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兽女争位
    “多谢平玉帝姬!”

    姜浅尘带着笑意,从场外越过众人站到了原本翩若的位子上,眼里甚为得意,从苏寒烟旁边经过的时候,还耀武扬威地看了她一眼。

    苏寒烟却并不为所动,眼里烟波飘渺,只是淡淡的回看姜浅尘一眼,似乎丝毫没放在心里。

    即便如此,姜浅尘仍旧心里一惊,脸上喜色消散,眼里闪过一丝惧意。

    姜浅尘有些忐忑地进了七女兽舞之阵,又细看周围几个女子,眼里带着不甘心,直看着白容和无忧公主的凤鸟站位。

    苏寒烟只在一边淡淡看着,看着司乐和司舞,心里默默记下什么,也不出声。偶尔帮那些女官搬抬一些器乐之物。

    院内无事可做的女官和婢女不少,却没人上前帮苏寒烟一把,倒不是不喜欢苏寒烟这位嫡女,恰恰相反,这是为了成全这位和善之人。

    苏寒烟在宫里名声甚好,姜浅尘也好,但稍微明眼一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待人处事不如苏寒烟看起来更诚恳些,不知为什么帝姬选了苏寒烟。

    帝姬看苏寒烟那般淡然的样子,脸上露出赞赏,却没觉得有半点不妥,仿佛让姜浅尘进了七女之列,并没有亏待苏寒烟一般。

    姜浅尘这时候察觉众人面上的神色之后,没了刚才的喜悦。

    兽舞七女中千木和洛灵擅长百兽率舞这般刚柔并济的步法,姜浅尘只是出身人臣之家的凡女,相较起来却并不逊色,想来也是从小勤加练习。

    场中的平玉帝姬没想到姜女还有这般本事,不禁多看了姜浅尘几眼。

    冷凝这回又站到姜浅尘身边,见平玉帝姬赏识姜浅尘,心里隐隐有些不自在,举手投足间效仿洛灵公主,多用了些力,却没想到相较姜浅尘比,动作愈发生硬。

    旁边的司舞司月见冷凝有些跟不上步伐,便好心提醒几句,。

    平玉帝姬在一旁也看到七女之中,略有不协调的冷凝,清冷的眼里流露出不满的神色。

    在帝城里许久没活动筋骨,所以这一日甚为乏累。

    姜浅尘因表现的额外出挑些,受到了帝姬夸奖,她面上虽没表现的太过欢喜,眼睛却有深意的撇了眼白容和无忧,似在对平玉帝姬暗示:“以我的天资,若在凤鸟之位,一定可以更好!”

    白容看姜浅尘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云淡风轻的微笑,像极水宫内的暗涌,看着平静,实际暗藏波涛。

    “浅尘姑娘跳的这般好,帝姬不如允了,让我俩换个位置。”

    无忧公主正好不喜欢出风头,见姜浅尘自己也有替位的心思,便做了个顺水人情。

    姜浅尘正有此意,听无忧肯主动让贤,眉眼里再遮不住欣喜得意之色,嘴里赶忙说:“多谢无忧妹妹,多谢平玉帝…”

    最后一个“姬”字没说出口,姜浅尘看到帝姬脸上的冰霜更浓,便止住了口,心生惧意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平玉帝姬又看了眼无忧公主,劝诫她说:“众位灵女作此舞时应该在什么位上,本宫自由安排。”

    无忧略带着腼腆地说了声“是!”

    平玉帝姬见她拘谨,看的眼神里又有了春意,说话也变得柔和:“无忧舞技超凡,实在无需妄自菲薄,安心在凤鸟之位上跳你自己的。”

    虽明着是对无忧说的,但话里话外无不在提醒姜浅尘要安守本分。

    无忧和白容自然也受了平玉帝姬夸奖,除此之外,七女中的洛灵和乔木也因跳的出色,被赞赏一番。

    苏寒烟一直在场外站着,那剩下的几个灵女虽没被平玉帝姬点名斥责,却也都心有不甘。

    “其余的几名公主,回去要好好练习,不要脱了大伙的后腿,若是在宫祭当时出丑,丢了人帝兄长和帝城的脸面,那别怪我到时候不念同住河睢宫地情分!”

    没被点名的女子面面相觑,而被点名夸赞的那几个也无不心惊,只有姜浅尘脸上挂着笑。

    因这一日故意跳的差些,我隐藏了些许锋芒,也位列被帝姬提醒的众灵女中的一个。

    我知道舞技不好的,想跳的出挑些是难如登天。但舞技好的想跳得差些,也是不易,但我自小习惯了隐藏实力,衬托白容,所以倒也还自在。

    白容见我被帝姬训斥,宽慰似的对我一笑,让我别放心上。

    我对她点点头,反过来劝她宽心。

    帝姬指导完众人,便带着夏染等女官离去,经过我身边之时,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惊,莫不是巫公大人照拂于我的事被她知晓了?

    若真是如此,倒也不算糟糕,我心里忽然又浮现起两个人的名字。

    春晓,素娘。

    她俩曾见过我的超群舞技,但我怕她俩都曾告诉平玉帝姬,春晓告知帝姬自然是为了害我,说我心机颇深,而素娘若是说了,应该是为了提携我。

    提及素娘,我又忘记之前和敬康之间的赌气,想找他说个明白,也许他知道关于翩若的一些东西。

    这晚上敬康终于来找我,翻过那高高的宫墙便进来我的小院,无声无息地站在我门口。

    我透过外面的月光,发现了熟悉的身影,知道是他,便开门让他进来。

    等我开了灯,发现青凰也早已醒过来,警觉地站在我那张小桌上,眼里透着精光,直盯着敬康看。

    敬康扫了眼青凰,也没放在心上。

    “我今日来,就是想找你问个明白。”

    “嗯?”

    “翩若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你不信我?”

    敬康如此问我,我的心里升起一道凉意,有些心灰的问他。

    “我……你……总要有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吧。”

    他见我的话里有了冷意,面上有些慌张,嘴里开始结巴。

    一股无名之火从我胸膛里噌地一下起来,我的脸也变得滚烫,看着敬康,带着恼火地说:“证据?”

    “要证据是吧?好,我没有证据,翩若就是我杀的,你去,你去告诉人帝,让他派乌北寒来抓我,实在不行,你回仙界,告诉仙帝,让我派几道雷劫在我身上,总可以了吧?”

    我身体越来越热,青凰一直盯着我,似乎怕我出事,听我赌气地说道仙帝,青凰一跃便飞了过来,落到我的肩上,

    弓着身子,剑拔弩张地和敬康对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