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救乌真
    眼看翩若的水连带着容器就要砸到乌真的身上,众人不免一阵惊呼,洛灵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乌真忽然伸手使了术法将自己保护起来,那容器像砸在棉花上一样,轻轻地落了地,水也没滴到乌真山上。

    翩若赶忙过去,拉着乌真的手说:“没事吧,乌真姐姐,实在对不起我……”

    翩若后面的话没再继续说,脸上的表情由自责变成惊讶,对着乌真又说:“乌真姐姐,你……你怎么还有灵力在身?”

    乌真愣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也是后悔自己刚才不小心露了马脚。

    我看翩若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毒,继而又换成纯良无毒的表情,惊慌地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一时在场的人都惊在原地,表情各异,但会冒出一个共同的想法,想来乌真撇清和素娘之死的关系,并不那么容易。

    有人念起前几日我入地牢之事,不免同情地看过来。

    白容姐姐这时候站得和我稍近一些,拉着我的手,还是那般冰冷,我看了一眼她,她并不说话,也不知道她信不信乌真。

    在场的厨娘女官地位在河睢宫里都不算高,有人去知会了夏染女官,夏染急匆匆地赶过来,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恭敬地点头。

    想来这多亏青青,这夏染才如此念我的人情。

    夏染同往日一样干练,先安稳众人,并暂且留住在场众人,因有前一次的教训,并没有直接把乌真抓起来,而是又派人去通知了平玉帝姬。

    帝姬很快也乘轿辇过来,看到乌真便动了怒气,高高在上地问道:“乌真,你可知罪?”

    “臣女知罪!”乌真羞愧地跪下去,头也深埋着,看着地上。

    一时众人纷纷轻声言语,想来都没想到杀害素娘的凶手就在自己身边,而且正是平日里与人为善,只是偶尔和洛灵争斗的乌真。

    我也不相信地看着乌真,她只顾看低,并不理众人。

    平玉帝姬松了口气,并没想到乌真这般容易地就承认了罪行。

    帝姬问起她:“你为何杀素娘女官?”

    “臣女并灭有杀人,”乌真话里充满恭敬,慢慢抬起头,带着惧色看了眼平玉帝姬。

    “放肆!”帝姬对乌真出尔反尔十分不满,恼怒地道:“一会知罪,一会又不知罪,你可是在戏耍本帝姬?”

    乌真这才发觉自己失言,跪在地上惊慌地解释:“臣女知罪,是因没服下隐灵丸

    ,但素娘女官真的不是我杀的。”

    平玉帝姬神色难看,不知乌真的话她信了几分。

    乌真又大呼一声:“还望帝姬明察!”

    平玉帝姬的眼里扫过在场众人,却也不敢草率结案,充满威严地乌真说:“若不是你做的,本帝姬自会还你个清白,如果是你做的,就算你出身山猫族,在帝城里做下如此恶事,只怕再容不下你!”

    “暂且把她关压在地牢里!”平玉帝姬吩咐旁边的夏染,便拂袖离去。

    夏染恭送完帝姬之后,听从吩咐,差几个低阶女官送乌真进锁灵地牢,夏染手下的那几个人不再向上次那般无礼,还算客气地将乌真送进地牢。

    乌真被人押着经过我身旁之时,对我笑了一下,我许久没见过她这般轻松的神情。

    因那日听到她与乌北寒的谈话,我心里知道乌真是无辜的,只是口说无凭实在不能让人信服,再说若是帝姬或者人帝问起那日之事,肯定会提到青凰和乌北寒,这样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更何况还有云书和隐鹤之事,想来乌真并不想让人知晓。

    我偷偷找过地牢里那位和我有些情分的女狱卒,尽量让乌真过的轻松些,乌真和我当日不同,她没隐灵丸在身,灵力修为又不低,只怕在地牢里的日子并不会好过。

    那女狱卒提起乌真似有不忍,告诉我她在地牢里被锁灵术法反噬,十分痛苦。她答应我会给乌真公主服用一些安睡的补药,以此缓解些反噬的痛苦,除此外别无他法。

    我多谢了狱卒,她又和我提起上次的胖嬷嬷已经被关压起来,等待处置,问我的想法,我如今并没放心上,告诉她说:“多谢你们,我那只青鸟无碍,那嬷嬷若是肯悔改,还是放了她吧!”

    乌北寒和乌真都来自山猫一族,为了避嫌,人帝没让他插手此事。乌北寒再看到翩若的时候,态度不甚恭敬,翩若虽知他地位不低,但始终压不过自己公主的身份,并不放在心上。

    乌北寒碰到我的时候,曾试探性求我:“公主可否救乌真?”

    我当时一口回绝,他脸上如同被霜打一般,打算告辞,我在后面对他讲:“我只能尽量去证明她的清白。”

    乌北寒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回过头和我行了一大礼,没说话便转身离去。

    这几日没什么机会见到敬康,我不知道他们侍卫的巡逻安排,他偶尔见到我,警告说:“你不要插手乌真之事。”说完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便与其他侍卫离去。

    青青知道河睢宫里这几日事多,不再进宫叨扰。

    幽紫遇到我之时,问我:“青青这几日可进帝城来看你?”

    我以为她想念青青,便歉意地摇摇头说:“并没有。”

    没想到幽紫反而很高兴,我略一思索,心下明白。

    青凰自那一晚之后,灵力大增,有了不浅的修为,但等光晕褪去后,还是同以前的样子,只稍微大了一些,闲暇时仍旧与我亲昵。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青凰以前不管有人没人都在那儿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现在无人之时会发呆,也会偷偷看我,小眼睛里有了复杂的心绪。

    秋安对我说:“公主,青鸟还是以前的样子,但就是感觉不一样了。”

    我笑笑,只告诉秋安:“以后叫它青凰的!”

    乌真的事,我打算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出手相助。

    我先让青凰给青青传了封信过去,先告诉她青鸟变成青凰的事,又她先帮我观察帝城周围除了青凰外,可还有其他灵物能不知不觉地来去自如。

    信的最后我还补充了一句:“当心些,可能会有魔气。”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