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九五至尊
    我一直觉得人帝性子温和,并无野心,没想到提起高高在上的仙界之时,仍旧心有不甘。

    我和人帝只是君臣,并无其他亲近关系,虽然我禁了河睢宫,但我是因为蛟族而来,并无心留下。

    所以想劝人帝,却不知如何开口。

    “权力?”

    好在人帝并没理我,仍旧自顾自说:“权力不过是道枷锁,将朕留在帝城里孤零零的一个人,高高在上,想上来的被挡在外面,想下去的却被高位拦着。”

    人帝的这番话非同小可,若是被人知道了去,免不了一场灭顶之灾。

    我仍旧低着头,并没有回话,权当没听见。

    “这帝位向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你得心心念念着天下苍生,人界万灵!”

    人帝的语调有所缓和,见我仍不说话,开口问我:“那你找朕何事?”

    听他一番感慨,我心里起了退堂鼓,但想到乌真还在地牢里受苦,云书在帝城之外也受着煎熬,便鼓起勇气跪在人帝面前,慢慢说道:“乌真公主受了冤屈,臣女想请陛下明察秋毫,还她一个明白。”

    我看不见陛下,只听到他的声音里回复冰冷:“朕说了那么多,你一点不明白么?”

    “明白。”我跪在地上回着人帝的话:“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谁也不能颠倒了去啊。”

    人帝忽然伸手扶我起来,他碰到我的瞬间,我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怕朕?”

    “陛下是九五至尊,臣女不敢劳烦圣驾。”

    人帝见我说得惊慌,忽然笑了,轻声对我说了一句:“那你起来吧,站着回话。”

    “是!”我听从他的旨意,站起身,看他一眼,发现他正盯着我笑,我垂下头去。

    人帝见我不再害怕,忽然严肃起来,和我说:“山猫族早就起了反心,我之前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就算有朝臣提及此事,我也念在他们曾帮我开疆拓土的份上,有所遮掩,但是他们……”

    他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将山猫族所做之事全部告诉我,而是说了句:“所以乌真只是个引子,再说她也并非无辜,她为何不肯服用隐灵丸之事,我不会牵连旁人。”

    陛下知道云书!

    这个念头在我心里闪过,我不免心惊肉跳,若真如此,那我救下云书以及携养青凰之事想来也是瞒不住人帝的。

    “陛下心明眼亮,臣女佩服!”

    我半真半假地称赞人帝,以此来掩盖心里的惊慌。

    人帝斜睨着我,似乎在想着我话里是否透着讽刺之意。

    我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便开口:“敢问陛下,素娘是不是陛下杀的,翩若她……也是陛下的人吧?”

    这话刚出口便有些后悔,只怕人帝会治我个“大不敬”之罪吧。

    人帝果然脸上挂满冰霜,眼里闪过凌厉之色,还未等他发火,我便赶忙跪下,我虽救乌真心切,却不能因此连累蛟族。

    无论人帝多亲和属下,他都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我这般小女子怎可质疑。

    人帝也不多解释,只对我说:“那些不是我做的,我在高处,只是顺水推舟地做了些事罢了。”

    我与人帝在这人间的最高之地又一起站了良久,夜里风起的勤了些,我的袍裙随风摇摆起来,人帝在风里有了笑意,我见他面如冠玉,面相极为年轻,但却与敬康和华清兄长的俊美都不同,多了分俯瞰天下的气度和胸襟。

    高处不胜寒,人帝心里也有诸多的无奈和辛楚,自从姬后仙逝,诺大的帝城里便只剩他孑然一身。

    至于乌真之事,他心里自有论断,我不好再停留,都算回永安殿去。

    人帝从袖子里掏出一件东西,挂在我身上,我一看正是佛草绫,心里忽然有了阵暖意,在高处冷风里心生一丝欢愉。

    “回去吧!”他转头向帝城之下看去,对我说了一句。

    “是!”我恭敬地准备下去,到台阶那里忽然又停下来。

    人帝察觉后,不知我要做什么,直看着我。

    “陛下,您知道素娘是谁杀的么?”

    一丝玩味浮现在他眼中,还带着些许心疼。

    他又把头转回去,只说了句:“你很像她。”之后便不再理我。

    像谁?素娘么,不会,人帝并不熟悉她。

    姬后?

    还是……我娘?

    显然人帝并不打算再同我说话,我便起身下了高处,回到朝安宫地上。

    之前和秋安说不必来接我,我不知何时才回永安殿,因此打算自己走回去。

    人帝的轿辇停在门口空地上,几名内侍站在一旁等候。

    我不免心中生疑,这么晚,人帝还要出门么?

    “愔姬公主,人帝陛下命我们送您回去。”打头的内侍对我恭敬说道。

    我嗯了声,又抬头向上看,琼楼宫羽直入云霄,从地上仰望,便是仙界般的存在了。

    因离得太远,我看不到上面的人影,却仍旧感觉到云端传来的眼神。

    人帝下了令,让我坐他轿辇回去,不做,便是抗旨。

    我坐了人帝的轿辇,从朝安宫回到河睢宫的永安殿,一路所见侍卫宫人无数,因为人帝轿辇,他们恭敬地靠在宫墙边跪下,低头行礼让路,这便是帝城的规矩。

    那些侍卫宫人见到轿辇上的人是我时,恭敬之余,莫不是惊奇之色。

    我心里清楚,等到明日,这帝城里风便要换着方向刮了。

    抬轿辇的几个内侍一路无话,虽然眉眼里也是恭敬之色,却不阿谀奉承,也不多嘴多舌,不愧是人帝身边的人,办事稳妥。

    到了永安殿,看到秋安还在门口提着灯笼等我,一脸的焦急之色。

    帝城里的长石路上都有长明灯,秋安还自提着灯笼,想来是再等不回我,便又要去朝安宫接我了。

    等轿辇到了殿门口停下,秋安依规矩行了大礼,我心里明白明着对我,实则是在内侍面前对人帝轿辇所行之力,见其如见陛下,我俩主仆倒还不至于这般生分。

    那些内侍又冲我一拜后,便回了朝安宫,我见他们步法稳健,身子轻盈,回去的脚程又快了些,想来都是些高手。

    “公主让女婢好等!”秋安走到我跟前,搀扶着我,“怎么这般冷?”

    我自然不能说是和人帝吹风吹的,因此并不答话。

    但秋安脸上的焦急之色逐渐被欣喜代替,想来就算解释,她也是不信的。

    我身子乏累的很,随着秋安回了西房,只想快些入睡,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