒略带歉意地看着我。

    我面上带着笑,和青青一般轻松。

    青青这时候突然急了,要冲过来,想挡在我面前,我对她摇头,直说:“无妨!”

    白容姐姐和幽紫这时候都眼中带泪,却也毫无办法,只是悲愤地看着我和青青。

    青青红着眼,不顾自己的安危,对夏染和把我架在一旁的女官喝道:“我在这帝城里想与众位相安无事,便由着你们调查,但我姐姐体弱,你们若是伤了她分毫,我定把这帝城搅得天翻地覆,到时候人帝怪罪,我也要拉着你们垫背。”

    “谁动我姐姐一下,我就用你们人界的寒刀砍她十下!”

    我看着青青心里一暖,但也惊叹她此时身上的气势,当真有女帝风范。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