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梨花带雨
    白容由着百里家小姐拉着,脸上自然笑脸相迎,回头时对我无奈一笑,嘴角上扬,表情越发耐人寻味。

    只有百里大人和他的宝贝女儿进门时二人拜见白容时,顺带着拜了我一下,后面便不再理我。

    我也安心站在门口的位置,虽被百里家的父女无事,但我本身就不喜欢这样虚以为蛇的场面,乐得清静。

    秋安站在我旁边,眼里看着百里家的人也是满是不屑,平卉尴尬地走到白容姐姐旁边也不说话。

    很快人帝也来了高平殿,众人便齐齐跪下,参见人帝陛下。

    人帝倒也和善,命我们各自入了席位。

    “这几日在河睢宫里可还太平?”人帝先是向我和白容的方向问道。

    白容坐在我的上席,先是对人帝施了一礼,答一声:“谢陛下挂怀,我和妹妹一切安好。”

    我只安心跟在白容身后,低头看向人帝,没想到白容答完后人帝并不买账,仍是看着这面,眼光略过姐姐,看到我这里。

    白容稍一回头,对我使了眼色,我这才发现人帝盯着我看,在等我回答,便学白容的样子恭敬答道:“回陛下,一切安好。”

    人帝这次满意地点点头,向下挥手示意我和姐姐可以坐下。

    乌北寒站在人帝身后,刚才人帝进来的时候,我和相识一眼,并没有什么异常,对于昨晚的事,我只当不知道。

    倒是白容姐姐也看了眼乌北寒几眼,以前她虽对下人友善,却没这般看一个人,尤其还是宫城里的男子。

    人帝倒是给我几分薄面,连带着百里大人眼里也有了我,向我看来,但以我的角度看过去,却觉得十分怪异,让人不舒服。

    “听闻愔姬公主前几日受了几番委屈,现在好些了吧?”百里大人关切地问,却绝口不提春晓。

    他用的是几番,自然包括了春晓毒打还有进地牢之事,这样一来在人帝面前能含蓄地表达歉意,二来呢,也不至于承担起全部的责任。

    春晓刁难我之事,和百里家并无关系,但春晓和百里家的关系,人帝不提,百里大人不提,大家都放心里,却抹不掉它的存在。

    我含笑看着百里大人,感激地回答:“多谢大人记挂,现在都没事了。”

    在帝城里,毕竟我地位高于百里大人一些,并不需要向他行礼,但收回目光的时候,发觉人帝又在看着我,我便恭敬的垂下眉眼。

    忽然殿内想起女子抽泣之声,我抬眼一看,正是在我对面,隔了空地的百里容,众人不免关切地看她。

    百里容脸上梨花带雨带着哭音说:“早就听说蛟族有位如花似玉的姐姐,我在宫外听说了在帝城里受到责罚,心里十分难受,便求着父亲带我进宫来探望一番。”

    我和白容相视一眼,人帝没来之前,百里姑娘用到姐姐身上的话,如今要依葫芦画瓢在我身上再来一遍,秋安和平卉在一旁也憋着笑。

    百里容不觉有异,带着哭腔继续说:“今天进宫来,得见姐姐,才知传言非虚,水宫人界地灵,果真是出美人的地方,只是好人多磨难。”

    她说完叹了口气,拿出绢帕擦拭满脸的泪痕。

    百里大人此刻偷瞄着人帝的反应,我也看向人帝,却见他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恶。

    倒是一旁的乌北寒脸色十分难看,想来也是不喜这对父女的嘴脸,冷声问道:“百里小姐的话里,是在旨意帝城的规矩么?”

    百里小姐的脸色大变,嘴里有些不连贯:“没……乌大人,我并不是……。”脸上尽是惊恐之色,求助似地看向百里大人。

    百里大人站起身对人帝恭敬地行礼,却没起身,嘴里说着:“陛下,小女只是一时关心公主才失言的,本是一片好意,还望人帝见谅,乌侍卫也莫多心。”

    乌北寒并没再说话,他虽地位不高,却只听命于人帝,在帝城里不需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就连平玉帝姬,也不敢不给一分颜面。

    人帝看了眼乌北寒,示意他不要生事,虽不带厉色,但乌北寒仍旧恭敬站到一旁。人帝又示意百里大人坐下,对他说:“无妨,爱卿的女儿倒也天真可爱。”

    秋安告诉我,百里家并不安分,虽有万贯家财,却不满足,一直找机会想往上爬,人帝不喜,却不得不重用。

    百里容听闻人帝不追究,脸上这才放松下来,如小孩子般,又有了笑脸,只是我看她的眼里,有一丝和她的外表并不相符的阴毒。

    我和白容相视一笑,这样的女子见多了,只是她和她父亲一样,心机和野心并不相称。

    人帝午后还有朝政之事,这顿饭本是平常,但因在人帝的朝安宫内,菜肴都是难得一见,众人心里都有各自的心思,并没有谁真心品味一番。

    白容和人帝坐的不远,在这宴席上长袖善舞,回答起人帝的话来,十分进退有度,不失礼节,对百里家的父女俩也是礼让有加,不是重族王女风范。

    百里容见人帝对白容青睐有加,嘴里的话多了些,她虽出身人族,但一比不得苏姜二女出身显赫,二不像她俩那般精通诗书,所以不免跟不上人帝和白容的话,百里大人在一旁着急,便时不时地张口给自己宝贝女儿引一些话头。

    但他父女二人倒没对白容和我表现出任何妒恨之色,看样子百里大人不仅想送女儿到人帝身边,还想和蛟族打好关系。

    我倒是在一旁乐得清闲,不插话,也不想引人注意,只是人帝还如上次在河睢宫设宴之时一般,总向我这里看来。

    乌北寒也总看我,眼中颇有惊奇之色,想来是没料到我并不想惹人帝注意。

    “你族妹乌真也是如此吧?”我心里说道,却并不看乌北寒一眼。

    三婆之前托青鸟传信给我,蛟王已经知晓我在帝城的遭遇,也曾给人帝上书一封。

    人帝想来权衡再三,发现不能蛟族和百里家之间厚此薄彼,这才有了今日之宴。

    既然我和白容并没将春晓之事放在心上,人帝目的便已经达成,等用过膳,便回了前朝处理政事,乌北寒向我和白容行了一礼,也随着人帝出了高平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