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传狐族家书
    我赌气和敬康吵了几句,房内的气氛便得极为沉重,青凰自然和我同心,怒视着敬康。

    “愔儿,你别这么无理取闹!”

    敬康很少叫我愔儿,如今脸上神情复杂,带着无奈和暴躁。

    我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怀疑我,或者只是苦于找不到答案而烦躁。

    听他叫的那声“愔儿”,我心里起了暖意,但后面又说我无理取闹,我火气又变得更盛。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

    我本来是让想他先回去,等查明真相之后再来,我们如今僵持在这里,也不是解决困扰的办法。

    谁曾想,话到了嘴边,便又变成这般赌气的话,我说完后调转身子,再不理敬康。

    敬康在我身后站了一会,呼吸凝重,在这昏暗的房内,我的后背仍旧感到他星目含威,针扎一样的射在我的背影里。

    他许久不说话,想上前,但终究还是没动,最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推门的那一瞬,他说了一句:“愔儿,我们之间不应是这样!”

    那门“嘎吱”一声被打开,又“嘎吱”一声,关上,敬康虽然放低手上的力气,但还是能感到他走的颇为气氛和不甘。

    等他出门,我赶忙追到门口,却并没有出去,只从门缝里看他疾步远去的背影。

    “青凰,他不信我。”

    屋内除了我和青凰再无旁人,我看着青凰,忍着哭意说了一句,心里的酸楚一个劲地往上涌。

    青凰双翅张开,轻柔地拂去我脸上的眼泪,我透着昏暗的夜色,透着朦胧的泪眼,看到青凰看我的眼里满是疼爱。

    这种疼爱怪异,却让我颇为动容,就像水宫里常年呆在九层水塔之下的三婆,比我小几岁,却总和长辈一般关心或者劝解我。

    外面传来一阵声响,似是有人进来,我赶忙擦干眼睛,整理好妆容。

    “公主,长生殿的狐族公主幽紫说有事来找你。”

    秋安站在门口,话说得极为平缓,给足我整理房内的时间。

    我推开门,看到幽紫顶着月色站在我西房的小院内,神色十分焦急。对着我喊了声“愔姬妹妹,实在对不住,这么晚还来麻烦你。”

    秋安在一旁,见我出来,行了一礼。

    我曾和青青说过,她不在帝城的时日,我会照顾好她幽紫。

    青青当时虽是感动,但有些不以为然,对我说:“姐姐你有这份心自然最好,但在帝城里你还是得保全你自己,我那个三姐比你思量周全些,只怕不需要你照顾。”

    秋安引着幽紫进了我的房内,将放着夜明珠的灯罩内,遮挡光芒的板子拿了出来,顿时房内亮如白昼。

    幽紫进房之后也不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看了秋安一眼,示意她先出去。

    秋安垂着眼,听我吩咐和幽紫公主行了一礼,便向门外走去。但她似乎在担心什么,出门前看了我好几眼。

    等秋安走后,幽紫松了口气,看着我问:“妹妹是否有只可以传信的灵鸟?”

    我心里一惊,这宫里女眷中除了我和秋安,也就丹凰,白容还有已经回了狐族的青青对青凰比较熟悉。

    那次我被春晓毒打之时,青鸟还未曾蜕化,叼着玄月佩在众人面前现身过一次,但我为曾透露过青鸟可以传信。ke’yi’c

    “青青告诉你的?”我心里有些起疑,便问起幽紫。

    幽紫眼神有些躲闪,含糊地“嗯”了声,忽然又问我,眼里恳切地问:“妹妹,可否让那只鸟儿帮我传信给狐族?”

    我心里觉得不慎稳妥,有些迟疑,幽紫见我思量颇多,又和我解释道:“我有些想家,想写一封书信回去,前段时间青青说走就走,也不知道她是否安然地回了狐族,还望妹妹成全。”

    幽紫提到的“青青”便是我的软肋,我知道青青和我过从甚密,幽紫作为她的亲姐姐却没我和青青在一起的时间多。

    我心里有些自责,想着众灵女能不能留在帝城,满了三月之期后,都要回母族一次。

    未中选者自此留在母族,另行婚配。

    而被人帝陛下选中以后,虽余生可以在帝城的高墙之内度过,但是也需要回母族,按着公主的礼仪嫁入帝城。

    幽紫虽是青青三姐,但也是从小在狐族长大,未曾出过远门,难免想家。

    我便一口答应,喊了青凰一声。

    之前每有外人来,青凰都在房内好好呆着,以免被人发现,除非我喊它现身。

    却不知为何,这次我喊了青凰好几声,它才不情愿地飞出来,落在我的肩上,眼睛扫了幽紫一眼,之后把头扭过去,再不看她。

    幽紫丝毫没在意青凰的冷淡,短促而娇弱地呼了一口气,眼睛像生根似地钉在青凰身上,似是不敢相信,青凰身上的灵气如此纯净充沛。

    “幽紫姐姐?”我见她整个人都呆住,便唤了她一声。

    她回过神来,脸上有些不自然,对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和她讲了青凰传信的法门,可以隔空送去幻象,也可靠它传递神识。

    幽紫听得瞠目结舌,看着青凰的眼里,更加的不可置信。

    “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准备好了。”

    幽紫反应过来后,从袖子里拿出张已经写好家书的字条,伸手递给我。

    我接过那字条,打算藏于青凰身上。

    这时候青凰却起了脾气,往后退着步,不肯让我碰到。

    我有些着急,眼里起了怒气,青凰虽害怕,但仍旧不愿上前来。

    幽紫在一旁看着,脸上除了焦急,还有几分尴尬。

    “青凰听话,她是青青的三姐,和白容青青都是一样的,你不要不乖。”

    这话表面说给青凰,其实是为了让幽紫听到,缓解她和青青之间的隔阂。

    我斜眼瞟了眼幽紫,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似有所思地看着我和青凰。

    青凰有些无可奈何地任我摆弄,放好家书后,展翅一飞,便由支起的小窗飞到外面去,转瞬没了身影。

    看着青凰的身影,微微松了口气,也不再停留,起身告辞。

    我也并没有挽留,只觉幽紫走的时候有些心虚。

    相较还是青鸟之时,青凰蜕化之后在帝城里来去更加自由,而且虽是都能引起身形,颇为灵通。

    自打宫祭的旨意下来后,巫公大人在整个帝城上都加重了结界,但不知为何,新的结界对青凰反而没有一点损伤。

    我猜,也许是因为青凰和三婆在一起时日不短,沾染了巫术,而三婆是巫公大人口中的高人,许是他们都本来自同宗吧,所以巫公大人的结界对青凰并不起作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