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同心同德
    “都警告过你,不许你多管闲事,你为何不听,若是连累到你怎么办?”

    这一切都没瞒过敬康,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神通,我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别人不知道的,他还是知道了。

    他怒气冲冲地跑到永安殿来指责我,话里话外透着一股霸道,还有对我的担心。

    我想辩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一抬头看到他的眼睛,脸上立马变得滚烫,又低下头去。

    敬康仍旧带着怒意盯着我,我却感到头顶上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

    “愔儿。”敬康嗔责似的叫了我一声。

    从小到大很多人这般叫我,却头一次感到肉麻,我抬头又看他,顶着灼人的目光,等着他说话。

    被我直视,敬康脸上也带了一些微红,深情款款地对我说:“我从没没见过你娇羞的样子,原来你也有小女儿家的心思。”

    “哼!”本来我还以为他说点什么动情的话,说的后半句我实在听不出夸赞还是贬低,锤了他一圈,因他比我高,刚好捶到他的胸口上去。

    “很奇怪吧?”我虽是疑问,但心里却有一个想要的答案。

    “哎呦!”他吃痛地叫了一声,我心里担心,又想问他怎么了,却看见他眼里的笑意。

    我知道他在戏弄我,有些恼火。

    “不奇怪!”他回了我刚才的问题。

    “很好看,也很……”

    他话没说完,我便盯着问,问他:“怎样?”

    敬康把头扭到一边,往远处看,闷着嗓子回了两个字:“很好!”

    我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笑出声来。

    敬康被我笑得有些恼火,头转回来扳着我的肩膀,我以为他想亲过来,而河睢宫里人多眼杂,难免被人看见,便想从他的手腕里挣脱出来,却没他力气大。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焦急地说道:“可能是秋安回来了,你快放开我!”

    敬康并不松手,跺了两下脚,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结界从脚边涌现,笼罩在我西房小院的上空。

    我虽没灵力在身,但自小熟悉这些术法,加上我又在他的结界里呆过几次,识得那种气息。

    外面的脚步声渐远,我松了口气,只是别人路过,并不是秋安。

    青凰原本在院里的石桌上玩,看到敬康的结界,眼了闪出不屑之色,展翅顷刻就窜到了书上,翅膀继续动了几下,一个更厉害的结界罩在敬康结界的外面。

    树上掉落下几片树叶,有如被拖住似的,慢慢地在眼前滑过。

    敬康看了青凰的本事,倒觉得惊奇。

    正是日头正盛之时,就在这树影里,敬康和青凰交叠在一起的结界虽然看不到,却能当去大部分炎热,即便如此,我站在里面,还是额头冒汗。

    敬康把手伸到我的背后,把我环抱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子如此抱着,不免紧张,能感到自己的心在咚咚跳着。

    敬康在我耳边轻声说:“我说过,天上地下我都要找到你,我们要在一起,同生共死,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护自己周全,我也会保护你,等你出水宫,我们再不分开。”

    他只抱着我,也不等我答话,我俩就在树下这般久久站着。

    直到外面又想起了脚步声,敬康松开我,走前对我说了一句:“等我再来看你。”

    等他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眼在树尖上的青凰。

    敬康走后,青凰又扑棱了几下翅膀,将两个结界轻松打破,回到我的肩上。

    平静只是暂时的,我还在慢慢筹划着如何解救乌真和如何调查翩若的时候,地牢里出了事。

    那天晚上,帝城里下了场罕见的大雨。

    风怒嚎着带来雨点,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豆大的雨点打在窗子上,打得“叭叭”直响,雨水沿着房檐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地连成了线。

    地上的水越来越多,汇成了一个个水洼。

    “这也许是个救人的时候。”我看着外面的电闪雷鸣,信口乱说道。

    我关了窗子,仍旧觉得心惊肉跳。

    隔着窗缝看到云书浑身是血地进了我的小院,他并不是从大门走进来,而是从墙上掉下来。

    我看得担心,便想出门去扶他进来。

    没想到秋安听到声音,撑了把纸伞来到院子里,发现墙角里浑身是伤的云书,惊呼了一声。

    云书睁开眼,见秋安要往门外走,以为她要找侍卫来,便拿剑指着秋安,警告她说:“姑娘请莫轻举妄动,我不会害你!”

    “别伤她!”我怕秋安有事,便推门出去。

    秋安见我从房里出来救她,却顾不上自身安慰,对我说:“公主小心。”又见我与云书似是相识,看我的眼神里夹杂着感动和狐疑。

    我只顾着他俩的安危,对云书说:“放下剑,她是我的人。”

    云书听我如此说,便放下剑,又因为身体有伤,再站不住,单腿跪在地上,用剑支撑着身体。

    秋安这时候袖口一动,一条雪白的绸带飞出来,将云书捆住。

    云书修为虽高,但此事受了重伤,自然不是秋安的对手,挣扎几下后,连吐几口血,便昏厥了过去。

    我惊奇这秋安竟有修为在身,她知我心里所想,只低下头,不答话。

    “他和乌真是旧识,我们救下他吧!”因云书伤势太重,我怕耽搁久了救不好他。

    秋安恍然大悟,眼里闪过悲悯,但又警觉地说:“公主,他身上有邪气,应是魔界之人。”

    “我知道,但他魔气并不深,并没害过别人。”我不想再耽搁下去,连伞都没打,冒着雨跑到云书旁边,发现他气息微弱,便着急地往我房里托。

    秋安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过来帮忙,她有些修为,我便轻松多了。

    “公主,此番事大,还是把他安置在我房里吧!”

    秋安同我商量,我点点头,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里愈发不安。

    青凰在一旁看了半天,无奈地叫了一声,也飞进雨里,在电闪雷鸣见煽动双翅,风势变得更猛。

    等青凰回来,我再向外看去,地上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我感激地看了眼青凰,它却慵懒地又跑到一边,再不管我。

    “真的是越来越像三婆了。”我看着青凰的样子感叹道。

    秋安以前听我提起过三婆,脸上露出不解之色,但看我一身湿透,对我说:“公主,奴婢给您换身衣裳吧,别染了风寒!”

    “我自己可以,你还是先去给你自己换一身吧!”我拉着秋安的手,看着同样湿漉漉的她说。

    秋安点点头,也不答话。

    我继续对她说:“在这帝城里,你护着我,我也护着你,你和我同心同德,我便不会再瞒着你什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