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锁灵地牢
    青青说的那番话自是震慑众人,夏染心有余悸,故作镇定地说:“河睢宫自有河睢宫的规矩,公主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我见夏染话虽强硬,却带着心虚,看来她只是想给帝姬争口气。

    知道青青定会安然无恙,我便心安不少。

    乌北寒一直无话,这时说了一句:“锁灵地牢并不归帝姬所管,无需按照河睢宫的规矩来,二位公主不必担心,只是普通审案而已。”

    白容和青青看着我的神色这才舒缓一些,青青对乌北寒说:“小哥有你这般话我便放心,只是切莫伤了我姐姐,真有事就冲我来。”

    “青青!”我心里恼火,事情到了这地步,她也不为她考虑自己。

    青青一脸不在乎地看我笑了下,然后狠狠瞪了夏染一眼。

    夏染没想到乌北寒也并不向着她说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极为不自然,命侍卫和看押女官赶紧送我俩去地牢。

    我走前宽慰地对白容和秋安笑笑,秋安不似白容那般焦急伤心,却对我极为郑重地点点头,看得出她虽知我冤枉,却并不担心,相反看我的眼里充满坚定。

    我出素娘房间前对素娘的尸体行了一礼,虽然这不合宫规,但谁还会和死人计较呢。

    翩若犹如受惊的小兔般,脸上充满慌乱,冷凝似有不甘,也没说什么,乌真此时的脸也几位不自然,不知是否和乌北寒有关。

    我和青青被送进锁灵地牢,却并未被关在一处,我并不知道她被送去了哪里。

    地牢里暗无天日,我却不担心自己的安慰,我们十二灵女只是来被人帝选后,并不属于后宫之人,若是哪位女子丢了性命,人帝也不好向众族交代,就如上次我被春晓毒打,人帝那般举动还不是看重蛟族的地位。

    我被送到地牢的深处,没想到让大家都颇有怨言的隐灵丸反而救了我。

    锁灵地牢,自然是为修为高深之人建成,进来的人灵力越强,受到地牢里的反噬就越强,身上遭受的痛苦就越大。

    而隐灵丸将我灵气压下去,自然护得住我不受地牢里术法的反噬,只是周围阴寒潮湿,我前几日大伤初愈,在这种环境下身体越发虚弱,前几日的伤口隐隐作痛,若在此处长久呆着,只怕会留下病根。

    按照规矩,被送进地牢的犯人要先被饿上一天一夜再说。

    若是有灵力在身上,那抵御饥寒之事不在话下,只是那样一来,受到的反噬便会让人越痛苦。

    我将头上的簪子和手腕上的手镯递给在牢门外站着的女狱卒,这两件都是上等玉石做成,也算值钱些。

    那狱卒虽然盯着我手里的玉簪玉镯,眼里却是不屑,嘲讽我说:“灵族的公主真是身娇肉贵,刚来地牢就饿的不行,吃不得苦!”

    我身上虚弱,没力气和她斗嘴,客气地和她摇摇头,轻声说:“姑姑莫误会,我不饿,并不是想讨饭食,也不是要水,只是我那妹妹和我情况不同,不知她在牢里情况怎么样?”

    “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心去管别人。”女狱卒的话里依旧冰冷,眼里却没了戏虐的意思,见周围没人,对我说:“那位公主同愔姬公主你一样身份尊贵,且还要特殊些,自然好生待着,她被关在地牢靠外。”

    后面那句话她是压着嗓子说的,不难听出还是有所隐瞒。

    但我这时心里欣喜许多,青青现在灵力高深,若进了地牢深处,受到这锁灵术法的反噬,她还那样小,定受不了这般痛苦。

    女狱卒见我不再说话,面无表情地抱来一床新的铺盖,虽然真叫粗糙,面料也不好,但在这地牢里能有这般干净的铺盖,实属不易。

    将铺盖给我后,女狱卒并没有接我手里的贿赂,两眼倒是直盯着我裙边的玄月佩。

    我心里紧张,对她讲:“姑姑还请见谅,这玉我不能给你!”

    她摇摇头准备离开,看来是我多心,女狱卒并没打算和我要半点好处。

    “别说这铺盖是我给你的。”女狱卒走前低声对我说了这一句话。

    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女狱卒走后不久,地牢那扇四方的小窗子外面传来一阵鸟叫,我抬眼一看,正是青鸟在外面叫唤着。

    青鸟身上带着水宫的气息,我知道它定是回了水宫,带了三婆的信。

    青鸟在外面扑棱扑棱地想飞进来,却忌惮地牢里的锁灵术法,一次次地被弹开摔下去,再飞起来,试图冲破那禁忌。

    我在里面看得有些于心不忍,想让青鸟先回去,别再管我。

    青鸟却不肯离去,仍旧试图冲进来。

    帝城上空的结界不凡,青鸟却能轻易冲破,而这地牢里的结界,比外面的不知要牢靠多少倍,青鸟这样下去只会徒劳无功。

    忽然一阵祥瑞之气包在青鸟身边,青鸟借力一冲,便进了地牢之内。

    “多谢!”我对外面的人心存感激,外面一阵寂静,并没有人回答我。

    青鸟直扑翅膀围着我飞,看我有没有受伤。

    包在它身上的祥瑞之气只护得了青鸟一时,没多久便消散开去,我心里一惊,却看身上的玄月佩发出白光,又将青鸟包裹在罩子里,青鸟愈发灵巧,双翅扑棱地更快些。

    玄月佩的光泽庇佑了青鸟之后,又一股暖流萦绕在我的全身,我以为是玄月佩度给我灵气,心里不免担心。

    没想到的是,这股暖流并不是灵气,并没有引起锁灵咒法的反噬,玄月佩传过来的应该是精元,不是灵气。

    精元和灵气不同,灵气是有修为之后才在体内产生的,而精元是人生来就存在于体内的,身体强健便多些,虚弱的人便少些。

    由着这些精元,我逐渐感到全身充盈了些,不仅不那么虚弱,在这阴冷的地牢里,身体自发的产生了暖意抵御寒气。

    青鸟感到我身体好了些,也没那么嘈杂,落在我的掌心,毛茸茸的小脑袋贴着我。

    在这地牢里安稳些,我不禁想起素娘,心里一阵悲哀,但也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对素娘一个凡人下此毒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