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魔子云书
    青凰如今修为大涨,传信的速度比从前快了许多,很快就带回了青青的回信。

    青青在信中先是惊奇青鸟变成青凰,并告诉我:“姐姐,青凰在帝城内多有禁忌,等有一日你出了帝城,你看看它真正的本事。”

    此时秋安不在,我正靠在窗前,看帝城上四四方方的一块天,青青不提我都忘了外面的样子,也不知宫里的日子怎就这般难熬。

    “青青夸你了啊?”我斗着青凰,我从前就喜欢对着青鸟说话,但是它现在似乎比从前更通人意。

    对于我托青青调查的事,她在心中最后和我说:“姐姐,我那日在帝城姐姐最薄弱处等青凰,旁边站了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在等人,他身上有魔气,想来来自魔界,可是魔气不强,也有些人界的气息。我觉得他并不是坏人,只是过于冰冷,我在旁边主动和他说话,他都没理我,不过看到青凰的时候,倒是表现的很震惊。”

    我猜此人应该就是云书,但因为不确定,让青青找到那人,问三个问题:

    第一,直接问他是否就是云书。

    第二,问他是否用过隐鹤。

    第三,问他是否在等乌真。

    他若是三个问题都回答是,便告知他乌真在帝城里被发现没有服用隐灵丸,又和素娘之死又所关联,无法自证清白,让他有所准备。

    我并不知晓云书为人,也不知能否想到办法救出乌真,只是我在帝城里别无他法,只能如此。

    青凰的眼里有了疲态,我哄着它说:“今日便再传这一个来回吧,你也受累了。”

    我说完近似讨好地看着它,也说不上为什么,越来越把青凰当成如一个重要的人来看。

    青凰没说什么,腻在我身上片刻后,便双翅一振,往帝城外飞去。

    这一回青凰回来得晚了些,带回信时天色已经晚了,青凰一头扎紧我的怀里,似是许久不见般黏人。

    我将手抵在它的头上,开始心读青青的回信。

    青青心里只有几句话:“姐姐,如你所料,那人正是与乌真公主相恋的云书,这番也会帝城,他虽无恶念,但毕竟是魔族之人,姐姐,你小心些,帝城这两天更森严些,我等有机会便去找你,你一定要护得自己周全!”

    云书也进了帝城!

    我心里一惊,探寻似的看了眼青凰,青凰也不躲闪,直接飞到窗前,用嘴抵开那扇雕纹板棱窗,我借着月色往外看去,一个男子身影站在树下,不是敬康。

    来人俊俏非凡,只是眼里透着发红的邪气,想来是云书不假了。

    “愔姬公主?”云书试探性地问我。

    我带着惊奇地看他,想到也许是青青告知的。

    没想到云飞和我解释说:“我听乌真提过你,她说你在帝城里和她一样,并无心后位。”

    原来如此,我直接问他:“你来是要去救乌真的么?”

    云书点点头,又摇摇头,看一脸茫然的我解释说:“我会救她,但需要公主你帮指路。”

    “你救不出她的,”我也毫不隐瞒,直说帝城的守卫森严。

    云书的脸上浮现悲痛之色,在月色里显得尤为凄惨,他悲切地说:“是我害了她!”

    “我带你去地牢吧!”

    我并没有再看云书惊讶的脸色,收拾一下,便出了永安殿,青凰并不想自己在房里呆,飞过来落在我的肩上,同我一起出门。

    云书跟在我身后,见我并不回避路上的侍卫女官,适时地用术法将我隐起身形。

    为防止魔气不稳,被人察觉,走得慢了一些。

    我知道他是顾及我才放慢速度,他迫切地想看到乌真,脸上尽是焦急之色。我想全说几句,却不知如何开口。

    青凰盯着云书不说话,它非凡物,在云书的术法下很不惬意,但我却发现,青凰对云飞的态度还是比对敬康好一些。

    云书见我现在如同凡人之躯一样,被封住灵力,并不催我,在路上边走边和我讲起他和乌真的过往。

    云书出身不好,他的父亲与外族勾结,密谋造反,反的不是山猫族的大王,而是人帝,自然全家都没个好下场。

    那时候云书年幼,山猫族大王起了恻隐之心,暗中救下他,并偷偷托人抚养,瞒过山猫族众人,人帝这面也就不知道。

    大王照顾有限,云书从小受到很多人欺负,但他心里念着山猫大王的好。

    云飞与乌真从小感情深厚,长大后自然而然的生出爱意。大王看出端倪后大发雷霆,将乌真关在宫里好久不许出去,但仍阻挡不了青梅竹马的二人互生情愫,偷偷地在一起。

    山猫族里后来有人发现云书的存在,立功心切,便去禀告了大王,大王骑虎难下,只得出兵假意抓捕云书,云书从小天分极高,在众多高手中负伤逃走。

    云书能逃走自然是山猫族的大王故意为之,只说:“云书,我不能因你舍了全族性命,以后不能再护着你,你走吧,自生自灭再与我无关,你好自为之!”

    “山猫族谋逆罪臣之子云飞还尚在人世!”有好事者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帝城里。

    人帝并没有出兵镇压,只是命山猫族的大王自行处理此事。

    山猫族的大王并不忍心杀死这个自己救下并抚养长大的孩子,假意让人杀死云书,暗地里幽禁起来,平安过完这一世,丢了自由总比丢了性命要好。

    山猫族的一位重臣怕云书连累全族,暗地里对他下了杀手,还模仿乌真笔迹假传信件,信上说了许多绝情的话。

    云飞腹背受敌,又以为心爱之人变得绝情,不免乱了心智,绝望交杂着怨恨,一下入了魔。

    入魔对于人界的人来说,虽不是什么好事,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入魔的,只有天分奇高着方可。

    云书入了魔,按理应该去魔界生存,只是他不肯离开人界。

    三界间一向平和,人帝和魔帝互不干扰,所以帝城里传出旨意,若云书在魔界此事便作罢,一旦出现在人界,杀无赦。

    云飞在人界颠沛流离,过着躲躲藏藏地生活,人在性命难保之下为了生存,自然会做出一些血腥的事情,而他之所以不肯离去,是想和乌真讨个说法。

    最后两人终于见了面,乌真看到以为不在人世的云书哥哥,大哭不已,云飞见状便不信那封信是真的。

    两人把话都说清楚,才知道是场误会,这般又偷偷在一起。

    后来人帝传旨到山猫族,乌真进了帝城,云书虽然不愿意,却没办法让乌真抗旨,以他的修为可以带乌真远走高飞,却因为念着大王以前的恩情,不愿连累全族。

    乌真在帝城里,云书便住帝城以外,靠隐鹤寄托相思。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