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魔界隐鹤
    青鸟变成了小凤凰的形态,“青凰”这两个字从我心底里涌现,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刚才青鸟变身的时候,房间内光芒大涨,且还有几声声直穿人心的锵锵凤鸣,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开门出去看,见外面并无异常,想来并无人在意,我这才放下心往房内走。

    青鸟,现在应该叫青凰了,它从我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门中,噌地一下飞出来,包在它身边的光晕被拉的很长,还飘起点点灵光,在这夜里格外耀眼。

    我想叫它回去,嘴里不停喊着:“青凰。”没想到它神识复苏后再不理我,径直在院内的上空盘旋,似在试探什么东西。

    “青鸟!”我又试着唤它以前的名字,它看了我一眼,眼神带着精光,可是我又分明感觉到几分疏离,我不禁怀疑,也许它骨血灵脉里的东西被唤起后,便再不记得我,或者就算记得我。可这短短的一阵时光如何与神鸟万千年的峥嵘相比。

    帝城上空的结界不弱,但从前的青鸟都能来去自如,更何况现在的神鸟青凰,它在帝城里飞旋翻飞,像在试探,也像在找寻,终于,双翅一振,出了我这永安殿的西房小院。

    “罢了,它若无心,我也是留不住。”我手里拿着玄月佩,自己都不知道是对玉在说,还是对院里的大树在说,心里一阵酸楚。

    这时候玄月佩发出一阵光,比不得青凰刚才发出的耀眼,但凭空出现了四个字:“凰憩梧桐。”

    是三婆的字迹,看来三婆早就知道青鸟的渊源,便在玄月佩里给我留了线索。

    “梧桐!”我忽然知道青凰去了哪里。

    古书里有一句: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

    帝城里的梧桐树不多,在河睢宫一个不起眼的偏殿院里有一棵,上次被人引到翩跹殿去的路上看到过。

    我握着玄月佩便出了永安殿,往那条路上走,前面还隐约能看到青凰的白光,路上的侍卫看到我行礼,因不算太晚,只当我同其他灵女一样,在河睢宫四殿之内奔走,并没有太多稀奇。

    却并没有抬眼注意到青凰,帝城上空的结界也并没有破裂或者异常,想来青凰厉害些,能自由穿梭,视结界为无物。

    等我进了那破败不堪的小殿,果真看到青凰栖息在那棵长势并不好的梧桐树上。

    这小殿院内一片破败陈景,杂草丛生,这梧桐树看着也是很久没人大礼,主干直一些,再往上便随意乱长着。

    但青凰却并不嫌弃,仿佛对这梧桐有感情,闭着眼似是睡着,身上光芒渐渐褪去,身上的羽毛显现出来,映着月光,看到与从前似有不同,仍旧是青色,却青的圣灵一些。

    我上前走到梧桐树下,青凰栖息着的枝干不高,我伸手摩挲着青凰新生的羽毛,心里如同打了五味瓶,说不出喜悲。

    青凰慵懒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见到是我,又闭了眼。

    虽只是很短的一刻,我还是注意到青凰眼里的孤寂,还夹杂着些沧桑。

    这时殿外传来了脚步声,我心想也许是河睢宫内的侍卫或者巡更的女官,便抱起青凰想找地方躲起来,青凰睁了眼,眼里尽是柔色,并不排斥。

    院内靠墙边上有个假山,我藏身在假山之后,发现这面有个小洞,刚好能容一人进到假山里面去,便想也没想,抱了青凰进去。

    听脚步声,外面的人已经进了院里,山洞里正好有个空能看到院里。

    只是院内太黑,透过石孔,我隐约看到两个人影,一个高大挺拔些,另一个娇小些,想来是一男一女。

    那女子装扮比河睢宫内的女官娇俏些,又不及帝姬的衣着华贵,我心里一惊,她倒是像是十二灵女中的一个。

    “公主,你是不是没服下隐灵丸?”那男子言语中有些责怪,问着那个女子。

    这声音我还算熟悉,是乌北寒,和他说过话的灵女不多,我算一个,再细看那女子身影,我便确认是乌真。

    乌真声音里带着焦急,和乌北寒说:“七哥哥,我并不想吃隐灵丸,也不想留在这帝城的宫墙之内。”

    我心里一惊,之前乌真神色怪异,秋安曾经怀疑过她,我却说不可能,如今知道乌真没有服下隐灵丸,我仍旧不相信是乌真杀了素娘,只是不确定她是否知情。

    显然乌北寒也担心此事乌真脱不了干系,又对乌真说:“你这样会害了你自己,若是被人知晓,想来素娘的死,便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七哥哥,连你也不信我么?我和素娘无冤无仇,怎么会害她?”乌真的声音愈发焦急。

    “我自然信你,可你拿什么堵住帝城里的悠悠众口,再说人帝陛下和帝姬会给你那么多的机会解释么?”

    乌北寒这话一说完,院子里便是好一阵的安静,我自然相信乌真是无辜的,却还想听下去。

    打破沉静的,是乌真身上飞出的一道光。

    “隐鹤!”乌北寒看到那光里的物件之后,不禁一惊。

    那隐鹤身形比青凰还要小上许多,周身虽带着光,却不及青凰那样圣洁,相反地看起来十分幽暗污浊。

    隐鹤是魔族之物,取浸满百人之血的黄皮纸折叠成鹤形,由主人以自己指尖血每三日喂养一次,催使之时还有施阴魔之法,才能拆迁这不祥之物。

    青凰看到隐鹤,眼里闪出冰冷之意,因被我抱着,倒也还安静。

    乌真倒是极为慌乱,和乌北寒解释:“七哥哥……不……你听我说。”

    “你不要命了!”乌北寒虽然压低声音,话里却仍旧冰冷,说完还向我这里扫了一眼。

    我心惊,怕被他发现,这时候玄月佩在我手里一阵温热,乌北寒也并没有发现异常,我便知是玄月佩的功劳。

    “你不要命了么,这可是魔族之物!”乌北寒见乌真不说话,周围也没人,便又加重了语气。

    乌真这时候呜呜地哭了起来,摇着头回答乌北寒:“不,七哥哥,这不是我的,你听我说。”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