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又遭人害
    因素娘和翩若之死至今没找到元凶,我每日无不是谨言慎行,希望能揪出那只幕后黑手,却没想到因我的一时心善,将自己推向万丈深渊。

    第二日晨间,一个眼生的女官送来件舞裙,说是帝姬命人特地制作,让各位灵女穿上的。

    秋安警惕地看了我一眼,上次人帝设宴之前,我和白容着了一个陌生女官的全套,所幸后面我和白容扳回了局面。

    “公主,只怕有诈,还是小心些好!”等那女官走后,秋安在一旁提醒我一句。

    那件淡青色衣服放在一乌黑托盘上,反衬地娇艳好看。

    “你去那两院看看吧。”

    秋安闻言后点头说好,不一会儿便从永安殿其他两院回来,禀告我说:“公主,冷凝公主和苏寒烟都有一件相同的衣服。”

    我看秋安脸上的疑云逐渐散去,心里也放心下来。

    秋安说冷凝这会儿在东房之内穿着新衣到处走,只怕是真的喜欢这件霓裳舞衣。

    苏寒烟只是站在一旁补位,现在并不上场的可能,帝姬却仍旧同样命人给她坐了一件,不知是为宽慰寒烟姑娘,还是另有安排。

    我和秋安一起将那件新衣散抖开来,顿时那舞衣在我房内放出微弱的光辉,甚为神奇,连带着,还有一股淡淡花香。

    青凰这时候还没回来,不然一定也会觉得惊奇。

    秋安面上有些许的不安,我问她怎么了。

    “说不上,这花香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是什么花。”

    秋安皱起眉头,似乎心有不甘,极力想回忆起在哪里闻到过这味道。

    我劝慰她说:“世间花草,香气同属一宗,细闻起来虽能分出千万差别,但大体一样,总是让人觉得心里愉悦些,再说这是帝姬所赏,帝城里的织娘,难免心思巧了些,放些不寻常的香粉也说不定。”

    秋安虽不全信,但没再说什么,替我换好新衣后,和我一起去了主殿。

    到了那儿发现,凤鸟之位的白容和无忧公主身着白色,其他百兽率舞的七女,所穿均是一样的青色舞衣。

    冷凝穿着青衣,神色不免得意,对自己身边的侍女说:“听说宫祭那日还要画上灵纹,不知道好不好看。”

    姜浅尘见自己衣服与其他人一样,无法出挑,眼里有些不自然,直到看到我,打量我几眼后,对我笑了一下。

    我从不与她作对,平日里又不出挑,即便是女子间相互争宠也轮不到我的头上,所以她对我一如往日的客气。

    没多久帝姬也来了主殿前,众女齐齐参拜下去,帝姬免了众人之礼,示意司乐司舞的女官可以开始演练。

    平玉帝姬今日所穿为红黑相间的长袍,与其他女子的秀丽不同,整个人显得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

    日头逐渐升起,帝城里难免炎热,但这舞衣不知什么材质做成,不仅轻若无物,穿在身上还有一丝冰凉,因此众女翩翩起舞一会儿,并没人喊累喊热。

    许是舞衣有荧光的缘故,众多青白身影在面前晃来晃去,我不免有些眩目头晕,在做一个鹤立长转的动作时,脑子突然变得不清醒,便倒在地上。

    一阵邪风飘过来,吹拂起我的裙摆。

    “灰尾雉鸡!”姜浅尘指着我裙边的荧光惊呼一声。

    周围的话音越来越乱,我在失去意识之前,只看到芷蔓和秋安关切的脸。

    “愔姬姐姐!”

    昏过去之前,芷蔓带着哭音的叫我,之后我便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发现秋安在一旁面带愁苦,眼睛红肿着,应是哭了许久。

    “秋安。”我想唤她一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极为虚弱,浑身上下也聚不起一点力量。

    她见我醒来,眼里有了一点喜色,却遮不住哀容,她擦擦眼睛,走到我身边,看着我说:“公主,你醒了?”

    我四下望去,却发现这房内几位极为破败简陋,便问秋安:“这是哪儿啊?”

    “这是……这……”秋安见我浑身虚弱,不肯如实相告。

    “你说吧,我受得住!”

    我虽没力气,但看到眼前的光景,心里多少明白,只怕又让人摆了一道。

    秋安知道我的心性,虽无意争宠,但也不是整日就知道哭天抹泪的主儿,便一五一十告诉我实情。

    我中了毒,在舞场之内晕过去,但一场怪异的阴风吹起我的裙摆,里面的衣裳露出了“灰尾雉鸡”的图案,这在宫内是大忌。

    已故大后姓姬,与人帝陛下伉俪情深,人帝陛下眼里容不下旁的女子,有狠毒着拿“雉鸡”暗喻姬后。

    不仅如此,雉鸡羽毛鲜丽,灰尾雉鸡则是诅咒姬后早死,后来姬后真的早逝,人帝陛下下令严查后宫,却发现几乎无清白妃嫔,虽说法不责众,且那些妃嫔均是前朝重臣之女,人帝只把她们都赶出宫去。

    如今我身上出现了灰尾雉鸡,自然是犯了宫中忌讳,但我又中了奇毒,只能先关押在此偏僻之处,一切等查明再说。

    “参加宫祭灵女,若在河睢宫内染了风寒,或者其他病由,也不必再参加祭祀,但不会因此获罪,需要在帝城僻静清幽处静养,等祭祀结束之后才能够出来。”

    这是当日秋安和我说的关于宫祭事宜,只怕人帝或者帝姬还算留情,只当养病一样,只把我关进这地方。

    “这地方也太僻静了些。”我见秋安面上神色不好,故意和她打趣道。

    秋安并没有笑,听我这么一说,眼泪又扑簌地掉下来。

    “怎么了?”我伸手想上前帮她擦掉眼泪,发现一用力浑身疼痛,手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一般,动弹不得。

    “哎哟!”我吃痛地叫了一声,却发现仍旧虚弱,没一点力量。

    秋安赶忙上前止住我,对我说:“公主,你先安心躺着,你的毒还没清干净!”

    我心里惊悚,原来中毒这般深,眼角的余光扫到秋安的手臂上,发现上面触目惊心地布满新的伤痕,伤口处还有新渗出来的血水。

    “怎么了啊?”

    我心里忽然着急起来,顾不得疼痛,问着秋安。

    秋安见我发现了她的心伤,赶忙抽回手,将袖子往下撸了下,伤口并没有包扎,碰到衣角,秋安疼得直吸凉气,却神色如常,怕我担心。

    “到底怎么了,你快和我说。”

    身上的疼痛又再度袭来,我却什么也顾不上,仍旧追问着秋安。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