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公主饶命
    胖嬷嬷打了我一耳光,咬牙切齿地对我说:“小贱种,你竟敢这样瞪我!”

    两旁的宫人被吓得不敢说话,愣在那里。

    我看着青鸟在地上凶多吉少,不免恨自己的懦弱,今日是青鸟和青青,将来就有可能是秋安,白容姐姐。

    想着不再这般忍下去,我吸了口气,毫不惧色地看着胖嬷嬷,不紧不慢地说:“在这帝城我不想生事,能忍便忍,没想到这宫里的人都当我好欺负,今日你杀了我也就罢了,我倘若还有一口气在,必会让你的下场比春晓惨十倍!”

    胖嬷嬷虽提过,进了地牢的人很难再出去,可帝城里的人没谁相信是我杀了素娘,元凶早晚会浮出水面,我又故意提到春晓的名字,以此来给胖嬷嬷警告。

    旁边的两个宫人一惊,手上便松开了我,看我的神情十分恐惧,但碍于胖嬷嬷在一旁,也不敢有什么举动。

    胖嬷嬷的脸色大变,考虑良久后眼中又恢复凶狠,对我扬起了手,我扬起头,并不躲闪。

    “放肆!”一声怒喝止住胖嬷嬷,救下了我。

    昨日的那个女狱卒出现在牢门口,一脸震怒的看着胖嬷嬷,将那两个宫人拉到离我稍远些,在我面前跪下,恭敬地说道:“人帝下了旨,经查明愔姬公主并非杀害素娘凶手,立刻放出地牢,好生安抚。”

    胖嬷嬷的脸就如七八样的颜色染的,一搭儿红一搭儿青,地牢里这般黑暗,仍旧很显眼。

    那两个宫人先反应过来,跪在我面前磕头饶命,胖嬷嬷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磕得额外响,嘴里大声呼喊:“公主饶命,是奴婢有眼无珠,奴婢罪该万死!”

    我没理她,走到一旁将青鸟捧在手上,青鸟这时候身子还是温热的,双眼紧闭,肚子微弱地动着,只剩进气,没了出气。

    玄月佩也没了半点动静,我将玄月佩和青鸟都放在手心里,叠在一起,希望有奇迹发生,但并没有任何动静,心里愈发悲愤焦急。

    胖嬷嬷大气不敢喘一下,伏在地上,偷用余光看我手里的青鸟,感到我盯着她,又低下头去,身子瑟瑟发抖地等我处置。

    我加重了语气,冰冷着对她说:“如果青鸟没事,那地牢里的事我既往不咎,要是青鸟有什么万一,我定要你比它痛苦百倍,还要你给它陪葬!”

    胖嬷嬷这时候也语无伦次,一边磕头一边不停重复着说:“公主饶命!”

    女狱卒的脸上也有些害怕,我对她还有那两个宫人说:“你们在这地牢里,不算苛待于我,我不糊涂,不会怪罪你们。”

    我先拉起两位宫人,她俩仍旧不信,我又重复了一句:“你二人没得罪我,不必放在心上。”

    又转头对女狱卒说了句:“你的恩情,我会记在心里。”

    “谢公主体谅!”女狱卒脸上有些动容,也跪下向我磕头,那两个宫人在后面学着她的样子照做,胖嬷嬷这时候绝望地瘫在一旁。

    我拉起女狱卒,无心在地牢里停留,心里想着青鸟的伤势还有青青的安危,便由她引路,出了这地牢,不顾仍在后面磕头的嬷嬷。

    我被关在地牢里的时间也就一天一夜,还是觉得像是鬼门关走了一遭,如今出了大门,看头顶的天是这般晴好,让人心里觉得舒坦。

    乌北寒和夏染跪在地牢门口,见我出来,夏染磕了个头,嘴里说着:“奴婢罪该万死,冤枉了公主,还望公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并不想理她,略带不解地看向乌北寒,喊他起来。

    乌北寒起身后恭敬地对我说:“人帝过问了素娘被杀之事,大骂我等糊涂,后来我手下的侍卫,有一个那日在河睢宫当值,他禀明我说素娘被杀当晚,公主并未出永安殿,帝城的侍卫也说狐族公主白青青那晚未曾进宫来。”

    我冷笑了一下,都说凡人聪明,这般简单的盘查却非要等我入了地牢后再进行。

    乌北寒似是猜出我心中所想,低头不再言语。

    我看向夏染,她的脸上极为难看,辩解了一句:“公主入了这地牢,未受到锁灵术法的反噬,也证了公主自身的清白。”

    “哦,那我还要多谢你了?”我反问夏染一句。

    她自觉多言,说了一句:“奴婢不敢。”又低下头去。

    后面的侍卫宫人也跪成一团,我在角落里看到了秋安。

    秋安此时也正看着我,眼里噙着泪,却仍能看得出欢喜。

    我向她伸手,秋安示意,来到我身边。

    女狱卒这时候和我施了一礼,准备回地牢,我点头和她示意,她面上带着喜色,并没说话,转身进了地牢之内。

    “姐姐!”青青刚出牢门,就上前拉我的手,检查我浑身上下有没有伤痕,打量了半天没发现任何异常,不放心地问:“你没事吧?”

    众人见青青出来,出了秋安在我身边站着,其余人又都跪了下去。

    我摇摇头,笑着看问她:“怎么出来的这么晚?”

    青青并没理会地上跪着的人,满脸轻松地对我说:“她们把我放出来,我又去地牢深处去找姐姐你,才知道你已经出来了。”

    说着她把脸凑过来,低声说:“是那个胖嬷嬷说的,我看她瘫在那里,不像什么好人,她没打你吧?”

    我没回答,看着青青脸上有些憔悴,不免担心地反问她:“你有术法在身,地牢深处岂是你能去的,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

    好在青青到了里面直接出来,没做停留,周身并无大碍,尤其那双眼睛,还和以前一样光亮,我才放下心来,摸着她的头发说:“还好你无事,以后不可再这么胡闹了。”

    青青点头,不无得意地告诉我:“地牢里的人都不敢对我怎么样,我出来前揍了那个胖嬷嬷几下。”

    我见她说的起劲,提醒她地上还跪着人。

    青青扫了眼众人,只对乌北寒说:“小哥,你起来吧!”

    那夏染身子怔了一下,但我知她是个守规矩的人,仍在地上恭敬地跪着,青青没点头,她并不敢起来。

    我责怪地看了眼青青,对夏染说:“姑姑你也起来吧!”

    夏染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刚要起身,青青这时候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了句:“是啊,夏染女官是帝姬身边的红人,我可担不起你这一跪!”

    夏染起身刚起了一半,听青青这么一说,杵在那里,起也不是,跪也不是,想了一下,咬咬牙,又跪了下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