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大雨停
    等到太阳出来,帝城宫殿顶的瓦片闪着金光,日晖朦胧缠绕在各殿,这场大雨虽停了,但人仍旧觉得冷。

    云书终于恢复了意识,只是还很虚弱,起不来身。

    他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乌真怎么样了?”

    我和秋安面面相觑,地牢内外还没传出任何消息,仿佛一切的纠纷躁动都随着大雨冲刷进了护城河。

    “回公子,现在还不知道消息,奴婢也不好去打探,等一会儿帝城里总有消息的,到时候马上告知你。”秋安略带一丝恭敬地对云书说。

    云书一时半会没想起秋安是谁,看我在旁边,看着我焦急地说:“愔姬公主,乌真还在地牢里生不如死,我要去救她!”

    我心里一惊,问他:“当真?你看到乌真了?”

    云书痛苦地点点头,有些悲痛地说起昨晚的事:“我让隐鹤潜进地牢,传信给乌真,让她和我一起走,她怕连累山猫族,不肯和我一起走,再说地牢我和她也未必能闯出来,我不信邪想闯进去,又有些担心乌真生气,一直在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时有守卫发现了我,我学艺不精,才逃到公主这里。”

    云书提起自己所受的伤,丝毫没放在心上地一笔带过,但提到乌真却充满担心和自责。

    “公主,”秋安这时叫我一声,又对云书说:“公子莫惊慌,既然外面还没动静,那乌真公主便没事,乌真公主地位非凡,帝城不会草率处置的,前几日有女官和我们愔姬公主交好,告诉说地牢里并不会有人对乌真公主用私刑,只要乌真公主熬过锁灵术法的反噬便可。”

    秋安很少这么多话,如今说了一大堆,云书稍稍放下心来,这时候他盯着秋安看,仿佛想起昨天昏迷之前的事,脸上浮起疑惑,也带着一丝不好意思。

    秋安被云书盯着,也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答话,收拾起房间里的药瓶。

    “昨天……是我唐突了,还请姑娘别放在心上。”空气冷了一会儿后,云书突然张口对秋安说道。

    秋安淡然一笑,只说了一句:“无妨!”

    云书仍旧躺在床上,想起来,我和秋安赶紧止住他,我说:“你伤还没好,就别起身了,有什么事,伤好了再说吧!”

    “多谢公主!”云书感激地看我一眼,又扫到身上伤口被包好,也换了件看不出男女的干净衣裳,迷惘地问:“这是……”

    “有伤在身就别说话,安心躺着便好!”秋安脸红得愈发厉害,还带着点恼火。

    “是我连累了你们,等我康复一定结草衔环来报答!”云书又盯着地上,秋安叠好的铺盖在那里摆着,略突兀了些。

    秋安有些不耐烦,将那铺盖收起来,白了云书一眼:“让你躺着就安心躺着,哪来那么多话。”

    我在一旁看得好笑,还没见过秋安这般不自然的样子。

    云书见秋安不想和自己多说话,便识趣地住了嘴,转头盯着着透过窗棱进来的光,眼里仍是担心和不安。

    青凰早间一直在院内的树尖上警惕着帮我望风,留意着外面的风吹草动。

    不知外面有什么动静,青凰扇着翅膀,进了这偏房之内,有所警觉地提醒我,我和秋安相识一眼,商量着把云书藏到哪里。

    “公主,不如把这位公子送到库房里待上一时半会儿吧!”秋安忽然有了对策,有些欣喜地对我讲。

    我想到西房小院里是有一个库房,当初建造帝城之时为了给各殿女子有个存放赏赐和钱财之物,只是我入宫尚短,所得赏赐不多,全部在我住的房里,加上我和白容进帝城并没有带那些珍宝细软,所以我这院的库房便一直空着。

    我刚要和秋安动手,一起把云书抬过去,院里传来脚步声,我面上镇定地走出房门,看到是苏寒烟的婢女。

    她见我行了一礼,并无不敬之色,对我说:“启禀愔姬公主,人帝陛下的侍卫在帝城各宫搜捕刺客,永安殿的三位公主都去前院回个话。”

    苏寒烟的婢女做事和她的主子一样,向来沉稳,但是提到侍卫来永安殿问话的事,脸上也起了不平之色。

    我应了声,对她客气说道:“姑姑先走,我即可便到。”

    她是苏寒烟身边的人,苏寒烟地位不低,加上住着永安殿的中房,又没招惹过我,我自然不能对她身边的人无礼。

    那婢女没察觉有异,对我施了一礼后,便先行离去。

    等苏寒烟婢女出了我这院,秋安从我身后走出来,对我说:“公主,你不妨先过去,我自己安置好云书公子。”

    “他一壮年男子,你搬不动怎么办?”我不免担心,并不打算自己离去。

    秋安脸上带着微微笑意,将袖子扬起来,在我面前晃了晃,我撇到她袖子里的白色绸带,忽然记起昨晚大雨里秋安亮了一手,她有修为武艺在身,一个云书自然不在话下。

    我心下明了,和秋安相识一笑,对打算先自己去前院。

    看到青凰在秋安的屋里不肯动,我唤它先自己回房歇着,青凰却不理我,眼里颇为无奈地盯着云书。

    “这小东西应该是想留下了帮你忙呢!”我明白青凰的意思,打趣着对秋安说。

    秋安也不答话,侍卫已经进了前院,因考虑着公主的身份才没冒然搜宫,我便离开自己的小院。

    到了前院,苏寒烟已经和冷凝在那里等着,苏寒烟往我身后看了看,疑惑地问我:“秋安姑姑没和你一起过来?”

    苏寒烟的那个婢女站在她主子身后,也看着我,我便面带平静地回了句:“秋安昨天下雨,身子有些不舒服,我早间过去看了她一下,让她慢慢收拾,不着急过来。等下搜查完了,我还要找女医来给她看看。”

    我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那些侍卫也听到。

    “妹妹对下人这般好,姐姐可要和你学学。”苏寒烟面带真诚地看着我,这话却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冷凝在一旁堵着气,说不上是冲我还是冲侍卫,来了一句:“快点搜查,这么冷的天,让我们在外面等着,冻坏了你们可担不起这个责!”

    我回头看了眼前来的侍卫,首领有些面熟,但不是乌北寒,也不是敬康,旁边还站着一个熟人,正是地牢那个和我还算交好的女狱卒。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