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补翩若之位
    丹凰走后,青凰又有些乏累,抖抖翅膀便飞回了内屋。

    我送丹凰回来,发现秋安又来到我的门口,看着我,似乎在我的脸上探寻着什么。

    “公主可是累了,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秋安见我不说话,也没别的吩咐,便劝我回房。

    我点点头,但心里有些放心不下,对秋安说:“你先回去歇息,这半日你也累了,等午后教习前叫醒我便可。”

    秋安说了声“是”后便转身又重新回了自己的房。

    我在自己的房内靠窗站着,眼睛从缝里向院内的古树还有宫墙上时不时地看着,却并没有什么发现。

    想来敬康早就离去,也罢,只要他没被人发现便好。

    午间我并没有歇息,躺在床上念起帝城之外的日子,心里觉得有些烦闷,想早些出去,好好看一看那不是四四方方的天。

    秋安来叫我起来的时候,我已准备好,但看看时辰,发现还有些早,便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之上,晒会太阳。

    永安殿其他两院的公主嫡女已经收拾好,携着婢女赶到河睢宫主殿那儿去,我闭着眼细听那脚步声的不同,从细微的快慢之别处区分哪个是苏寒烟,哪个是冷凝。

    “我们也走吧!”

    等她们的脚步渐远,我也准备起身,对着秋安说了一句。

    这次我虽不愿先到那里抢着做出挑之人,但是也不想同上次一般,最后到那里,成为众矢之的。

    秋安手疾眼快地过来扶我,她知我心思,不论我什么决定,她都肯与我同心同德。

    我和秋安也加快着脚步向主殿赶过去,去得不早不晚,还没到门口,老远看着芷蔓站在那儿等我,见我过来,便对我甜美地笑笑,犹如嫩白的九里香,闪着大日头的光芒。

    芷蔓并没有等我到跟前,也没有迎上来,看到我安然过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便闪身先我一步进了主殿院内。

    午后在殿内,巫公先是考了众位灵女午前背的那本书册之内关于宫祭的禁忌之事。

    众灵女无不对答如流,但唯独我回答之时,巫公的脸上是带着笑的。

    接下来的空闲便是学习宫祭的礼仪,因为众灵女天资非凡,学得很快,巫公大人很早就让众女回自己住处休息。

    我回永安殿后,便早早吃了晚膳,这几日吃这些斋饭,习惯了竟然开始觉得可口。

    秋安备好热水,我也不磨蹭,清浴一番后便穿衣坐在房前的回廊上,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双眼向宫墙之上还有门口来回看着。

    偶尔院内起了小风,头发干得快些,身上却渐渐觉得发冷。

    秋安拿了件披风过来披在我的肩上,对我说:“夜里风凉,公主还是早些歇息吧!”

    月上庭院正中,挂在古树之上,青凰仍旧在树上呆着,不肯下来,也难得这般安静。

    “你先去睡吧,我在呆会,看会帝城之内的月亮!”我对着秋安说。

    秋安没在说话,垂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歇下。

    那一日在清水河边的山上,敬康曾评说天上的月亮。

    “瑶池仙境里看过,黄泉碧落里也看过,如今在人世里没虚幻飘渺,看着月亮,觉得自己有血有肉的活了一回。”

    水宫里的月亮好看,清水河边的月亮好看,其实这帝城内的月亮也好看。

    等了很久,却仍旧无人来,我心里有些失望,回屋躺下,手里握着那支乌黧。

    一夜寂静,帝城上空再无笛声。

    接下来的几日如常,巫公很快大致教了一遍宫祭的礼仪,他嘱咐我们:“还望公主回去勤加练习,到时候众位地祇祭时,给各族光耀没门。”

    这段时间一直未曾见到过敬康,也不知他是否查明真相,消除对我的误会。

    宫祭学完,便由平玉帝姬带众人练习天灵舞。

    平玉帝姬消失了几日,等到巫公教习完宫祭,又回了河睢宫。

    天灵舞属于宫祭的一部分,按规矩还是巫公主事,但巫公大人却全权交给帝姬,自己并未插手,给平玉帝姬留足颜面。

    但人帝陛下的旨意摆在那里,所以巫公大人还是偶尔会来河睢宫内走一遭。

    平玉帝姬请了宫里的司乐和司舞的女官一起来指导众灵女练习宫祭之舞,她自己也会,但因为在场中领舞,并不能时刻观察到众女长进。

    秋安曾告诉我,平玉帝姬舞艺超群,只是除了宫祭这等大事之外,从不在人前舞,她真正的本事,绝不比白容公主差。

    天灵舞不仅对众女的舞技有要求,还讲究一个心齐。

    起舞之时,帝姬理所当然居正中位,手需稳稳持着重香。

    需要选出两位灵女,紧挨着帝姬,跳起凤鸟天翟的舞形步法,袖舞青带,寓意将给人帝带来吉祥安康。

    当日人帝设宴之时,平玉帝姬和司舞司乐的女官们见识过众灵女才艺,选出了白容和无忧公主。

    按照规矩,最外层的七位女子需要依照魁杓七星的走位练习步法,而且无论所选灵女来自哪个灵族,额间都需要画上兽女灵纹,此乃百兽率舞,以求人间五谷丰登。

    司乐和司舞的女官在帝姬的主持下,悉心教导众位灵女,虽然同属人界,但帝城里的很多职位与我们蛟族的叫法不一。

    比如这司乐司舞的女官,我们蛟族直接成为乐师舞师。再比如我们蛟族所称的大巫,在帝城里便称为巫公大人。

    姜浅尘与苏寒烟依着规矩是不需参加天灵舞的教习的,但是翩若丧命,七女的魁杓七星舞阵便缺少一人。

    姜浅尘近来一直在灵女中颇为出挑,她为此事准备良久,对地祇祭的九女当中空出的那个位子也是志在必得,所以帝姬在两人中不假思索地便挑中了她。

    其实翩若的那个位子绝不仅仅是苏姜二位姑娘相争,还在巫公大人教导众女学习宫祭的那几日,朝安宫那面便传来消息,百里家的女儿也想参加地祇祭,被人帝回绝。

    如此一来,百里家便成了帝城内外的笑柄,河睢宫的众女在耻笑之余,心里都明白,人帝之前许百丽榕一个女儿家参加山川祭,已是莫大的恩赐,但这已经无法满足百里家的野心。

    我记得当时冷凝在众女面前提起这事时,大家都只是笑话百里家白日做梦,只有姜浅尘眼里闪过一丝阴毒。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