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青鸟变青凰
    这一日从地牢里出来,时辰正早,加上河睢宫里的人一波接一波的来,我便没得空休息。

    秋安等无人时告诉我,人帝因我被送进地牢动了怒,平玉帝姬这次也没护短,惩罚了夏染,骂她千不该万不该,竟然忘了自己身份,折辱公主们。

    我心想若没有青青给我的那个人情,只怕我和夏染的梁子便要结下了。

    其他灵女来看我的时候一般都走走过场,倒是乌真来的时候有些怪异。

    其他殿的灵女们都是结伴儿来看我,乌真所在的长生殿,幽紫因与我已经见过,便只剩乌真和洛灵,而乌真和洛灵一向针锋相对,这一点倒有点像我和冷凝。

    因此,洛灵和乌真是分开来的,乌真来的有些晚,而且在我这里十分不自然,眼神看我时候有些闪躲。

    等她走后,秋安检查下院里没人后,在我身边小声说:“公主,这乌真有些可以,会不会……”

    我看了下院子里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影,起了很小的风,只有看那树叶的摆动才能发觉。

    “不会是她,”我对秋安摇摇头,肯定地同她讲:“她……我也说不上来,但我相信不是她。”

    秋安没再说话,走到一旁,倒了杯水给我拿过来,看我的神色无异,仍旧关切地问道:“灵女来了大半,公主已经乏了吧?”

    我摇摇头,对她说:“等午膳过了再歇息吧。”

    秋安点点头,不再说话,在一旁把青鸟和玄月佩放得近了些。

    我回永安殿的第一件事便是把青鸟和玄月佩放在一起,帝城里宫规森严,不许公主们使用术法灵力,自然也是不许养青鸟这般灵物的,所以并不能找女官来。

    青鸟这时候小身体温热了些,呼吸也渐渐正常,只是仍旧醒不过来,被胖嬷嬷烧的那里,羽毛烧焦变成黑色,边上还有血渍。

    秋安此时算得上与我同心同德,大部分的事自不会瞒着她。

    院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我对秋安说:“去看看吧,应该是丹凰公主来了。”

    秋安神情疑惑地看我一眼,我笑笑不语,服了隐灵丸,我们这些女子脚步越发笨重,能这般轻巧,只有翼族的丹凰和灵蝶族的翩若二人了。

    等秋安推开门,看到院里走进来的正是丹凰,秋安惊奇地行了一礼,丹凰客气地说声:“起来吧!”

    等丹凰进我房里来,秋安在后面看我的眼里带着佩服之色。

    “妹妹好些了吧?”丹凰进门的第一句话和其他女子无异。

    这句话我虽然今日已听了好多遍,但丹凰面上诚恳,我并不厌烦,笑笑说:“好多了,多谢姐姐挂怀。”

    她上前拉着我的手,关切的看着我,说了一些担心之话,眼角的余光在我的房里四处瞄着。

    我心里猜到几分,她应该是在找青鸟,我又抬头看向秋安,她冲我点头,示意已经把青鸟和玄月佩藏好。

    丹凰四下看去无果,眉头紧锁上,双眼里写着一些失望,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说出来。

    “怎么了?”我问她,其实也是想知道她为何对青鸟这般好奇。

    丹凰眉头仍旧皱着,咬咬牙,鼓足勇气还是告诉了我:“妹妹能否把青鸟唤出来,让我瞧个一二。”

    见我没说话,丹凰继续解释:“那青鸟,应该是我们翼族的神祖血脉,我在族里的宗典中看到它的画像。”

    原来如此,我示意一下秋安,她便捧了青鸟拿过来。

    “怎么会这样?”丹凰看到青鸟伤损的身体,眼泪掉了下来,不甘心地问:“谁的心如此狠,怎么能下的去手?”

    与青鸟缔结灵约的虽然是我,但看到丹凰这样子,想到青鸟和翼族的渊源,我不免对丹凰有些惭愧。

    丹凰脸上哀色加重,话里也开始指责我:“妹妹也是,青鸟在帝城里本就不灵便,为何没好好护着它呢?”

    我一时语塞,真不知道如何回她。

    倒是秋安眼里起了不悦之色,看着丹凰的眼光有些清冷。

    丹凰身后的婢女捅了下她家公主,丹凰反应过来,但神色仍旧有些责怪于我:“是我失言了,妹妹去地牢里走那么一遭,想来也是受了不少罪,能护得自己周全也是不易,只是姐姐实在心疼这小青鸟。”

    我点头,只道:“无妨!”

