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百里容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面对敬康一连串的问题,我并没有答话,他的眉头也如夜色,蹙成一团,很难舒展开。

    良久,我叹了口气,幽幽地对他说:“你以为我想么?”

    我忽然的一句话,反而让他舒了一口气,看他那般复杂的表情,原先的责问是真,但好像也是早就想听我辩解一番。

    “人帝旨意传了蛟族,蛟王他们虽然许我可自行决定,但我能不来么?蛟族是人族重臣,荣耀非凡,可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就会祸及全族,我难不成真的去抗旨么?”

    敬康脸上颇为触动,我知他来自仙界,而且有这般非凡气度,自是出身世家,我说的这番话,他也有所感慨。

    “你……真的要留在这帝城之内么?”他眼里黯淡下去,但还是带着一丝希望。

    “三个月后,我便出帝城回到蛟族,再不想出来。”我不想让敬康多心,但也不想让他觉得我是爱慕虚荣的人,只得实话实说。

    我并不知道前路如何,但我和敬康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敬康倒很高兴,这是我在帝城里第一次看他脸色这般柔和,俊朗如当日清水河旁。

    我又看了眼假山和那水井,便和敬康一起出了荒殿,因为外面人多眼杂,我先走到远处,他才回去。

    之前在荒殿的假山里青凰一直温顺,但敬康的结界出现在我头顶时它便警觉起来,敬康和我说话时,青凰也冷冷地盯着敬康。

    敬康顾着和我说话,倒没在意这些,我猜想青凰许是不喜欢敬康的结界,又或者和三婆一样,不喜仙界之人。

    等不见了敬康的身影,青凰这时候回复温顺,又闭上眼,任由我抱着它回去。

    回到永安殿,秋安正在门口等我,她见我怀中抱着青凰,迎上来想把青凰接过去。

    我微微摇头,并没有递给他。

    “这小青鸟好像大了些。”秋安虽然觉得奇怪,却神色如常。

    “嗯,是有一些。”

    我不想骗她,但时机没到,也不能知无不言。

    “公主去了哪里?”

    秋安也介意我有所隐瞒,又告诉我说:“刚才白容公主来永安殿找您,我说您不在,她也没说别的,而是出了门。”

    我闻言止住脚步不再往前走,秋安也停下,恭敬地告诉我:“我送白容公主出来,正好碰到乌真公主过来。”

    秋安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看向永安殿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又低头对我说:“乌真公主和您从一个方向回来的。”

    她说完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也不慌乱。

    “乌真公主和白容公主寒暄了几句,便各自回去了。”

    “明日平玉帝姬可有什么安排?”

    “河睢宫里明日午前没有安排,午后众位灵女要同尚膳女官学习厨艺。”

    这时夜色更沉,天上乌云弥漫过来,遮住月亮,整个帝城在地上越发神秘。

    秋安替我打点完就寝前的事务,便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关门前,忽然小声和我说了句:“公主,明日午间人帝会宴请百里大人。”

    我本以为秋安就这么随便一说,等到了第二日人帝来传旨的时候,才知道她早就知道百里家的人进宫没那么简单。

    早间便由人帝旁的内侍来传旨,宣我和白容姐姐去朝安宫用膳,皇帝设宴,除了我俩外,还有百里大人和他家嫡女。

    秋安在帝城里见得多了,自然早就猜到几分。

    白容得到旨意后来永安殿来等我,我见她穿得隆重华丽,却不显艳俗,连带着身边的平卉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妹妹,今日陛下只邀请了我们两个灵女过去,你可要好好装扮下。”白容的话里抑制不住兴奋,眉眼里带的全都是笑意。

    秋安依我的吩咐,拿了一件浅蓝底烟纱长裙,头发虽是精心梳过,偏髻上只插了一只紫金翡翠花鸟珠钗。

    我从不肯在帝城里出挑,但也不想失礼,原本我本意只要一根簪子便可,但那样显得过于随便一些,毕竟是人帝和朝臣都有的宴席。

    白容姐姐见到我还是不肯在妆容上花心思,看我的眼里带着惋惜,但很快被见人帝陛下的喜悦所取代。

    等简单装扮后,秋安将那些摆在外面的东西收了起来,白容随着秋安的动作看到了佛草绫和乌黧,因她都知道,我也并没有刻意隐藏。

    收拾妥当后,四人便出了门。我和白容姐姐在前走,秋安和平卉跟在后面。

    春晓和素娘都曾教过我们宫规礼仪,在这帝城里行走,不可过于随意,要娇弱些,回身举步要像弱柳扶风,花润初妍,但也不能失了稳妥,过于随意放纵。

    素娘那时候评说我们这些灵女,翩若这般娇小玲珑之女,娇弱幼女,稳妥不足,而乌真洛灵这般的将门虎女,便是稳妥过了,不够娇媚,而我和白容刚的天资刚好处在中间的这个不盈不缺的点上,学起来分外容易些。

    白容姐姐入宫后一直用心学这帝城里的一切,听到素娘夸奖,不免学的更努力些,而我却觉得别扭,不肯时刻按照素娘所教的做。

    帝城里很大,河睢宫到朝安宫的路很远,一路上碰到很多女官侍卫,我和白容不得以需要走得规矩些,按这步履走,我便想起素娘,她的死一直在我心里,让我耿耿于怀。

    秋安和平卉一直在后面跟着,她似乎有些不痛快,我走在前面能感觉到她盯着我的背影,也许嫌我今天过于素净了。

    进了朝安宫,一位内侍引我和白容去了高平殿,百里家的大人和千金已在里面等候,见我俩进来,依着礼节对我俩行了礼。

    我和白容姐姐毕竟非人族,也反过来行了小礼,按地位,是不需如此的,但我见百里家的妇女两个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经由内侍的引荐,我得知百里家的嫡女大小姐名叫百里容。

    “早就听说蛟族的白容公主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才知传言不虚!”百里大人的眼睛透着精光,恭敬地称赞白容姐姐,又道:“还望公主有时间能指点小女一二。”

    “姐姐,我们的名字里都有容字,你说是不是缘分啊!”百里容上前拉着白容姐姐的胳膊,带着撒娇的语气讲话。

    这个百丽容和我的年岁应该差不多,她自己想必会觉得自己一副小女儿家的天真烂漫,并无不妥。

    我站得稍后,和平卉秋安离得近,虽然白容被人亲近,平卉的脸上却还是写满尴尬,秋安倒是一脸平常,我倒是越来越佩服她的沉稳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