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奴婢今生有幸
    等我和秋安各自换好干爽的衣服,又回到偏房里看云书。

    上次我受伤各位灵女送的药没用完,被秋安收起来,但那些药都是为灵族人配制,不知对云书这种新入魔界的人是否会起作用。

    云书此刻还在昏迷着,外面大雨瓢泼,这宫里也实在没人能一起商量下,要是青青在的话,还好一些,眼下,能让我没一丝隐瞒的,除了秋安,也就只有青青了。

    青凰若是个知冷知热的人,或许也能商量个对策出来。

    秋安看着云书,知道我是铁了心要救他,便和我一条心,对我说:“公主,实在没别的办法,三界内的灵药大体药性相同,只要不是特殊体质,想来不会受到反噬。”

    我点点头,对秋安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秋安拿来干的帕子,替云书擦身,我想上前帮忙,秋安把我推到远处:“公主你还是女儿家,这里有奴婢就好了。”

    也不等我答话,秋安又转身替云书收拾身上的湿衣和伤口。

    我看得清楚,秋安挑来挑去,最后用了冷凝送来的药。

    秋安手法娴熟,不拖泥带水,联想起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以及秋安的话,我猜想这秋安定有段不凡的过往,但她不提,我便绝不会主动问。

    不大一会儿,秋安大致给云书换好了干净的衣服,伤口也都上了药。

    “公主,”秋安喊了我一声,我收回思绪,看向她还有旁边仍昏迷着的云书。

    我问她:“收拾好了?”

    秋安点点头,对我说:“这位公子的伤口都上了药,但他是入魔之人,帝城里的结界刀刃都对他有所克制,只是他入魔尚浅,能不能熬过去,还得看他自己。”

    我叹了口气,借着外面的闪光,看到云书俊俏的脸上现在变得恐怖。

    “不早了,公主你早些安歇吧!”秋安对我说道,劝我回房。

    云书霸占了秋安的床,我担心地问她:“那你怎么办?”

    秋安明白我所指,拿出一卷备用的铺盖,铺在地上,面上轻松地对我说:“奴婢今日睡地上。”

    “那怎么行!”既然秋安和我同心同德,我自然不肯她受委屈。

    秋安却云淡风轻地说道:“比这还要苦上百倍的日子,奴婢也是经历过的。”

    我闻言一惊,实在不知道秋安经历过什么。

    秋安察觉失言,也不再说话,埋头整理自己在地上放着的铺盖。、

    我上前拉起她,手里握住她的手,在这雨夜,她凡人原本温热的身躯竟然比白容结界的还要冰冷。

    我有些难过,心疼起秋安来:“在帝城里,我虽无心后位,不能给你荣耀加身,不能让你像夏染那般地位非凡,但只要我在一日,我就要保你一日的安好,绝不会让你过得艰难。”

    两行清泪从秋安的脸上滑过,越发显得惹人怜爱,我虽不是男子,也小秋安几岁,但念及她的种种好处来,还是想着在帝城的日子里,和她相互扶持。

    “别哭啊!”我伸手擦掉秋安脸上的泪水。

    秋安扑通跪在我的面前,愈发动容地说:“奴婢能遇到公主是今生有幸,多谢公主!”

    我拉起她,不想弄得太过伤感,便劝她说:“不如,你去我房里,和我睡一起,你这房就先让给云书睡吧!”

    秋安擦干自己的眼角,破涕为笑,对我说:“公主糊涂了,我若和你一起睡了,谁来照顾这位公子,再说这位公子想来从地牢回来,地牢里大乱,说不准晚上就来搜查,奴婢在这宫里多年,还能藏住公子一时。”

    “要不,你还是去我房里睡,我和你轮流着过来看云书。”我又这般劝着秋安。

    秋安眼角的笑意更浓,但手开始往外推我,嘴里说着:“公主竟说糊涂话,哪能让公主这般劳累,再说公主今天还没歇着,想来累了,今晚奴婢守着就行,公主去好生歇着,明天再商量下一步要怎么办。”

    我心里一惊,听秋安这般就似有所指地道出白日里的蹊跷,只怕我和敬康之事她也知道一二。

    秋安没有给我再说话的就机会,推我出门后便将门带上,对我隔着门说:“公主赶紧去歇息,什么也不用想。”

    青凰在一旁和看好戏似的瞪着我,我把它抱在手里,往自己的房里走,心里开始担心云书明日能否醒过来,若是晚上有人来搜查,也不知道秋安能否应对。

    可惜青青现在不在身边,我心里想快点见到青青,但又不想她来,自己已经连累青青好几次,将她卷入帝城内的是是非非。

    等我躺在了床上,仍旧无法安睡,这时帝城的上空又想起了笛声,不难听出,是敬康在吹奏,那声音在外面的瓢泼大雨里没减弱半分,越发显得空灵。

    我摸到身边的佛草绫和乌黧,这两件宝贝都是人帝所赠,但一直放在房里,未曾用过。

    此刻外面笛声凄凉,我拿起乌黧也想与敬康和吹一起,我在帝城之西,他在帝城以北,若是合奏起来,不知会是怎样的情景。

    我刚拿起乌黧,在一旁斜睨着我的青凰腾地飞起来,将乌黧叼走,不让我吹,双翅又是一振,一个新的结界蔓延开来,外面的雨声和笛声都变得微弱,我也感到睡意袭来,不一会便忘了周遭的一切,酣睡过去。

    这一夜并没有事发生,第二日很早青凰便把我唤醒。

    我起身整理一下后推开房门,去了秋安的偏房,她也早就起来梳洗完毕,一脸的疲惫之色,我知道,她昨晚定是没睡好。

    “公主起得这么早,奴婢还想着过会再去伺候你梳洗。”秋安客气地和我讲,但我看出经由昨晚一事,她眼里看我越发亲切。

    我笑笑,也不言其他,直接问:“云书怎么样了?”

    秋安拉我的手来到床边,拉开帐子,云书虽然仍旧没醒来,但是脸上神色安详,身上的伤口也不再往外流血,想来再需一时片刻就能清醒过来。

    “这一夜把你累坏了吧?”我关切地问着秋安,看着她脸上的憔悴,不免心疼。

    秋安并不觉得辛苦,只是被我这么一问,脸上红云渐起,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公主你在说什么啊!”

    我这才发觉自己话说的不妥,忍着笑意,重新问她:“辛苦了!”

    这么一说仍觉得不妥,秋安把脸别到一边,去忙别的,不再理我。

    我说错话里也着急,只是一时窘迫,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才恰当/

    这时候青凰来了劲,在一边叫起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