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那位高人
    我以下犯上,并不卖巫公的面子,隐瞒了三婆之事。

    殿内瞬时变得安静,芷蔓张着大嘴,仿佛不敢相信我竟然敢不回巫公的问话。

    秋安看我的眼色也变得扑朔迷离,她知道玄月佩是三婆所赠,却不知道为何瞒着巫公而没瞒着他。

    巫公的情绪激动,嘴边的胡须轻微颤抖,眼里开始发红,像极晚间斜挂在天边的红云,虽只是一点铺在西边,却能染红整个人间。

    与其说巫公在忍着怒火,还不如说那是破晓前极为强烈的念想,满满积蓄了很久,等着撕裂黑暗,强扯出光明。

    “老朽知道公主有难言之隐,并不会强求,但只求愔姬公主能告知,那位贵人是否还尚在人世?”

    巫公脸上笑得极为不自然,额头上冒出汗水,映着殿内明珠的荧光,看他的样子似乎极想知道这个答案,又怕吓到我,才勉强挤出个笑。

    “那位高人,她活得很好。”

    巫公这样问,我便放下心来,颔首对他答道。

    我见巫公一直盯着玄月佩看,不知有何深意,想摘下来递给他一看,却又担心,他不再归还。

    芷蔓看出他师父的意思,也似乎知道我担忧,在一旁乖巧地说了一句:“愔姬公主,可不可以把这块玉佩借我看看?”

    我点点头,摘下来玄月佩递给她。

    芷蔓将那白色玉佩放在手心把玩,像模像样地盯了半天,一脸困惑地递给巫公,说道:“师父,你来帮我看看,我有些看不懂。”

    我心里暗道:“好个乖巧的弟子。”

    再看一旁的秋安,她也抿着嘴,露出一丝笑意。

    巫公并不以为然,双手从芷蔓的手里接过玄月佩,仍对我道:“多谢公主大恩!”

    “无妨。”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巫公便转身走向高案,手里捧着玄月佩,敛容屏气地走过去,生怕有一丝响动会惊扰了玄月佩。

    等巫公将玄月佩放在高案上,自己深深拜了下去。

    “芷蔓,过来!”

    巫公头也没回,不容置疑地喊着芷蔓。

    等芷蔓走到跟前,巫公看着玄月佩命令芷蔓:“跪下,行大巫之礼。”

    我听到大巫二字不免惊奇,看两人的架势才明白,巫公所指,应该是学巫之人中比较正式庄重的叩拜之礼。

    只见芷蔓手里摆着奇怪的图案,对着玄月佩叩了三次头,脸上收起小女孩家的天真烂漫,取而代之的是神秘阴森。

    越发得像三婆了!

    等师徒二人都行完礼,巫公又拿起那块玉佩,恭敬地碰过来递到我的手上。

    见他这般,我也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重新挂在自己裙边,再不似平时那般随便。

    巫公这时候笑了,笑容就像清水里溅起的浪花,从哪被岁月烙上痕迹的皱纹里流淌出,漾及满脸。

    这时候外面夜色大好,一轮明月挂在庭院正中之上的天幕上,漫天星辰在一旁忽闪。

    巫公在殿内对着月亮大呼一句:“老天有眼啊,苍天之上的尊者,原来你始终未曾舍弃我们这些人!”

    “师父……”芷蔓脸上满是担心害怕,怯生生地在巫公身后喊了一句。

    巫公慢慢地从明月上收回眼光,神色渐渐变得平常,缓和了许多,不悲,也再不大喜,回头疼惜地看了芷蔓一眼,并没有说话,又看向了我。

    “很好,很好!”

    我并听不懂巫公在说什么,反而有些古怪。

    巫公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对我说:“老夫有些失态,还望公主见谅。”

    他虽一直客客气气,但我不曾忘记帝城的规矩,加上旁边还有秋安的提醒,便恭敬地回巫公一句:“不敢!”

    “公主莫要见怪,这是我们巫人的大喜。”

    他又说起奇怪的话,我越发听不懂。

    巫公又开始像许下承诺一般,对我说:“老夫定当护着公主周全,在帝城里是,出了帝城也是。还有……。”

    “芷蔓,”大巫回头对自己的小弟子喊了一声,芷蔓听话地走到前面。

    “老朽的三弟子,芷蔓,以后在帝城里任凭公主调遣,有她在,没人能欺负了公主。”

    芷蔓被她师父这般安排,脸上并没有一丝地不情愿,仍旧像路上一般,眼里带着欣喜地看着我。

    我赶忙跪下去,自然忘不了帝城里的规矩。

    巫公却大惊失色,赶忙扶我起来,一举一动都有些发抖,似乎极为激动。

    “老朽实在担不起公主这一跪,即便是没这块玉佩,你仍旧是极为尊贵的人!”

    我以为他指的是我蛟族公主的身份,加上又坐了人帝的轿辇,所以格外看重我些,虽然觉着怪,我也不愿去多想。

    “我和芷蔓以后在这宫里不妨以姐妹相称。”我对巫公还有芷蔓说,想让这气氛轻松些。

    巫公惊喜交集,似乎十分不信,看我神色郑重,不像是开玩笑,赶忙对芷蔓说:“还不跪下谢公主大恩!”

    芷蔓脸上也带着喜色,听从巫公的话,便要往下拜。

    我示意秋安一起拦着,扶起芷蔓,又对巫公说:“巫公大恩,臣女会记在心里,只是以后还希望莫在人前照拂我。”

    同样的话,我也对素娘也说过,想到这,我心里一阵难受,素娘的死到现在仍旧没查清楚。

    “好!”

    巫公答应得极为爽快。

    我对着巫公行了一礼,对他说:“那臣女便先告辞了。”

    “好!”巫公赶忙回了我一礼。

    我转身,带着秋安出了殿外。

    这时夜色愈发好了,除了明月高悬,吐纳着天地间的灵气,整个人都要比刚才畅快些。

    “公主!”巫公在在后面叫了我一声。

    我停下身,慢慢地回头,看着巫公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公主,你真的不愿意登上那后位?”

    我心里一阵诧异,后来想到自己和人帝把话说得明白,想来人帝便和这位重臣也当笑话似地提了一句,毕竟,在这人界之内,面对后位凤印而不懂一点心思的女子,很是少见。

    秋安和芷蔓也都盯着我,看我的反应。

    我看着巫公,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这一生,只想活的自在些。”

    “那便是人帝没这个福分了。”

    这话有些大逆不道,也就只有巫公大人能说出口。

    我不想再耽搁下去,转身就走,转身的那一瞬,听到巫公叹了口气,不知道他叹息的是我不想留居帝城,还是我的那句“活得自在些”是奢望。

    “愔姬,以后在这人世里,你想做什么便大胆去做,老朽会尽一切所能的助你,三界之内你想要任何东西,老朽也定当会为你取来,包括天上地下,一切尊贵之物!”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