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小芷蔓
    天色有些发暗,但还没有黑下来。

    小巫女避开其他两房的人,蹑手蹑脚地从永安殿前院溜进我的西院,进来之后便不再那般鬼鬼祟祟。

    想来她不想让苏寒烟和冷凝公主知道,她是来找我的。

    小巫女向我房门处走来,我赶忙回到桌子旁坐定,和秋安示意一眼。

    “愔姬公主在么?”

    稚嫩的声音在门外想起。

    秋安上前推开房门,和小巫女行了一礼。

    小巫女几步身形一闪,轻盈地从秋安身边绕过,进了房内。

    “愔姬公主好!”

    她甜甜地打了声招呼,却出乎我意料地向我行了一礼。

    巫公地位极高,他在帝城的地位,就像大巫在蛟族的地位.

    大巫在蛟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些时候还能越过蛟王去。

    巫公在帝城里也一样,即便是平玉帝姬,她的出身已经极为尊贵,但在帝城里的地位,却不及巫公。

    连带着他的弟子在河睢宫内身份不凡,除了帝姬外,其他人并不放在眼里。

    此时小巫女却天真的脸上带着恭敬,见我对她笑意渐起,也不那般拘谨,也笑着看我。

    “愔姬公主,家师请你前往主殿,有要事相商。”

    这个“请”字着实让我心里一惊,即便我坐了两次人帝陛下的轿辇,却仍担不起巫公的这般客气。

    我和秋安收拾下便除了门,远远地跟在小巫女后面。

    夜幕一旦打开,地上万物便会很快都被笼罩在黑暗中。

    路上并没有看见其他巫女,偶尔会经过一些侍卫。

    每当侍卫过来,小巫女便和我又拉远距离,等侍卫离开,再回头,蹦蹦跳跳地跑回我身边。

    那些侍卫看到我无不恭敬地行礼,出乎我意料的是,也会和小巫女行礼。

    这些侍卫的上司,便是人帝的亲信乌北寒。

    我认真地打量起这小巫女,她和三婆一样的年纪,眉眼里都带着学巫术之人的神秘,却比三婆少了些气势,也不像三婆那般慵懒,对外事漠不关心。

    小巫女反而和青青有些许的相像,正是对这个世道充满好奇的时候,血是热的,心也是暖的。

    我见这小巫女神色怪异,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开口,和她白日里的样子截然不同。

    “你多大了?”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看着好笑,便开口问她。

    秋安见她的样子也有些怪异,白日里巫公教导众位灵女的时候,她在一旁帮衬着她的师尊,性子厉害,不像现在这般欲言又止的。

    小巫女看我和说了话,眉头猛地舒展开来,整个人换了一个样子,开始拉着我问长问短。

    和青青的性子还真是像,我记得当年狐王带青青来水宫的时候,最开始也是不敢和我说话,等我主动带她玩的时候,才露出小孩子的本性来。

    和小巫女聊了几句后,我便得知她叫芷蔓,年纪比青青还要小上一岁,从小被巫公收养,巫公对她来说,为师为父。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姐姐,你们蛟族的女子,都是你这般好看么?”

    “……”我都不知道如何该接她的话。

    她自己又想起来什么,继续说:“不对啊,那个白容和你是姐妹,都是出身蛟族,可是她没有你美啊!”

    我差点笑出声,白容姐姐外祖家是玉蛟氏,玉蛟氏出美人,人界皆知。

    再说,就算在这帝城里的女子,白容还能算得上数一数二,但其他佼佼者不少,“好看”这个词,怎么也排不到我头上。

    这小女孩双眸甚为水灵,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应该没有眼疾啊。

    我玩味地看着秋安,没想到她和芷蔓的神情差不多,都是一脸正经。

    “你是认真的么,竟然觉得我好看?”

    “对啊!”芷蔓重重地点头,眼里并没有一丝戏谑的意思。

    我又转头问秋安,逗她说:“我好看么?”

    “好看!”秋安虽笑,却也不像在说瞎话:“公主现今是这帝城里最美的人。”

    “这位姑姑说得很对!”芷蔓又在一旁附和着秋安。

    芷蔓从小跟着巫公,心思单纯,对宫里那些公主嫡女还有女官都是一视同仁。

    我之前也听人说巫公的女弟子性子冷淡,这一路上芷蔓也没怎么理秋安。

    如今秋安说了和她差不多的话,芷蔓不禁细看了秋安几眼,又转头和我说话:“帝城里女子众多,但是我和我的两位师兄都觉得你最好看。”

    果然学习巫术者,以怪人居多,这帝城里有巫公和他的三个弟子,蛟族有大巫和三婆,没一个正常的。

    巫公此时在河睢宫的主殿之内等我,那里是平玉帝姬议事之处。

    如今河睢宫里巫公位份最高,平玉帝姬也时常不在宫内,这正殿便经常被巫公征去用了。

    芷蔓见到巫公在那里等得有些久,跑过去撒娇一般挽住巫公的胳膊。

    因我和秋安在一旁看着,巫公便让芷蔓老实些,但眼里充满宠溺和疼爱。

    芷蔓便懂事地退到一旁,我和秋安和巫公行了一礼,弯腰之时,玄月佩撞在罗裙的玉扣之上,叮当作响。

    巫公也对我行了一礼,嘴上喊着:“参加愔姬公主!”眼睛却盯着我的玄月佩看。

    巫公虽未行大礼,却扔惊了在场的我,秋安,还有芷蔓。

    这巫公对我王族庶女,无异于人帝行礼一样,等于自降了身份。

    我脸上挂着些不自然,对巫公说:“臣女不敢。”

    他虽非人帝,但却担得起我自称“臣女”。

    巫公却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盯着那玉佩。

    “敢问公主,这玉佩从何处而来?”

    整个水族这么多年一直把我和三婆保护起来,待我大一些才肯我出宫,但是现在三婆还不能,大巫向来不许我在外人面前提起三婆。

    我有所隐瞒地对他说:“回巫公的话,此乃一高人所赠。”

    这话也不假,三婆年纪虽小,却确实是位高人。

    巫公不死心,继续追问:“公主,那位高位是谁,现居何处?”

    我心里犯了难,但想着保护三婆,仍旧不食言相告:“那位高人的事,臣女实在不便相告,还望巫公见谅。”

    秋安和芷蔓的脸上一惊,听我这般说,都怕我将巫公惹怒。

    芷蔓担心地看我一眼,又偷偷观察着她师父的脸色,生怕巫公发火,责罚与我。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