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库房暗洞
    女狱卒看到我,点了点头,因人多眼杂,也没上前和我说些旁的话。

    那个侍卫里的新首领还算懂规矩,对我们三位灵族公主说话客气,先抱拳施了一礼才和我们说话:“启禀愔姬公主,冷凝公主,寒烟姑娘,昨夜地牢里来了刺客,所以今日不得不各宫搜查一番,为了各位公主的安全着想,只能得罪了!”

    人帝的朝安宫和平玉帝姬的河睢宫不同,河睢宫里寒烟姑娘深得人心,不管是众女官,还是平玉帝姬,都对她赞赏有加,因此在永安殿里,苏寒烟住了中房,众人也都高看一眼。

    而在朝安宫众侍卫眼中,我和白容姐姐出身更高一些,加上人帝赏赐过我乌黧和佛草绫,因此以为人帝更器重我些。

    侍卫所说的我们都已知晓,冷凝在一旁稍有些不耐烦,对首领说:“要搜救快点搜,在外面站着太冷,我还等着回房暖和呢!”

    那首领也不生气,恭敬地回了冷凝一声:“是!”手一挥,命令手下分别取我们三女的院内查看。

    这时正好秋安也从房内出来,到我身边站好,我看了她一眼,她稳妥地对我点了点头,这下我便心安多了。

    秋安和那女狱卒认识,在我耳边告诉了她的名字——盼山。

    盼山姑姑因昨日在雨里恍惚看到云书的影子,这才跟着侍卫到处搜查,若是遇到可疑的人,由她来指认。

    按着永安殿的房院方位,侍卫们先检查中房,然后是东房,最后是我的西房。

    寒烟姑娘和冷凝都带着手下的人各自回去,一来给侍卫引路,二来也好看着侍卫不要弄坏自己院内的物件。

    盼山姑姑在前院站定,眼睛监视着侍卫和各房之人的举动。

    一时还轮不到我西房,我便也站在前院,以免引起众人的怀疑。

    盼山姑姑见周围人少了,走到我身边来,温和不失恭敬地喊了我一声:“公主。”

    我上前拉了她的手,也亲近地和她讲:“这么冷的天,姑姑辛苦了!”

    秋安和盼山抬眼相视一笑,没说什么。

    盼山有些无奈地对我说:“奴婢在这宫里当差,上面说什么,奴婢便做什么,哪还谈得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那刺客是杀冷凝的?”我带着疑问对盼山说。

    盼山姑姑眼里闪过一丝狐疑,但又很快消失不见,扫了眼周围,发现并没人注意我们仨,这才放心地看着我,轻声说道:“奴婢也不清楚,只是看到一个男子身影。”

    说到这里,盼山还是不放心地四下看去,再三确认安全后才对我说:“那男子似是魔界之人!”

    我带着担忧地问盼山:“乌真公主怎么样了?”

    盼山幽幽地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地说:“本来乌真公主只是有些嫌疑,如今嫌隙更加重几分,她在地牢里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了。”

    我不解,疑惑地看着盼山,秋安也不无关切地望着盼山。

    “奴婢之前命人将乌真关押在公主曾经呆的地方,那里虽会受些反噬,但还算好过些,经昨夜这么一闹,若是抓住刺客,审问出什么不好的东西来,只怕乌真公主又要加上一条勾结魔人的罪,就算抓不到刺客,乌真公主也会被送到地牢深处,更难过些。”

    我一时心里慌乱,没想到云书的这番救人未遂,竟然害了乌真。

    说话间,首领带着侍卫,搜索完中房和东房,一无所获。

    盼山走开几步,和我靠的稍远些,她的地位和首领相当,并不需要相互行礼。

    首领对盼山说了那两房的情况,盼山当着众人面对我行了一礼,说:“请公主带路,奴婢和这些侍卫也好去交差。”

    我点点头,便和秋安相互搀着往我的西房小院走,我刚才偷偷告诉秋安,我在众人面前说她是感染了风寒才去得晚些,秋安还像样地咳嗽了几声。

    侍卫先进了我和秋安的房内搜索一遍,秋安一脸坦然,见她如此,我也有了底气。

    我昨晚就算到今日会有此一事,早上去秋安房前特地把佛草绫和乌黧放在显眼地方,因此那些侍卫在搜查我房内时,下手格外轻了些,我在院子里没听到摔砸东西的声响。

    秋安和盼山都露出欣慰的笑容,盼山姑姑还说了句:“算这群侍卫有眼色。”

    侍卫仍旧是一无所获地出来,盼山对我施礼,带着众人说:“那叨扰公主了,帝令难违,还望公主见谅。”

    “无妨。”人帝下的命令,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盼山不再说什么,在前面带着众人打算出了我这西院。

    “慢!”侍卫首领刚迈了几步,突然喊住众人。

    首领见众人停下,径直找到毫不起眼的库房,对我不卑不亢地说:“刚才属下之人办事不力,并未搜这库房,公主若不介意的话,我这就叫人进去看看,确定公主没有危险再走。”

    这首领话说得这般圆满,想来并不是个简单人物。

    我心里紧张,不免看了眼秋安,秋安面上仍旧毫无惧色,坚定地冲我点点头。

    “那烦请首领快些!”我对侍卫说。

    首领果断地手一挥,便有四个侍卫走进那狭小的库房,库房里放置着许多大箱子,侍卫进去一眼便看到,挨个箱子翻了一遍,又仔细看了库房的角落,仍旧一无所获。

    那几个侍卫一个个出来,和首领禀告着结果,那首领似乎早就料到如此,脸上并没有失望的神色。

    “禀告大人,这里有个暗洞!”最后一个侍卫出来前有所发现,对着首领喊了一声。

    秋安脸上变得慌乱,但众目睽睽之下,又立马平静下来,她的手和我拉着,我分明感到她在抖,手心里也直冒汗。

    我这时猜到云书定是被秋安藏到那暗洞里,不免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首领看了我一眼,直接命令手下进这地洞观看一番。

    盼山眼里留意到秋安的神色,狐疑地看了我俩一眼。

    “吱呀”一声,侍卫拉开了那扇旧门,顷刻间库房里飞满尘土,从门里跑到外面,扑了众人一身。

    众人都皱起眉头,用手在面前扇着面前的灰土,眼睛却都紧盯着库房里面,眨都不眨,生怕错过什么。

    进去的几个侍卫在那暗洞里只看到些陈旧衣服,并无其他。

    那首领有些失望,歉意地和我施了一礼,便带人出了我这西院。

    盼山姑姑虽众人一起离开,走前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

    等院里只剩下我和秋安两个人的时候,我腿一软,就要往下瘫,秋安伸手想扶助我,只是她也没好到哪里去,也浑身没劲。

    我俩相互扶着靠在树上,我扫视院子,发现不见了青凰的影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