    我知道丹凰并没有恶意,青鸟这个样子,我心里只怕比她更难受。

    丹凰不再说什么,从裙边的锦袋里拿出个小药瓶,又接过青鸟,并没有与我说什么。

    “这……”我有些搞不懂她的举动,也不知这药是否真的对青鸟有用,我房内的灵药也不少,只是不知对青鸟是否合适,便一直犹豫着没敢用。

    秋安见丹凰这般无礼,眼神里更加厌恶,眼看就要发作。

    丹凰却始终拿我和秋安当空无之物,眼里此时只有青鸟,她身后的婢女对我行了一礼,看着秋安的眼里也带着歉意,嘴上友善德说到:“愔姬公主,秋安姐姐,我家公主并非无礼,只是心痛青鸟,这药和一般灵药不同,可治世上大部分仙宠生灵。”

    我恍然大悟,转身拉了拉秋安的手,让她稍安勿躁,秋安性子一向沉稳,见我不生气,她也静静站在一旁,和我一起看丹凰给手里的青鸟上药。

    那灵药确非凡品,上在青鸟的伤口处,转眼就去净了伤口烧焦的羽毛,伤口边围的腐肉也被除尽。

    我看得惊奇,欣喜之余又想到去腐生肌自然是药好,但这般疼痛连我都很难忍住,更何况青鸟。

    只是青鸟现在没了意识,紧闭着眼,我仍旧心疼不已。

    忽然青鸟的伤口处闪出白光,有灵气在那里涌现,却并不消散,而且那灵气逐渐变得纯白浓郁。

    我以为青鸟见好,便瞥了眼丹凰,她面上也挂着喜色,但还有一分怪异,不知与她所料想的是否相同。

    青鸟逐渐有了直觉,头开始转动起来,眼睛虽还没有睁开,伤口处的灵光愈发变多。

    丹凰在我这儿等了好久,也没见青鸟有其他的变化,不免着急,这时有长生殿的女官来传话,请丹凰回去说事,丹凰无奈,只得带着婢女离开我这里,走前嘱咐我说:“妹妹,青鸟若有什么异常,还请告知与我。”

    我点点头,因对她心存感激,便说:“那是自然。”

    “拜托了!”丹凰留下这句,便随那来传话的女官回了长生殿。

    这一日我都守着青鸟,茶饭不思,也无心其他事,让秋安关上院门,若再有人前来,便说我已经歇下了,秋安点头照做。

    这样直到晚间,秋安送来了晚饭我并没吃,心里担心青鸟,想着它护我受伤,还有以前替我传信,在水宫还有帝城陪我度过的那些闲暇时光,我不免心生悲痛,眼泪掉了下来,落在青鸟的伤口里。

    我非玉蛟氏的嫡女,没有蛟后和白容姐姐滴泪成珠的本事,赶忙伸手要擦去掉在青鸟伤口上的眼泪。

    没想到那眼泪像一颗玉石扔在平静的大湖里一般,平静中起了波澜,那团灵气大涨,光芒四射,我被照的睁不开眼。

    等光芒小些的时候,我模糊中看到青鸟展开双翅,身体比从前大了些,但眼睛仍旧闭着。

    我眼睛慢慢看清眼前的一切,不免惊得合不上嘴,眼睛的一切着实让人震撼。

    青鸟被一团光晕包着,在青鸟的身边现出轮廓。

    这景象我似曾相识,忽然想起青青在狐族大殿之内现九尾法相之时,那多出来的尾巴,也是这样的光晕。

    我细看青鸟旁的光晕,忽然想到这是古书里记载的凤凰有些像,但小了很多。

    那本古书是我小时候无意中看见,很多东西与《万世经》有出入,大巫知道后没责罚我,只让我保密。

    按照书上所见,这时候凤凰沉睡着时候,若没灵约在身,便等着九死一生的涅槃,若有灵约在身,便由灵主唤着它的名字,便能醒来。

    “青鸟!”想起古书里所记载,虽不知是真是假,但总要一试。

    青鸟却没有任何反应,仍旧进闭着眼,但似乎它的神识正在慢慢复苏,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凤凰!”我又试了这个名字。

    却也没任何反应,青鸟神识还没刚才那般强烈。

    这时候我身体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直冲我的脑海,不知哪里来的灵感,我脱口便出:“青凰!”

    我也不知为何说出这个名字,陌生却不知为何又似曾相识,青凰便是把青鸟和凤凰放在一起叫,也许可行。

    这时候青鸟神情更渐痛苦,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阻拦着它的神识出来。

    我又重复地叫了一声:“青凰!”

    青鸟的眼睛突然睁开,迸发出骇人的精光,身边凤凰的光晕轮廓越发清晰,在那白光里,青鸟双翅一阵,房间内响起一声清啸之声。

    那叫声和青鸟平时叽叽喳喳不同,如萧如笛,直击人心里。

    我记起那本古书里说,凤凰于飞,和鸣锵锵,如箫清响。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