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朕的天下
    我带着秋安去了朝安宫,求见人帝。

    正是乌北寒当值,他在帝城里并没有受任何乌真和山猫族的影响。

    当知道我的来意后,他的眼里布满悲哀,颇为无奈地说:“属下感谢愔姬公主爱护族妹之心,但人帝不许朝臣妄议此事,只怕公主今日也要白忙一场。”

    再过一会儿便是晚膳的时辰了,太阳斜挂在西边的宫墙上,晚霞把瓦蓝的天空染的发红,一阵风起,乌北寒头发被吹的有些凌乱,越发显得憔悴。

    “有些冷了!”我回头看了眼秋安,她也不答话,走到我身边和我一起站在朝安宫外。

    我对乌北寒说了一句:“连不连累再说,人魔仙佛也姑且不论,若乌真是无辜的,那便不该受不白之冤。”

    乌北寒还想劝我什么,见我丝毫不畏惧,叹了口气,仍旧转身去和里面的人帝禀报。

    我眼看着乌北寒往里走,又看到他垂头丧气地回来,心中明白,人帝并不打算见我。

    “公主,不如先回去吧!”还没等乌北寒走得近些,秋安便也有些失望地对我说。

    回去事小,但再耽误一刻钟,乌真便多一分危险。

    乌北寒走到我面前,略带歉意地对我说:“公主,人帝陛下他……还是不肯见,您还是请回吧。”

    我不言语,抬头睁眼看了乌北寒,秋安这时候也拉了拉我,想让我和她一起回永安殿。

    “乌统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忽然张口,对乌北寒说了一句。

    乌北寒本以为我知难而退,即刻便带着秋安离开,听我这么疑问,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恭敬地说:“公主请问。”

    “乌真之事,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却为何也冒着触怒人帝的危险还是去为她求情,据我所知,你从前在山猫族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心。”

    乌北寒被我这么一问,看我的眼神里让人捉摸不透。

    还没等他开口,我又问了一句:“我知道这事回牵连你们山猫族,但你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只管顾好你自己的仕途荣华,为何还要再去管呢?”

    敬康和我分析过中间厉害,我知道这事牵涉甚广,乌北寒却没想到我知道这么多,眼里极为震撼。

    许久,乌北寒开了口:“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我的母族,我不能置之不理,而公主和我族没任何瓜葛,实在没必要卷进来。”

    这话敬康和秋安也劝过我,他俩只以为是我是心善同情乌真,加上性子固执而已。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若乌真和云书不能在一起,这人世间的情爱是否真的不再眷顾有情之人?

    帝城的风起了一阵又一阵,我对秋安说:“你早些回去吧。”

    “那公主你……”秋安不解地看着我。

    我拿出佛草绫给乌北寒,让他再帮忙传一次话。

    佛草绫是人帝信物,见佛草绫有如见人帝陛下,有罪可恕,有邪佞可先斩。

    生辰那日人帝将它赐到水宫,我原本只当是陛下对灵族的恩赏,可是白容和华清没有,其他灵女也没有。

    想来人帝对我高看一眼吧,当他把随身的乌黧赏给我后,我便有了这种想法,朝安宫与河睢宫的宫墙太高,守卫森严,平时我过不来。

    如今为了一个说法,一个不全是有关云书和乌真的说法,我拿出佛草绫。

    乌北寒十分震撼,双手接过佛草绫,一步一步地像人帝宫内走。

    秋安叹了口气,听我的吩咐,回了永安殿。

    等乌北寒再回来,便是引我进去。

    人帝陛下还是肯见我一面,只是不知这对我而言,是吉是凶。

    等我随着乌北寒见了殿内,看到人帝正在用膳,察觉我进来,人帝眼皮都没抬,继续吃着面前的菜肴,而佛草绫就摆在桌子的另一头。

    “参加人帝陛下!”我跪下行了君臣大礼。

    人帝确如没听见一般,继续咀嚼着嘴里的菜。

    按规矩人帝这位最尊贵的人,每餐应不少于百盘,可眼前的桌上只摆了八道菜,其中七盘为斋素之菜,还不如我在蛟族里用膳时候多。

    就算现在住在河睢宫最不起眼的地方,每餐也有十余个菜。

    跪的久了,膝盖便开始痛,但人帝不发话,我并不敢起来。

    乌北寒把我引到这里又出去当值,走前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小心些。

    此时殿内的其他人都在一旁颔首低眉地伺候着,并不敢出声。

    “起来吧!”就在我腿快麻的时候,人帝开了口。

    我摇摇晃晃地从地上勉强爬起来,想伸手扶些东西支撑,周围却都是华贵之物,我没敢下手。

    “跟我来!”人帝也没管我膝盖是否还疼,径直走在前面,周围的宫人看着我,示意我跟过去。

    我步履蹒跚地跟着人帝,随他登了一阶又一阶的石梯,来到朝安宫的顶端——帝城的最高处。

    人帝站在前面,俯视着整个帝城,却不说话。

    我恭敬地站在后面,并不上前,也不主动说话,人帝既然肯见我,自然无需急在这一时。

    “过来!”他背对着我,头也没回,声音里满是威严。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人帝,却没见过这这般不苟言笑,不论是小时候在水宫的模糊印象,还是前些时日河睢宫或者高平殿内的酒宴,人帝一直和颜悦色。

    但我明白,现在的这个人帝,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样子。

    我听从他的吩咐,悄然走到他身边,等着他的吩咐。

    良久,听到人帝叹了口气,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偷偷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也在看着我。

    见我偷偷抬头,人帝也没生气,而是指着前方对我说:“你往下看,朕的帝城,朕的天下!”

    我顺着他的指向看,帝城里一片肃穆庄严,最外围的墙找了很久才看到,纵使这般恢宏,各宫的长明灯依旧整齐有序。

    再向外去,便看到许许多多的山川,月光照在上面,在夜幕下大致勾出轮廓,漫无边际的全都是人帝口中的“天下”。

    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人帝,仍在一边站定,不敢答话。

    脚便荡着稀薄的云雾,练起远山之间,还有月下的黑云。

    刚才一直紧张着,我竟登到这般高处,帝城只是人界之地,却高耸入云。

    “高么?”人帝见我盯着远处,开口问我。

    我点点头,实话实说:“回陛下,帝城高,陛下的疆土辽阔,这天下在您的统治下,四海升平。”

    姜浅尘那般歌功颂德的诗句我未尝不能作出来,只是我并不屑于此,再说人帝也是明智之人,未必喜欢阿谀奉承。

    “天下?”人帝眼里闪过冷色,声音里带着不忿:“天下,永在青天之下,永在仙界之下,我帝城建的再高,还是高不过仙界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