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天下安稳才重要
    我和秋安背靠在树上,仍旧心有余悸。

    这时传来脚步声,我俩相视一眼,赶紧起身,整理好仪容,镇定自若地看向门口。

    来人却是敬康。

    敬康带着怒气瞪着我,因秋安在一边,他才没说话。

    我看了秋安一眼,对她说:“你先进去忙吧!”

    秋安垂了眼,并没有说什么,转身回了她自己的房内。

    “你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

    等秋安进去,敬康便对我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并没有将云书之事告诉敬康,秋安也不会,所以我不确定敬康是否得知我私自救人之事,只装作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你还敢装不知道!”敬康愈发生气,眼里的火仿佛要喷出来,继续对我说:“要不是我出手,你以为凭你那只鸟,它自己能救下魔界之人么?”

    我心里一惊,果然敬康是知情的,而且不仅如此,他还和青凰合力救下云书。

    “那云书人呢?”我脱口而出,问向敬康。

    敬康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样子像一只被惹怒的狮子。

    我有点心虚,知道敬康是真生气了,但看他一本正经着吃着醋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哎呦!”我猝不及防头上挨了他一下,吃痛地叫了一声,便抬头瞪着他。

    “你还笑,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听他这般说,我才止住笑,正经地看着敬康,这时候心里有些自责。

    敬康见我认真起来,神色缓和一些,继续同我说:“我对魔气感觉灵敏些,便跳墙进了你院,你那鸟虽然对我不敬,但知我没恶意,我便让那鸟带着魔人出城去了,你那鸟应该会去狐族公主那里。”

    听到青凰带着云书去了青青之处,我心里放下心来,但仍旧有些担心青凰那么小的身躯,只怕要吃一些苦的。

    “我过了些修为给你那鸟。”敬康看着我,眼里也有些担忧:“那鸟虽是灵鸟,但这番应该也会损耗不少。”

    敬康走前,提醒我一句:“你要放心那个翩若!”

    直到摸了黑,青凰才从宫外回来。

    确如敬康所说,青凰损耗了许多修为,回来后就在那里发呆,眼里发空。

    我看着青凰这个样子,心里觉得心疼,便走过去,伸手摸摸它的后背。

    青凰抬眼看了看我,眼里有了短暂的亮光,双翅张口,掉了张字条出来。

    我捡起来,发现是青青的笔迹。

    青青在字条上写了几行字:

    “姐姐,青凰虚弱,我便写信给你,云书在我这里,一切安好,我会治好他,你自己小心些。”

    我心里想,一定要把他连累乌真之事和他说个明白。

    “苦了你了。”我有些动容地对着青凰说。

    青凰乏了,闭上眼在那儿安睡,听我说了这句话,神情更加安乐。

    看它睡着,将玄月佩放在青凰身边,希望能帮它早些回复灵力,我仍旧觉得不够,把佛草绫和乌黧也拿过来,只要能对它有益,我都想试试。

    玄月佩又发出了光,似是起了作用。

    青凰和早上变得有些不同虽然仍旧虚弱,但感觉身上储存灵气的灵载容纳的程度又扩大了些,表面上是虚弱,但等它复原后,只怕要更强上一层。

    隔日我又找到女狱卒,先是同她寒暄几句,问起昨日之事。

    盼山看我一眼,摇摇头如实相告:“并没找到那个魔族之人。”

    我又问起乌真的情况,盼山偷偷告诉我:“乌真公主受到的反噬太强,只怕会有性命危险。”

    乌真虽然和我没多少情分,但我也不能看着一个无辜女子丢了性命,便转身要去和帝姬求情。

    秋安和盼山拦着我,不让我去。

    盼山告诉我说:“帝姬下了令,谁也不许求情,不然一并罚之。”

    “是啊,公主!”秋安接着对我说:“总不能救人不成,再把自己搭进去,这样太不值,得留着自己慢慢想如何救人。”

    秋安说得对,若是连自己都保全不了,还怎么去救别人。

    眼下有两件事刻不容缓,一是要找人商量如何先把乌真救出来,她在地牢里一天,便多一天的危险,二是必须要开始调查翩若。

    我最先想到的人便是敬康。

    我和敬康说起帝姬不许人替乌真求情的事,他并没有惊讶,仿佛早就知道。

    敬康对我说:“乌真的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乌真没服隐灵丸事小,云书之事知道的人不多,但和山猫族比起来,素娘的一条人命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我虽没听明白,仍旧出了一身冷汗,若牵扯太多,只怕乌真只有死路一条。

    敬康也没打算瞒我,坦诚相告:“山猫族这些年势力增大,在人界立过几次大功,却有些功高自傲,人帝早就起了戒心,如今这事牵扯到魔族上,只怕人帝那里再不会相信山猫族的忠心。”

    “九五之尊位子上坐着,肯定容不得功高震主的人存在!”

    敬康叹了口气,不无感慨地对我说。

    “可这些事情让乌真一个弱女子承担,实在太不公平!”我并不信命,仍旧想替乌真讨一个公道。

    敬康并没再像其他时候那般对我疾言厉色,只是伸手摸了我的脸,对我有些无奈地说:“帝王家的事向来如此,公道是什么,天下安稳才最重要。”

    我心里有些不服气,还想辩解几句,敬康却又对我说:“你涉世未深,很多东西看得不通透,愔儿,你若是想去做什么,我自会在一旁护着你,但你如果一意孤行,连累了蛟族,你可有想过后果?”

    蛟族!

    敬康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我不清楚的脑子上,我立马反应过来,若一根筋走下去,自己性命丢了也就丢了,但是蛟族上下那么多条性命,若是被我无辜连累,我有何脸面再回水宫。

    敬康见我不说话,叹了口气,拍一下我的肩膀,走前说了句:“你再好好想想。”

    等看不见敬康人影时,青凰也从外面回来。

    早间青凰便回复往日的样子,我不免又惊又喜,喜的是青凰无事,惊的是青凰真乃神物,复原快不说,灵气也确实更胜从前。

    青凰从三婆那里回来,带了信,青青在信上先是夸赞青凰一番,又告诉我云书伤还没好利索,听说乌真受牵连一事,自责不已,打了自己好几个嘴巴,要拖着伤躯再来帝城,被青青拦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