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巫公大人
    姜浅尘亭亭款款地走向人前,还摆出一副识大体的模样。

    “为了不让巫公大人怪罪众姐妹,我便勉为其难地站在前面了。”

    姜浅尘和苏寒烟二位世家嫡女,身份虽和其他灵女不同,但祭祀前都在河睢宫里学习规矩。

    另外翩若死了,跳天灵舞的灵女便缺了一人,大家心里明白,必定会在苏姜二女中选出一位顶上去,如今姜浅尘自己站了前面,想来也是对翩若的位子势在必得。

    众人幸灾乐祸地看着苏寒烟,想看她有什么反应。

    苏寒烟却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神色如常地站在那里,眼神淡淡地看着前方,姜浅尘的一言一行和众人看笑话般地眼光,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就这样,主殿前的空地上共有十个灵女,前面三排各站了三个,最后一排只有我一个。

    我心里苦笑,想着不去前面出挑,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没想到还是自己一个人在最后面茕茕孑立。

    夏染仍旧站在高处,平玉帝姬并没有露面。

    很快,巫公便带了三个弟子进了河睢宫,众女一起拜下去,齐声喊道:“拜见巫公大人!”

    巫公并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走到夏染站的高台之上,观察着下面的这些灵女。

    夏染赶忙退到一边,站在巫公的后面。

    巫公的三个弟子也跟着上了高台,站在巫公左右两边,也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这些灵女。

    看其他宫人的反应,这三人虽只是弟子,却比夏染这样的女官位份要高。

    巫公斜着眼,对身后的夏染微微点头。

    夏染事宜,对我们说:“各位公主请起。”

    等十位灵女起身之后,巫公在上面仍旧不说话,看到我们下面的站位有些突兀,皱了下眉头。

    巫公的三个弟子中,两个稍微大些的是男弟子,最小的是女弟子。

    那女弟子见自己师父变了脸色,走到巫公身边,轻声问了几句,点点头,便走到台前。

    “还请众位公主嫡女站成两排!”

    小巫女的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冰冷和威严。

    众灵女抬头看上去,发现巫公和他的弟子眼里盯着几个人,正是姜浅尘所站的这一排。

    姜浅尘反应极快,恭敬地带着后面几人对巫公行了一礼,说:“是!”

    等她转头的时候,我又看到了藏在眼底的阴霾。

    我又看了苏寒烟,发现她仍旧面上淡然,看不出喜悲。

    依着小巫女的吩咐,十位灵女便站成两排,冷凝和白容站在最前面,而在我旁边的,是雪狼族的无忧公主。

    巫公这时候又在高台上好好看着十个公主嫡女,众女都把背挺得直直得,生怕巫公看不清自己的面庞,还有命格。

    秋安曾告诉我,河睢宫的灵女能入得人帝法眼自然是好,但最后能不能封后,还要看巫公的推算。

    巫公早前看过众位灵女的话,如今看到活人并没有什么异色,平淡的目光扫过众人,一直到最后的我。

    巫公看到我时,脸色变得极为震撼,一直盯着我,挪不开眼。

    在场之人循着巫公的眼神,都怪异地看着我,众女灵女在场下不免窃窃私语。

    倒是那个小女巫,看我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欣喜和惊奇。

    我原本想躲在后面不引人注目,但真当众人的眼光汇集到我身上时,反而并不心虚,也不害怕,直直地挺起身子,任他们看着。

    夏染忽然轻咳一声,公主和嫡女们才都反应过来,看夏染在善意地提醒巫公在场,不可放肆。

    众女这才安静下来,好好地站着。

    夏染这一咳嗽,巫公也反应过来,但眼里并未回归平静,对着自己的大弟子挥挥手。

    巫公的大弟子神色沉稳,身上挂着一个暗色的包袱,他在里面掏出一个黑陶制成的碗,递到巫公手上。

    那碗通体发乌,没有半点光泽,碗里似乎还有些什么东西,递给巫公的过程中发出叮当的声响。

    巫公接过碗后,用另一只手将碗里的物件抓起。

    我虽站在后面,却看得清楚,巫公的手里是几块骨头。

    巫公随后手一松,那骨头忽然冒出红光,飘在碗口周围,并不掉下去,而且还上下翻动着。

    不仅巫公一人,连带着他的几个弟子,都惊得张大了嘴。

    众女神色也极为震撼,包括夏染在内,只是河睢宫的规矩在那里摆着,所以也都不敢再大惊小怪。

    巫公的眼神甚为凌厉的看着骨头,许久,叹了口气,又看向我。

    我想着自己没做亏心之事,便不闪躲,迎上巫公的眼神。

    没想到巫公却不直视我,而且眼里还带着一些疑惑,在我身上打量着。

    巫公的眼睛打量到我身上的玄月佩之时,神色更为复杂,但我看出有一丝喜色。

    再抬起眼在看我时,他整个人也变得恭敬了许多。

    巫公没再说什么,神色如常地开始给我们讲起宫祭之事。

    有几位灵女神色变得有些失望,先前见到巫公那样看着我,以为他不喜欢我,或者觉得我的命格不适合留在后宫,有可能会赶我出去。

    没想到最后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我,但我隐隐觉得,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

    倒是那个小巫女一直盯着我看,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一日过得还算轻松,巫公让我们早些回去。

    这几日河睢宫里守卫也更加森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有翩若这样的事情发生。

    巫公也在身后看着,所以众女在回去的路上分散开走,并无人搭伴说话。

    秋安在我身边,我问她:“怎么样了?”

    她点点头,说:“已经和幽紫公主的婢女讲了。”

    我让秋安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和幽紫公主的婢女说下青青的事情,让其代为转告,就算青青不在,我也会在河睢宫里与她相互扶持。

    幽紫注意到我,和我笑了一下,看来她已经知晓。

    我并不管幽紫是真心还是假意,因她是青青的三姐,我自会像护着乌真那般护着她。

    回宫之后按着规矩,先沐浴一番,再吃斋饭。

    白天的那个小巫女避开永安殿里另外两房的人,偷偷地溜进了我的院子。

    青凰早有警觉,在小巫女还没到永安殿之时便有所察觉,回来提醒我。因此我一直在房里,隔着窗缝看外面的动静,发现小巫女进了我的院,却不知所为何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