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相爱相杀
    巫公在身后说得激动,我感觉天上的月亮也抖了几抖。

    我心知巫公的话有些疯魔,若被旁人听去只怕会惹来麻烦。

    巫公位极人臣,自是不怕麻烦,但我只是蛟族的庶女公主,担不起这个罪责。

    因此我没有回头,带着秋安急匆匆往外走。

    “师父,我可不可以去送一送愔姬姐姐?”

    芷蔓小心翼翼地问着巫公,她并没有直接喊住我,想来也知道我此时的心情。

    巫公在身后“嗯”了一声,听语气,他似乎平和了许多,但我仍旧感觉到他紧盯着我的目光。

    “多谢师父!”

    芷蔓蹦跳着出来,几步就窜到我的身边,站在和秋安相反的一侧,挽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等出了主殿的大门,我们仨人走在回永安殿的路上。

    这时候起了点小风,还能听见主殿院内树叶随风婆娑舞起而发出的声音。

    宫里长路之上并没有大树,秋安告诉过过我,是为了宫里的安危着想,树大叶繁,难免不会有心肠歹毒之人隐藏在上面。

    素娘也曾和我说过这宫里的规矩,我心知不假,不然那日云书不可能躲避追杀才逃到我宫里。

    “愔姬姐姐,我师父他不是有意的!”

    芷蔓打破了沉浸在夜色里的尴尬,先开了口。

    我借着长明灯看着芷蔓,见她稚嫩的小脸上,带着认真,俨乎其然的对我说。

    “我知道!”

    芷蔓也不再说话,回去的路上也不避讳那些侍卫,挽着我的胳膊,一直把我送到永安殿门口,便回去了。

    秋安想把灯笼给芷蔓,让她回去照着路上,芷蔓却跑得飞快,头也不回得喊了声:“不用啦!”

    我和秋安相视一眼,进了永安殿,发现白容和平卉已经西院的门口等着我。

    “姐姐!”我赶忙迎上前去。

    夜凉如水,却凉不过白容眼里的冰霜。

    “妹妹,你去哪里了?”她虽然带着笑,却让我觉得十分别扭。

    自从进了帝城后,白容姐姐变得有些敏感,我知道她意在后位,却不想因此断了我与她的姐妹情分。

    “巫公找我,我去了河睢宫的主殿。”

    帝城中人多眼杂,芷蔓和我走在一起,只怕瞒不过白容,且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白容的眉头微微皱起,脸上的冰霜加重了一层。

    我赶忙解释:“巫公大人找我去问了些关于翩若之死的事,以及青青那日是否真的在我这里。”

    最近宫里发生的事情在我脑子理飞速过了一遍,为了让白容相信,我将这两个事情关联在一起。

    但说出口我便有些后悔,因为青青那日手里虽拿着佛草绫,帝城里却仍有人在怀疑她。

    好在这两句话打消了白容的疑心,一抹笑容挂在脸上,碎了寒冰。

    “今日巫公大人似乎对你另眼相看,想来以后的日子,巫公大人会对你好些,妹妹可要照拂下姐姐。”

    白容带着戏谑的语气打趣我,但话里话外仍旧听得出一层深意。

    我不免有些头疼,劝说她:“姐姐可别多心,巫公大人只是知道我有佛草绫,我刚才也和他说了,人帝之所以赐予我,是因为我是蛟族公主的身份。”

    白容这时候拉起我的手,动容地对我说:“妹妹说的哪里话,你我姐妹,我怎么会多心,姐姐只是随便问问。”

    她把心中的困惑问完后,便不再肯停留,带着平卉顶着夜色便出了永安殿。

    我感觉自己身上心里都很乏累,有些站不稳。

    秋安叹了口气,扶着我,和我一起进到房里。走到桌边的木椅上,我整个人有气无力地瘫在上面。

    秋安什么也没说,眼里映着夜明珠的亮光,倒了杯水给我。

    也不知道,我和白容还能有多久的姐妹情深。

    斋戒第二日,巫公让芷蔓发给十位灵女一人一本书册,封面上没有字,里面也只有薄薄的几页,写着祭祀当日的禁忌。

    以前夏染和秋安也分别说了一些规矩,虽只是口头相传,却已十分繁杂,如今又多了这么一本印成书册的规矩。

    一个宫祭而已,这么多的规矩,岂不是要学的头痛!

    芷蔓将那书册发到我手上之时,我看她的笑脸像极峭壁上的鹭鸶草,经历过严冬酷暑,终于开了花。

    巫公令一众灵女齐声诵读,他眼角的余光却总看我这里。

    我心里不再如昨日那般平日,昨日心里无所顾及,自然敢迎着那目光看回去。

    白容心细如尘,我在帝城里所受的任何一点恩泽她都很敏感。

    所以我在巫公的目光之下,只顾低头看着书册,用不高不低的语调与其他灵女齐声诵读。

    “一忌意不虔诚,一忌仪度错乱。”

    “一忌器玉不洁,一忌生气争执。”

    “一忌衣冠不洁,一忌闲谈外事。”

    “一忌喜笑无常,一忌尊卑无序。”

    “一忌投犬顿器,一忌刀勺声响。”

    “一忌内祭未毕,不洁出屋。”

    “一忌外祭未毕,不洁入屋。”

    巫公精明睿智,见我的样子,顿时明白我心中所想,不再往我这里看。

    芷蔓和她的两位师兄倒是偶尔会向我这里扫几眼,但并不会直盯着我太久。

    如此这般,我心里变得十分坦然。

    只读了半个时辰,巫公便下令,让众灵女休息。

    夏染眼里闪过异色,但还是照做。

    河睢宫里之前的教习,午前是要上够两个时辰的,不论天气多闷热,灵女们也都会一直站着。

    素娘还在世时,因体谅我身为蛟女受不得热,一个时辰便会让众女休息一会,所以大家都会感念素娘的好。

    如今巫公大人半个时辰便让众人休息,众位灵女自然觉得他心存仁厚。

    幽紫对和她同住长生殿的洛灵感叹道:“巫公大人这般体恤我们,他真是个大好人。”

    洛灵只淡淡地“嗯”了声,不再答话。

    幽紫看了眼洛灵,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也不再言语,转头看到我,便点头示意,笑了一下。

    山猫族和白虎族一直不和,从前洛灵和乌真在河睢宫里少不得总是明争暗斗,却谁也没起过坏心肠。

    乌真走后,洛灵的身影在宫里越发的孤单,终日沉默寡言,和谁也不多说话。

    宫里的女子只当乌真死了,秋安告诉我,因乌真不曾与人交恶,众灵女闻其“死”讯大都落泪,洛灵哭得最惨,足有两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