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学膳艺
    等我回了永安殿,看到青青正坐在树下,步摇本来好好得在脑后呆着个,被她取下来斜插在前,这样白玉流苏刚好正对着她的脸

    青青对着那流苏晃一下头,流苏就跟着动一下,等我等得无聊,就这样解闷。

    我和秋安相视一笑,没想到青青也有这般安静的时候。

    青青听到声音,扭头见我回来,脸上露出笑脸,跑过来挽住我的胳膊,喊了声:“姐姐,你回来了,我等你等得好没意思。”

    “姑姑!”青青又甜甜地喊了我身旁的秋安。

    因为青青看秋安亲近,秋安也喜欢青青,一来二去也不再生分,秋安含着笑问:“公主等急了吧。”

    “嗯。”青青点点头,对着我一脸鬼笑说:“姐姐,我等你这么久,你拿什么犒劳我啊?”

    我把她横在前面的步摇取下来,重现插好,又帮她整理一下发髻,逗她说:“不如,我去请示人帝,把你留在宫内,好好学些女子的妆容规矩,这般犒劳你,你看怎么样?”

    青青吓得脸上变了颜色,松开挽着我的手,跑到秋安旁边,对我说:“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秋安被青青可爱的样子逗得笑出声来,我也开心,刚才人帝宴席上的烦闷烟消云散。

    “怎么今日这么早就来了?”

    “听说你们午后又要学习膳艺,应该又要忙了,我过来看看你。”青青收起脸上的笑意,认真地对我说:“姐姐这次你要保护好自己,别被人刁难,谁要欺负你,你只管告诉我,我帮你收拾她,实在不行我去找人帝!”

    我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要是在平时肯定会笑话她是个“小大人”,但今日却心里动容,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也认真地回答她:“放心吧,我在这帝城里不会再那般软弱,被人欺负乐去。”

    秋安一直在一旁看我和青青姐妹情深,听我说完这句话,眼里忽然有了亮光,像是黑夜的一点星火,却充满熊熊燃烧的势头。

    “姐姐,若是有事你记得让青鸟传信给我。”青青看着我说。

    她并不知道青鸟已经变成了青凰,上次出地牢之时,我将青鸟和玄月佩放在袖子里,并不知道青鸟身上的变故,今日时辰并不宽裕,我打算改天再和她细说。

    秋安在一旁提醒我:“公主,需要早些准备过去了。”

    我点点头,看着秋安,又看向青青,为了让她放心,便说:“我会保护好自己,你在宫外也小心些。”

    青青痛快地答应,“姐姐那我便先回去了!”

    王族重臣之女自小所学百家之长,却唯独不强要求膳艺厨技。一来出身显赫者,常出厅堂,诗书才艺,十指却是沾不得阳春水,二来这世道评判贵女的标准却从未有膳艺一说。

    秋安也对我说:“在这帝城的后宫里,能做好一桌饭菜自然是好,却很少有人在意这个,膳房的人都是帝城在整个人界寻来的高超之人,之所以去学膳艺,一来走个过场,选的女子除了要做后位,还是一个人帝的妻子,二来呢,灵女们出身不凡,所学涉猎在于一个广,而非精,公主们可以做菜不如厨娘,但必须学会点评。”

    我心里清楚,其实就是做做样子,等时日一到决定了哪位女子登上后位,昭告天下的皇榜上还能多写一笔。

    我和白容从小被蛟后教导,肯为夫君做一桌饭菜,也是女子德行的一种体现,所以蛟后从小让我和白容苦学厨艺,华清兄长当时听到蛟后的话,不管我做了什么,好吃与否,都要一盘子都端走,皱着眉头吃完,还巴巴地对我说:“愔儿,你以后做的饭食,我都要吃。”

    白容姐姐那时候笑话哥哥,说:“想娶愔儿做媳妇就直说,别拿饭食当借口。”我那时候还不知这些话究竟什么意思,但还是没来由地脸红,蛟后在一旁看我们直笑。

    想起小时候的过往,我心里一阵感怀,抬眼看到白容已经在膳房的门口等着我,我上前和她相视一笑,一起进了门。

    我们十二灵女在各自分的案前站好,听膳娘讲解。

    因前两任女官春晓和素娘没落得一个好下场,加上这膳艺对我们要求不高,膳娘和在场的女官要求并不严苛,倒是众女都不敢放肆。

    膳娘先讲了三部分卷宗,

    第一卷为膳食禁忌:养生、饮酒避忌,妊娠、乳母食忌,还有聚珍异馔。

    第二卷为汤饮食疗:汤煎,服饵,四时所宜,五味偏走,食疗诸病、利害、相反、中毒等。

    第三卷讲各种食材:五谷,诸菜,肉糜和鲜果等。

    白容在一旁对我笑笑,这些蛟后从小便教过我们,自然不在话下,而其他灵女如听天书一般,想来并未当回事。

    教习切功的时候,刀刃锋利,女官便躲得远些,对灵女们无甚要求。

    众女大都从小武艺非凡,虽服了隐灵丸吗,但底子还在,尤其是乌真和洛灵,刀在手中翻飞,虽是厨刀,那身法仍让人眼前一亮,在场其他的灵女厨娘无不停下了自己手头的事,看向她俩。

    平卉在一旁对白容说:“公主,我看白虎族的洛灵公主舞得更好些。”

    白容轻哼一声,没说什么,但分明觉得平卉说的不对。

    我发觉白容在看我,便抬眼看去,和她对视一眼,她冲我笑了下,并没有任何异常。

    洛灵和乌真比得起劲,不一会有些体力不支,额头冒出了汗,但仍不服输,一脸倔强地坚持着手里的动作。

    乌真倒还是一脸轻松,洛灵的婢女看自己公主出汗,想上前擦一下,被洛灵瞪了回去。

    胜负已在人心,众人有些便不想再看,去忙自己的事。

    翩若走回自己的案前,因她比别的女子更娇弱些,厨娘并不强求,翩若却不管,非要坚持,这样一来,众人看她的眼里除了怜爱,还有欣赏敬佩。

    翩若去提了满满一桶水,摇摇晃晃地走回来。

    主事的厨娘看到翩若,难免有些担心,又看到翩若的婢女只在一旁看,并不帮自己的主子提水,狠狠地瞪了婢女一眼,那婢女被瞪得心虚,低下头也不答话,只往后站了站。

    有女官看不下眼,上前帮翩若提水,翩若不肯,先是客气地说了声:“谢谢姑姑!”

    “我自己可以的,身为女子,要自强些,就像乌真姐姐和洛灵姐姐那样!”翩若眼里充满倔强。

    乌真和洛灵虽然埋头切菜,但脸上都露出了得意模样,洛灵本来有些坚持不住,听翩若如此说,手上的动作又快了几分。

    等翩若走到二人身边,她的小婢女这时候终于懂事一些,上前伸手对翩若说:“公主,我来帮你吧!”

    “不用,你们平日里照顾我们已经够辛苦的了,我自己能行。”虽是只对自己的婢女讲,翩若的话里却点了所有女官。

    我听得十分刺眼,白容和我撇撇嘴,也不知道这翩若究竟是聪明还是傻。

    在场的众女女官无不感怀,听到翩若这般说,看她的眼里都柔和得和水一般,倒是有些灵女看翩若的眼里十分不屑,比如冷凝。

    翩若却没在意这些,和自己的婢女抢着抬那水,忽然手一滑,手里的水连带着容器向乌真这里砸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