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是敬康!
    这一天并不炎热,但因为巫公的宽厚,众位灵女退到墙边或者树荫之下。

    “妹妹!”

    我正盯着洛灵出身,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

    来人端庄大气,月貌花容,一双美目流盼左右,衣着素净不失华丽,凤仪之气不输白容姐姐。

    来人正是丹凰,我心里赞叹她的气度,也隐约为白容担心。

    “青鸟现在怎么样了?”她在我耳畔轻声问道。

    我这才想起她当日嘱托,说等青鸟好了以后,去祥鸾殿通报她一声。而最近接连有怪事发生,我便忘了这茬。

    丹凰看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并没生气,只是微微一笑,等我的回答。

    “青鸟现在变成青凰了!”我用比她更低的声音回答。

    丹凰听我这般说,先是怔了一下,继而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转瞬又睁大双眼,里面浮现汹涌的喜色,像知道什么一般,伸手握住我的胳膊。

    我知道她还有话没说完,但还是提醒她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合提到青凰。

    丹凰心里极为欢喜,虽然听了我的话,并不再问,却止不住地笑出声来。

    院内的女子虽在休息,但因为巫公在场,都在一旁小声地说着话,所以当丹凰的笑声在院内想起的时候,便显得特别突兀。

    丹凰发现在场之人都在看着她,赶忙住了嘴,脸上一团红霞飞起,嘴角上扬,看我的眼里藏着甚为浓烈的笑意。

    我见丹凰这般关心青凰,不免心里高兴,面上也有了喜色。

    巫公寻笑声看过来,却没看丹凰,反而盯着我,眼里带着暖意。

    我顺着巫公的目光也看过去,发现来自神农氏的姜浅尘拿着那本印上宫祭规矩书册,虚心地向巫公讨教,看她脸上认真的表情,俨然一副灵分好学,乖巧懂事的样子。

    宫里一直拿两位世家嫡女相比,提到姜浅尘如此好学,我又看了眼她旁边的苏寒烟。

    苏寒烟并不像姜浅尘那样缠着大巫,而是自己手握着那本书册,靠在树下安心看着。

    她看书的样子甚为迷人,读到不懂的地方,便会蹙其细长的弯眉,抬头看天,暗暗思量着,等想通了才将眉头展开。

    后面苏寒烟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

    站得离高台近的还有冷凝还有白容。

    冷凝本就贪玩犯懒,听到巫公说可以歇息后,便随便地坐在树下玄着的秋千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自己侍女说话。

    她的侍女可能觉得不妥,对冷凝劝说着什么,冷凝却一脸不在乎的傻笑,仍旧那般随意。

    白容在一旁也安心坐着,和苏寒一般看着书册,神情十分专注。

    我本以为她是真的爱看书,没想到她发现我在偷看她后,目光撇过来,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白容突然坐了个鬼脸,我被逗得笑出声来,引来旁人一阵侧目。

    巫公被姜浅尘问得有些恼火,但又不好发作,叫过来自己的大弟子,让他回答姜浅尘,自己转身进了殿内。

    巫公的那个大弟子原本正偷偷看着苏寒烟,被自己师父一叫,这才回过神来,垂着眼,不敢看巫公大人。

    “愔姬姐姐,你们在笑什么啊,这么开心?”

    等巫公走后,芷蔓快步走过来,扬着小脑袋问我。

    丹凰见到芷蔓这小丫头平日里那么泼辣,对我却这般客气,不免诧异。

    “晚间我去找你!”

    丹凰和我笑了一下,说了这句话后便离开,不管芷蔓有没有注意她,也不管我有没有答应。

    芷蔓仍旧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对她笑着说:“自然是念着巫公大人的恩德,大家高兴才笑的。”

    “我师父自然是极好的人了!”听我夸巫公,芷蔓不免有些得意,笑意在眼里藏不住,便蔓延到整张俊美的小脸上。

    我仍旧带着笑看她,芷蔓有些反应过来,觉得我在骗她,赌气地“哼”了一声,开始不信我的说辞。

    但毕竟是小女孩,脸色变得极快,还没等我说点什么来哄她,她自己叹了口气,幽幽地对我说:“愔姬姐姐你知道吗,我师父他,只对我和你好。”

    我笑着点点头,看这小鬼不生气,心里便松了口气。

    芷蔓见我信了她的话,脸上的阴霾消散不见,拉着我陪她说话。

    我觉得这小姑娘可爱,心里有些像对青青一样,越来越喜欢她,嘴上和她说这话,眼睛却四下看去,却在门口的侍卫里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敬康!

    自打河睢宫里下了宫祭的旨意,除了一些特殊的侍卫,还有巫公师徒外,便不许其他男子进出河睢宫。

    我之前特地在河睢宫的侍卫里仔细辨认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敬康的影子。

    乌北寒是这些侍卫的统领,能不能进河睢宫我不知道,但他是人帝的近卫,这几天没看到,也算正常。

    我看到敬康的身影出现在河睢宫,不免心里一喜,也顾不上此事是否蹊跷,便直看着他,偷偷对他笑了一下。

    却不知哪里又惹到敬康,他并不看我,偶尔眼神扫过来,我只觉得一片冰冷。

    敬康看我的眼神里,除了冰冷,还有些厌烦,但也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我心里一沉,不知是何缘故,前几日因我搭救乌真一事,他还说了那些关心我的话,今日怎么就变得这般冷漠。

    “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

    芷蔓在一旁见我走神,叫了我一声,见我不应,又叫了一声。

    我反应过来,看到芷蔓关切的脸,掩饰住内的烦乱,对她笑了一下。

    “怎么了,愔姬姐姐?”

    秋安在一旁看我脸色不对,上前帮我解围:“公主可是累了?”

    我看了眼秋安一眼,还没答话,芷蔓却似有所思地点点头:“师父和我说过,姐姐你们蛟族人受不得热的,所以他半个时辰就让你们休息一次。”

    “不行,我得去找师父,让她许你回永安殿歇着。”

    我赶忙拉回芷蔓,知道她关心我,我却不想惹那么多麻烦,便和她解释一番,说我没事。

    芷蔓半信半疑地盯我看了半天,这才勉强作罢。

    等我再睁开眼,发现门口是新的侍卫,早不见了敬康的影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