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翩翩弱女
    夏染再一次跪下去后,神色有些慌乱,嘴里恭敬地对青青说:“奴婢罪该万死,冤枉了二位公主,还望公主恕罪。”

    她话中带着诚恳,且并未像昨日一般,拿平玉帝姬说事。

    青青依旧不说话,将头扬起来,看着远处。

    秋安在一旁捅了捅我,我明白她的意思,一来夏染身后是平玉帝姬,还是不能轻易得罪,再者夏染虽带着私心,好歹也是按照宫里的规矩办事,青青若是得理不饶人,只怕会遭人诟病。

    我扭头劝青青:“夏染姑姑也是无心,我们也不要追究了。”

    青青抬头看着我,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看着夏染说:“那今天看在愔姬公主的份上,我便饶了你,还望姑姑记住今日之事,以此为戒。”

    “多谢公主,奴婢自当谨记!”夏染连连点头,嘴上也谢了恩。

    在场的众人,包括我和乌北寒在内,见青青不再追究,终于松了一口气。

    青青却偷偷对着我笑,秋安也是,嘴边牵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看着青青狡黠的眼神,恍然大悟,原来她刁难夏染,是为了后面让帝姬记我的好。

    我不免心里感动,这小丫头比我还小些,却事事为我思虑周全。

    乌北寒见我和青青无事后,想送我回宫,夏染看我的眼里充满感激,也要命女官送我回去,我一一谢绝,只说想自己慢慢回宫,他们便都拜了我和青青之后便离去。

    我和青青也沿着青砖铺成的狭路往回走,在地牢外不远的地方见到白容和幽紫正焦急地等着,见我俩出来,白容赶忙上前握住我的手,和刚才青青一样,仔细地看我的身上有无伤痕,一脸心疼地说:“愔儿,你受苦了!”

    我赶忙摇头安慰白容姐姐,她却不相信,眼里红着,却没让眼泪掉下来。

    白容仍旧追问:“在里面能安睡么,这一天一夜可有吃东西,里面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我一一和白容姐姐解释,不远处幽紫杵在那里,不过来,也不离去,我示意青青,让她主动过去她三姐那面,青青听话似的朝幽紫走,我见幽紫的眼圈都快红了,十分动容。

    这时候太阳出来,头顶那块四方的狭长天,由青白开始逐渐变蓝,回去的路上迎着朝阳,身上开始渐渐有了些温热,活着,人就有指望。

    在四宫交界的地方,青青便要和我们分开,回到帝城之外,她嘱咐我说:“姐姐,在宫里你一定保重自己!”我点点头,也嘱咐她在外面小心些。

    青青走前拉着幽紫的手,也有些不放心,动容地说:“三姐,你在帝城里也万事小心,谁欺负你,你便告诉我,我定要她死无全尸!”

    我和白容相视一笑,青青的话仍旧这般没深浅,倒是幽紫心理感触,看着青青离去的背影,抹着眼泪。

    等青青走远,幽紫和我二人告别,活了长生殿。

    等幽紫也走得远些,我和白容转身往回走,眼角的余光扫到远处站着敬康。

    秋安在一旁告诉我:“公主,这次就是他去乌北寒儿,证明了您的清白!”

    原来是他,我心里一惊,之前很多话还没说清楚,我想把他叫过来。

    敬康的脸仍旧冰冷着,但是看我的眼神没那么疏离,见我看到他,又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

    此时白容和秋安在我身边,加上心里惦记青鸟的伤势,我只得作罢。

    白容一直把我送回永安殿门口,千叮咛万嘱咐地,要我好生养身体,也要周全自己,之后也回了她住的天和殿。

    苏寒烟在门口迎着我,看我回来,上前拉着我一阵嘘寒问暖,她眼圈也有些红红的,等我和她一起进门,看到冷凝在角落里踌躇着不过来。

    苏寒烟笑着对我说:“冷凝也很关心你,只是这会儿有点不好意思。”

    “谁不好意思了,”冷凝带着赌气上前来,从她身边的侍女手里拿过来两瓶药,打量我一番,说:“这是两瓶疗伤药,一瓶内服,一瓶外用,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外用的好像有点多余。”

    我点头和她致谢,秋安上前接过药。

    冷凝的侍女说了一句:“愔姬公主,我家公主的药是专为灵族女子研制,伤会好的快些,就算没伤,强身健体的功效还是有的。”

    “谁要你多嘴!”冷凝训斥了她的侍女,话音里却并没有怒意。

    她的侍女并不害怕,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搀着冷凝回了东房。

    “多谢!”我看着冷凝远去的身影,由衷地说了声。

    冷凝听我道谢,极为不自然,身子扭了一下,冷冷地对我说一句:“真肉麻!”

    我和苏寒烟相视一笑,各自回了房。

    这一日河睢宫里的众位公主嫡女分别来看我,我心中诧异,秋安告诉我:“宫里接连两位女官出事,河睢宫里人心惶惶,帝姬为了安抚众人,先停了一切教习事宜。”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

    姜浅尘仍和往常一样,面上做尽亲密之态,只是不知道那关怀里,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最累,根本猜不透她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翩若同千木一同前来探望,面上还是一脸无辜可怜,眼泪啪哒啪哒地往下跳,带着哭腔和我道歉:“姐姐,我那日当真不是故意的,一时嘴快,没想到连累了姐姐遭罪,妹妹真是罪该万死。”

    我看着翩若情真意切的眼泪,若是初次见她,必会十分不舍。

    秋安在一旁冷笑着,和我相视一眼,心下明了。

    千木虽同情我的遭遇,但眼前翩若哭的这么可怜,她俩又在一殿里住着,便对我说:“翩若妹妹也不是有意的,你也没事,不如原谅了她吧!”

    “好啊!”翩若哭得梨花带雨,我看着略有些心疼的千木,痛快的答应。

    她二人没想到我答应地这么快,千木眼里带着诧异,翩若哭声说停就停,小脸挂着泪痕,可怜巴巴地问:“真的么?”

    这时候院里又有了脚步声,秋安出门迎接,我便拉着翩若的手,真切地说:“当然了,你还小,难免有言语不当的地方,姐姐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多谢姐姐!”翩若露出了笑容,映着泪痕,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千木看我的眼里浮现出赞赏的神色,我脸上也同翩若一样,挂着释然的笑。

    我和翩若的手始终未松开,自小在水宫里长大,蛟族的人血凉,只是不知怎地,今日碰到翩若的手,觉得更冷些,带着阴寒,直传到心里,这样好的天,太阳升高了也无济于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