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青鸟之护
    我伸了一个手指在青鸟的头上,青鸟乖巧地闭上眼睛,让我用心感知三婆传回来的话。

    多亏有玄月佩在,不然此时一点灵力用不出来的我,是无法读信的。

    三婆在信里说,水宫之前就得知了我在帝城受春晓刁难之事,大家都很担忧,后又知道白容安好,还能稍有慰藉。

    华清责怪白容没能好好护着我,蛟后说,在帝城里能保住自身已是不易。蛟王传了信给人帝,虽然字里行间仍旧守着臣子的本分,但提了一句:我们蛟族的女儿散漫惯了,怕是没法学好帝城里的规矩,若是叨扰了陛下和帝姬的清净,还望人帝陛下能念在蛟族忠心耿耿的份上,让蛟族的公主安然回水宫去。

    我知道蛟王能对人帝说出这番话,自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心里责怪自己让他老人家担忧。

    三婆在信的结尾告诉我,人帝惩罚春晓的消息也传到了水宫,蛟王和大巫这才放心一些,但华清心仍旧吊着,要来帝城接我回去,蛟王不许,华清便大闹一番,被蛟王关起来,禁足几日。

    我心里对华清兄长愧疚,也很想念在水宫里无忧无虑的日子。

    三婆在信的最后告诉我:“愔儿,若你在帝城里过得不好,告诉我,我定接你出来,若是帝城有人再刁难你,我也会让他血债血偿!”

    三婆果真还是小孩子一般,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虽然当不得真,但我心里仍旧暖烘烘的,在这昏暗的地牢里,感觉到了希望。

    有了三婆的信,这一夜也算安然睡了一会儿。

    第二日很早便有人来送饭食,并不是昨日那个女狱卒,而是个年纪不轻的妇人,长得臃肿富态,一身宫里的嬷嬷打扮,看得出地位不及外面的女官。

    按道理进了这地牢的犯人需要饿一天一夜,所以这嬷嬷送来的饭菜才是我在这儿的第一顿饭。

    那嬷嬷进来的时候板着脸,看得出也不是什么善茬。

    昨日想上下打点的玉簪玉镯,因那女狱卒并没有收下,被我随手放在一旁,因不喜这些妆饰之物,且在地牢里也没必要,所以并没有重新戴在身上。

    胖嬷嬷看到这玉件,眼里冒着精光,脸上换了笑容,谄媚地对我说:“公主在地牢里这么久,饿了吧,奴婢来给您送些饭食。”

    我抬眼看了眼她身后女子手中的托盘,简陋的可怜,碗碟不知是不是很久没洗,边上带着黑渍,饭菜看着也不新鲜,可能放了几天,热都没热一下,就端了过来。

    如此饭菜,尽管很久没吃东西,我还是没一点胃口。

    胖嬷嬷看着我的眼光,脸上带着笑,五官缩成一团,声音极为甜腻地说:“公主见笑了,这饭菜确实有些寒酸,但也是奴婢花了好大心血才寻来的。”

    我看她嘴边带着油光,明显刚吃完肉食过来,也不拆穿她,只淡淡地看着她,说了句:“那便多谢嬷嬷了。”

    “公主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她见我懂规矩,笑得越发开心,眼睛毫不掩饰地盯着我旁边的玉簪玉镯,话却不通透,绕着弯说:“公主是个聪明人,如果再懂事一些,想来在这地牢不见光的日子里,能过的好些。”

    我听出她的威逼利诱,便将那两玉件拿起来,递给她,她喜不自胜,在手里把玩着,嘴里不禁叨咕着:“人帝给各位公主的赏赐,还真是不含糊。”

    我心里有些厌恶,不做声,只盼着她能早些离开,把那些饭菜也带走。

    没想到胖嬷嬷并不打算就此罢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裙边的玄月佩,脸上笑容淡了几分,和我伸出手来。

    我压制住心里的火气,好言说道:“嬷嬷恕罪,这玉是贵人相赠,实在不好再赠与您。”

    说道贵人两字,我加重了语气,希望她起码顾及到我的身份。

    “贵人?”胖嬷嬷有些变了脸,冷着声说:“只怕在这地牢里,我才算公主的贵人了吧?”

    我心里一阵恶心,并不接话。

    她以为我怕了,继续趾高气昂地讲:“公主还是莫要为难奴婢了,你这般不懂事,奴婢们想找照顾你也是不能,地牢里那么多人还等着吃饭呢。”

    胖嬷嬷身后站着的,是两个年纪稍小一些的宫人,地位应还在胖嬷嬷之下,虽然面相和胖嬷嬷一样,凶恶了些,但在我面前,暂时还没放肆,许是不像胖嬷嬷这般胆大,多少顾及些我的身份。

    见我仍旧装傻充愣,胖嬷嬷急了,命她两旁的宫人架住我,那两宫人面面相觑,并不敢上前。

    “你们还等什么,她都是进了地牢的人,谁还管她是不是公主?”

    胖嬷嬷粗着声音说,想来不仅给两个手下壮胆子,自己也有些心虚,又说了句:“这地牢进来容易,想要出去,就不容易喽!”

    那两个宫人低着头,走到我身边,其中一个还说了句:“得罪!”便架住了我。

    因我这时候仍旧虚弱,她俩不需要太大力气便能让我动弹不得。

    胖嬷嬷凶狠地走上前,一把拽走了玄月佩,笑得愈发贪婪。

    “哎呦!”胖嬷嬷吃痛地叫了一声。

    青鸟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用力地啄了胖嬷嬷的脸上。

    胖嬷嬷气急,就去追着青鸟打,青鸟飞在地牢的房顶,虽然地牢不高,但是胖嬷嬷长得矮小,废了半天劲仍旧够不到。

    青鸟在屋顶灵巧地飞,嘴上还叽叽喳喳地叫,像在故意逗胖嬷嬷。

    胖嬷嬷气急败坏地在牢门外拿了个火把回来,我不免为青鸟担心,旁边的两个宫人怕殃及自己,驾着我退到一边。

    青鸟这次再灵巧,也躲避不过,胖嬷嬷手里的火把重重地打到它身上一下,青鸟突然掉在地上,没了动静。

    我心疼青鸟,眼泪就掉了下来,刚才一直让青鸟飞到外面去,不要再理我,它却护我心切,不肯离去。

    “这小畜生,费了老娘好大的力气啊!”那老板娘看我痛苦的神色,越发得意,上前用脚把青鸟踢飞到一边。

    青鸟仍旧一动不动,身上的羽毛光泽弱了许多,还有一块被火把烧黑的地方,只怕凶多吉少。

    我心里悲愤,仇视地瞪着胖嬷嬷,若不是两边的宫人驾着我,我必要上前与她拼命。

    “啪!”胖嬷嬷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