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姐妹生分
    第二日天还没亮,我便派出青凰去水宫给三婆传封书信。

    早间在永安殿的前院见到姜浅尘,她仍旧如常我互相请安,只是眼里不见了往日的和善。

    正巧冷凝也出来,看到赌气地说了句:“终于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

    我这时想起,昨夜坐着人帝的轿辇回来,宫中只怕早就传开。

    秋安在一旁扶着我,我发觉她今日的腰杆都要比平时挺直了一些。

    见秋安喜欢,我也不想去与其他灵女解释,反正经由这一事,我的地位也高了不少。

    敬康!

    白容!

    刚安下心来,突然又想到这两个名字,我心里有些忐忑。

    没多久白容便来了永安殿找我,一见面就握着我的手说:“妹妹,听说昨日人帝陛下赐了轿辇给你坐,姐姐过来给你道喜,这是对我们蛟族莫大的荣耀。”

    一旁的冷凝本来想看我和白容互相争风吃醋,却没料到我俩来了出姐妹情深,热闹没看到,气得剁了两下脚,回了她的东房。

    我和白容手紧紧拉着,相视一笑。

    苏寒烟并没有笑,和白容互相请了安,也带着婢女回房。

    等周围没了旁人,白容脸上的笑意变淡,看着我不说话。

    “姐姐,我们去西院聊吧!”我拉着白容便离开前院,回了我自己的地方。

    白容仍旧是不说话,和我相互搀扶着进了西院,我感觉她的手格外冰凉。

    忽然她抽出自己的手,淡淡地说:“妹妹如今十分不同了些,只怕以后再不能和姐姐这般走了。”

    “姐姐说的这是哪里话?”我心里着急,我在宫中最怕的事便是和白容生分,上前想拉她的手继续说话。

    白容向后退了几步,避开我,眼里直却看着我。

    平卉尴尬地看着我,这时候不知道劝说谁好,秋安倒是在一旁安静呆着,冷眼旁观我们姐妹二人。

    “姐姐不妨听我解释几句。”我叹了口气对白容说。

    白容并不答话,但仍旧看我,等我的解释。

    “我去见人帝只是想给乌真求情,我们姐妹二人出身王族,你肯定知道这里面的深浅。”说到这里我看到白容脸色有所缓和,便继续同她说到。

    “我在帝城里受过几次磨难,人帝一直怕在父王那里说不过去,加上这一次我求他放了乌真,他又不肯,还罚我跪了很久,最后也算恩威并施吧,所以赐了轿辇回来。”

    白容眼里的疑云渐消,又上前拉我的手,像以前一样,疼爱的**我额前的头发,嘴里关切地问:“怎么,你还被罚跪了?活该,让你吃些苦头也好,知道以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见我姐妹和好如初,平卉在一旁笑得格外开心,我看了眼秋安,她眼里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不知是和平卉一样的高兴,还是因我对白容说了谎。

    我见白容对我没了隔阂,便故意逗她:“姐姐,你可是吃醋?”

    “死丫头,竟胡说。”白容羞得满脸通红,但又看到我一脸认真地看她,这才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是有一些。”

    我刚想笑,白容又一脸正色地对我讲道:“愔儿,你若是喜欢人帝陛下姐姐也不介意,兄长那里事小,姐姐都能帮你去解释,可姐姐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便是愔儿你骗我,若有一日你真的改变了心意,你一定告诉我。”

    她睁大了眼珠儿注意地看着我的眼睛,虽是说的真心话,却仍旧探寻似地想要一个答案。

    “姐姐你放心,我对这帝城里的一切仍旧没兴趣,只等到了时日便回水宫去。”

    白容仍旧带着惋惜地劝慰我几句,之后便带了平卉回去。

    等她俩走后,我看了眼秋安,她不无担心地对我说:“公主,只怕你们姐妹就此生分了。”

    秋安这般说,我自是恼火,想训斥她几句,却见她面无惧色且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竟有些心虚。

    果然敬康如我所愿前来找我,我避开秋安,和敬康说话。

    坐人帝轿辇之事宫中早就传开,我之前也想着要和敬康解释一番,却没想到他并不生气。

    他带着笑意对我说:“你坐了他的轿辇,我才不会多心。”

    “为什么,你不怕我移心到人帝陛下身上?”

    “不怕,”敬康带着得意地扬起头,继续说:“他都那么老了,你肯定看不上他。”

    我本来还盼着他说些什么甜蜜的话语来,闻言便翻了个大白牙。

    “愔儿。”他又开始认真起来,对我说:“若我连你都不相信,又怎会把你放在心尖上呢?”

    他忽然正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脸立马变得滚烫,反正已经知道他不生气,我便匆匆走回宫去。

    白容和敬康心里没与我生分,压在我心上的阴霾就此散去,总算能长舒一口气,只这么一会儿,便觉得身子乏累。

    等翩若来永安殿找我的时候,我正躺在院里和秋安说话解闷儿。

    那日开库房,不仅云书没事,秋安还意外发现了库房里放着些宝贝,比如我身下的这朝元藤编成的摇椅。

    我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想着接下来的事情,忽然听到院门口传来一声“姐姐!”

    我顺着呢喃软语望过去,看到翩若的嫣然一笑。

    这般美好的年纪和容貌,我看着翩若,正盛的日光忽然变得有些寒冷。

    我今日并不想与她多说话,但面对她的阿谀奉承仍是以礼回之,人帝让我坐轿辇本是好意,却没想到给我带来诸多麻烦。

    秋安在一旁看我应对翩若的样子不免发笑,我趁着翩若没注意的功夫瞪了她好几眼。

    好不容易把翩若哄走了,我开始心里思量着晚上去地牢救乌真之事,如今靠不上云书,敬康不肯我插手此事,自然不能去求他出手相助。

    至于白容姐姐,无论她是否真如秋安所说,和我生分了些,我都不能让她因我犯险。

    我躺在藤椅上斜眼看了秋安,忽然觉得在帝城里,她才是最稳妥的身边人。

    正当我出神之时,外面又传来一声:“姐姐!”

    我以为翩若又来,心里暗道不好。

    没想到来人却是青青,她带着笑跑过来,扑到我怀里,那藤椅一阵摇晃,我差点就摔下去。

    青青看我惊慌的样子,笑得弯了眉眼,嘴里还说:“本来想着我在帝城外面想姐姐就够了,没想到姐姐也这么想我,看到我这么激动。”

    青青说完又开始笑,看到秋安喊了声“姑姑好!”秋安对着青青施了一礼。

    我假装生气地敲了下青青的头,看她没心没肺的样子,想起翩若看着也是一样的天真烂漫,不免心里喜恶变得分明。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