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两心相疑
    午间十位灵女在河睢宫内的主殿内用了膳,这样也免去帝姬身边女官各殿奔走劳累。

    巫公并不留在河睢宫,而是带着自己的弟子去朝安宫内用膳,走前到我们灵女用膳的厅堂来看了一眼。

    姜浅尘坐在最末的位子,在角落里摆出一副不争不抢的样子,十分大度懂事。

    冷凝本来想坐的靠前一点,但是因为腿脚慢了几步,只得无奈坐到姜浅尘旁边,本就心里带着火气,看到旁边的姜浅尘这般绵里藏针,不免火大,吃饭的时候,故意抢着夹走她面前的菜肴。

    姜浅尘因巫公还未走,也不好伸出长袖去夹远处的菜,只能忍气吞声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偶尔趁冷凝没注意夹一些菜。

    她的面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旁人很难察觉到她眼底的含义寒意。

    按这宫里对女子的规矩,姜浅尘倒十分合乎礼仪,食不多言坐北朝南。食者靠前,尊卑有序,不争不抢,细嚼慢咽,倒是都合乎规矩。

    这一切都被巫公大人看在眼里,他却并不言语,出门之前看了我一眼,对我点点头,带着自己弟子离去。

    芷蔓跟着自己师父出门前,对我做个鬼脸,挥挥手,表示午后再见。

    巫公大人出了膳厅后,在场的女子无不松了口气。

    姜浅尘这时候抬起头,狠狠地剜了冷凝一眼。

    冷凝一向胆大,嘴角扬起个娇小的弧度,并不理会姜浅尘。

    姜浅尘被气得起了火,但很快自行压制下去,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换了个位子坐过去,再也不理冷凝。

    冷凝在一旁只顾吃着自己的饭,并不理会姜浅尘阴毒甚至有些带着威胁的眼神。

    天和殿离的三人分别是姜浅尘,白容还有雪狼族无忧公主,白容和姜浅尘的共同之处便是都有颗七窍玲珑之心,颇通人情世故。

    无忧公主虽然也冰雪聪明,但性子极为冷淡,在这宫里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剩下的十位灵女中,也就只有她比我更不愿意坐上拿后位。

    这点,可能和乌真有些像吧,但乌真不留帝城是因为云书,也不知道这位雪狼族的公主有什么旁的心事。

    姜浅尘转动眼珠,脸上露出嫣然一笑,走到无忧身边,对她和声说道:“无忧妹妹,可否和姐姐换一下位子?”

    姜浅尘为了颜面,后面还准备了几句解释的说辞,不知是说给无忧听的,还是怕众人鄙夷,说给众人听的。

    无忧和姜浅尘点头,眉眼里的一江碧水并没有起任何的波澜,只是淡淡地说了声“好!”

    之后便再不听姜浅尘后面的那些侃侃之言,翩然地起身,坐到冷凝的身边去。

    冷凝并不厌恶无忧,见身边坐着的不是姜浅尘,心里畅快多了,也不再挑食为难别人。

    我念及刚才敬康的事情,再不吃下旁的东西,桌上菜肴虽好,却没有一点胃口。

    白容坐的地方离我我不远,我起身和她说了声:“姐姐,我先回永安殿去了。”

    “愔儿,你吃得这么少,可是身体不舒服?”白容关切地问。

    白容此言一出,其他女子的目光全都像我看来。

    我对白容摇摇头,解释说:“只是有点累,先回去歇着了。”

    白容点点头,嘱咐秋安说:“帮我好好照顾愔姬公主。”

    秋安恭敬地回了声“是”,便扶着我往外走。

    冷凝和苏寒烟一直看着我,不知是关心我,还是以为我在装病。

    无忧对宫里女子之间含酸捏醋的事情颇为不屑,此时也没心思吃饭,站起身唤了自己的婢女,也不理膳厅内的其他公主嫡女,和我一前一后出了门。

    我虽欣赏无忧,但在河睢宫里与她走动不多,因此也说不上熟识。

    等我二人都出了河睢宫主殿的大门,相互行礼后,便告辞回自己的殿去,我住的永安殿与她的天和殿并不在同一个方向上。

    等我回了永安殿,发现敬康已经在我的西院内等候,眉头紧锁,似乎还带着些怒气。

    外面守卫森严,也不知他是如何进来的。

    秋安在一旁露出惊色,但很快镇定下来,我看她一眼,她会意,对我说:“公主,我先回去吃饭了。”

    刚才在河睢宫主殿,只是我们公主用膳,并没有那些婢女的饭食,我之所以这么早回来,也有为秋安考虑的原因在里面。

    秋安转身回来自己的房去,这殿内只剩了我和敬康两人。

    我知道我与他之间又起了误会,但不知是何事的缘故。

    敬康见我不说话,以为是我心虚,便冷声质问我:“你为何容不下她,她是娇纵了些,也有些坏心肠,但总罪不至死吧?”

    “翩若?”

    我听敬康话里所指,应该便是翩若不假了,她虽不是我动手所杀,但敬康好歹也算仙界之人,怎么会对一个灵族公主的死耿耿于怀。

    敬康的脸憋得通红,双眼怒目圆睁地看着我,仿佛我便是那罪大恶极的凶手一般,但仿佛还在等我的解释。

    我不免有些头痛,自打进帝城的第一日起,我便终日忙着洗脱自己的冤屈,前有素娘之死,后有白容疑心我和她争宠,如今又有敬康的怀疑。

    “我虽不喜欢翩若,但总不至于去害她啊!”我没好气地对敬康辩解。

    敬康却一脸的不相信,眼睛里虽是那熊熊怒火,我却觉得有高山上的冰霜阻挡在我俩之间。

    “素娘的死是和翩若脱不开关系,你,狐族女储君,还有乌真进锁灵地牢之事,都和翩若她脱不开关系,但你为何擅自去杀了她?”

    “……”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除了你,还会有别人么?”

    自小大巫便教导我们三个“正身直行,众邪自息”,不是自己做的,完全没必要理会别人所说。

    但如今敬康怪罪于我,我虽身正,却也怕影子歪斜。

    “你就那般不相信我么?”

    我有些灰心地反问敬康一句,敬康忽然被我问住,眼里闪过疑惑之色。

    这时门口传了一声响动,我和敬康均是一惊。

    我转身看着大门处,敬康在我身后叹息了一声,忽然纵身一跃,从高高的宫墙之上跳了出去。

    我知道那宫墙高大,也知道帝城结界厉害,却没想到敬康在这河睢宫里还能有这般本事,并且一直没被人发现。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