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灵女争位
    我借着夜明珠的亮光,发现青青出落得越发好看,而且还长高了一些。

    “要不你回狐族住些日子吧,你父王和母后想来也很惦记你。”

    这一个月青青不能进宫来找我,我也出不去帝城,她在外日无事可做,我担心她会闯祸,况且她发现了百里家和翩若的秘密,说不准会有危险。

    青青对我说得话并没有很抗拒,而且提到她父王母后,她的眼里也闪着波光,但还是眉头紧锁地对我说:“可是姐姐,我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帝城里。”

    “傻丫头。”我拍了青青的小脑袋,她额前的头发乱了,自己也没在意,我又帮她理好。

    “有什么不放心的,宫里还有白容姐姐,再说我也会与你三姐交好,在宫里自然不会再出事。”

    “真的么?”青青一脸的雾水,有些不相信。

    我点点头,笑着回她:“当然了,再说你要实在想我,一个月后你再回来。”

    青青翻着眼睛想了也会,郑重地点点头,说:“那好,我到时候再回来!”

    她说完还对着我吃吃地笑,旁边的秋安看到青青这个样子,嘴角也淡淡上扬。

    外面传来异动,秋安开门出去,对我说:“公主我到外面去看一看。”

    秋安出去一会儿还没回来,我看外面天色不晚,便起身拉着拉着青青,和她说:“明日回狐族,今天去看看你三姐吧!”

    青青点头说好,和我相互拉着手出门,打算去长生殿找幽紫。

    还没出西院的门,秋安神色慌张地从外面回来,看到我和青青要出去,赶忙将我拦下。

    “公主,翩若死了。”

    秋安说得声音极小,却如晴天霹雳砸在我和青青身边。

    青青惊得捂住了嘴,我心里如打翻百味玉瓶,有震撼,也有惊恐。

    不论翩若是不是坏人,她背后都一定有更大的黑手。

    秋安见我和青青这般慌乱,仿佛早就料到一般,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惊魂未定地又说:“翩若公主死在沐浴的桶里。”

    我冷静下来,谨慎地问秋安:“这事人帝和平玉帝姬知道了么?”

    秋安点点头,告诉我说:“人帝和平玉帝姬极为愤怒,但是宫祭是整个人界的大事,明日各位灵女还需要正常和巫公学习,至于翩若公主的死讯,先瞒着外界,等查明后再通知灵蝶族,也会给他们一个说法。”

    秋安又看着青青,有些担忧地说:“现在整个帝城都封起来,不许人进出了。”

    青青有些困惑地挠着挠头,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我却不敢掉以轻心,上次青青和我已经被人暗算过一次,难保这次不会有事。

    “人帝借你的信物还在你那里么?”

    青青点点头,从袖子里拿出人帝的皇霄翎,对我说:“人帝叔父的信物我每日都戴在身上,而且今日宫中灵女清浴,守卫森严,没有它我还进不来。但是人帝叔父告诉我,在帝城外要是呆腻了,想回狐族,需要把这个还给他。”

    我看了眼皇霄翎,心里想找个办法,郑重其事地嘱咐她说:“你等下大摇大摆地走出去,拿着这个信物去找人帝,就说你要回狐族,把这个还给他,有了这个过场,宫里的人便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

    “姐姐,那你在宫里真的没事么?”

    这傻丫头,也不怕麻烦沾身,这个时候还在担心我。

    “我当然没事,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等你平安到了宫外,我会叫青凰给你传信。”

    “青凰!”青青提到这个名字,眼里有了亮色。

    这时候青凰也从树上飞下来,落在我的肩膀上,对着青青叫了两声。

    “姐姐,有它在你身边,我能放心不少。”

    我点点头,对她说:“你三姐那里我会解释,你早些出宫去,先远离这些是非。”

    “嗯!”青青痛快地点点头,又求秋安施了一礼,说:“姑姑,我姐姐心善仁慈,在宫里难免遭人陷害,求你千万照顾好她!”

    我心里十分动容,秋安这时候赶忙去扶青青起来。

    “姑姑,你在宫里也小心着些,别着了旁人的道。”

    “姐姐,你若有事,让青凰立马传信给我,哪怕相隔万里我也会赶回帝城来!”

    青青和我道别后,有些不舍地出了西院的门,去人帝那里还皇霄翎,我示意青凰跟上去,确保青青安然无恙地出了帝城。

    因翩若出了事,那些侍卫提前回了河睢宫,现在外面守卫森严,宫里也是人心惶惶,这一晚我和秋安便只安心呆在永安殿里,没有出去。

    第二日便是斋戒开始的正日子,早早就有女官送来沐浴的药材,因只需早间在木桶里泡一会儿,无论是药效还是分量,都较前几日轻了不少。

    今早来的女官和秋安是旧识,便和她闲聊几句,但这女官说话谨慎地很,只告诉秋安,宫祭事宜如常,灵女们每日斋戒,早晚沐浴两次,以示虔诚。

    早膳便是些斋饭,我并不像往常那般,赶着时辰早早就去候着。

    上次去得早些,后来的灵女便没人敢站在我旁边,还是冷凝帮我解的围,这一次,我算好时辰,绝不会早去。

    秋安像知晓我心思般,只在一旁静静看我,并不催促。

    等我和秋安赶到主殿的时候,果真如我所想,其余灵女早都到场。

    帝姬和巫公都不在场,大家便没那么拘束,大致找了位置站定后,和身边的人说话,大家神色如常,仿佛根本不知道翩若死这一回事。

    只是数来数去,算上我,只剩十位灵女了,想到翩若,之前的怀疑仍在,却没那么恨了。

    也是个可怜之人!

    让我意外的是,最前面的位置只站了冷凝和白容,她俩中间有个空位,毫无疑问,是给我留的,其他女子并不敢上前。

    我不免头疼,只不过做了人帝陛下的两次轿辇,这些人的心里便耿耿于怀到如此地步。

    那些女子察觉到我也来了,一个个都回头,看着我如去哪里站定。

    我不愿勉强自己,也不管那些眼光,只安心地站在众人的最后,如此也能避免平玉帝姬的不满,还有巫公的注意。

    那些女子见我不上前去,心思各异,眼里看得出有喜有忧,最高兴的是姜浅尘,她见我只站最后,前面空着位子,便颇识大体地走到前面,走到白容姐姐和冷凝中间。

    白容姐姐一直关切地看着我,见我没到她身边,眼里并没有怒意,礼节性对姜浅尘笑笑。

    冷凝看我的眼里闪过诧异,但仍高傲地把头扭到一旁,并不看姜浅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