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求生无门
    “公主,你别问了。”

    秋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这才发现她的衣服因受到刑罚,显得十分破旧,面容倒是仍旧素净秀美,应该是怕我担心,在我醒来之前精心掩饰一番。

    “是奴婢不好,没能好好护住公主。”

    我的眼泪也开始掉下来,顺着眼角,流到脑下的枕头上。

    “你把其他事情都一并和我说完。”我知道她不肯诉苦,不再追问秋安的伤势。

    秋安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告诉我昏迷之后的事。

    最初帝姬见我中毒,不省人事,便把那几个织娘关到牢里审问,但那些织娘都不知晓此事,而且那雉鸡图案出现在我的内衫之上,我的内衫并不是出自宫里织娘之手。

    白容为保住蛟族的清白,禀明帝姬,那内衫是我在人世里自己看着好看买的,和水宫无关。

    因此我便被关在此处,帝姬并没有叫女医来给我解毒,倒是那夏染因为感念我的恩情,瞒着帝姬和众人,偷偷塞给秋安一瓶保命的灵药,只能让我等体内的毒再不扩散,并不能解毒。

    但宫祭大事耽搁不得,如此一来,苏寒烟恰好顶了我的位子上去。

    我听秋安说完,并没有觉得大惊小怪,我此次不管是不是无关,都难逃一死,毕竟犯了宫中忌讳,不为惩罚,单单为了遮丑,帝姬都巴不得我死掉,将此事遮掩过去。

    白容姐姐虽没为我说话,但我不怪她,那种情况下稍有不慎便会被我牵连,何况她还保全了全族。

    “那芷蔓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想起那个小丫头,她对我的情分不像是假的。

    秋安说:“巫女芷蔓倒是替你和帝姬争辩几句,让帝姬先给你解毒疗伤,但帝姬不肯,让人将芷蔓赶出河睢宫,巫女在帝城里地位虽高,河睢宫里却是帝姬一人独大,巫公大人又不在,所以芷蔓巫女便回了朝安殿找她师父。”

    “后来呢?”

    我放下不下,又继续问着秋安。

    秋安眼里渐渐起了雾气,无奈地对我说:“后来我便和公主被送到了这里,没想到,但如今过了一天一夜也不见人来,只怕巫公大人他……”

    秋安后面的话并没有再说下去,眼神骤然变得灰冷。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我不禁朝外望去,但是床边破旧的罗帐遮住我的视线。

    秋安见我想往外看,站起身来,想帮我拉开帐子。

    “罢了!”我轻轻叹了口气,不想再麻烦,看不到看不到外面又有何分别呢?

    “那些宫人把你抓进去,拷打你了吧?”

    我盯着秋安,身上的疼痛丝毫未减,蔓延进心里。

    秋安苦笑了一下,见我脸上的泪水还在往下流,哄我说:“公主,奴婢没事,一点都不痛,真的。”

    她这般说,我哭得更厉害,嘴里呜咽着说:“是我没护好你。”

    “公主!”秋安此刻眼泪又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她用手利索地擦掉,面上却带着笑。

    “公主,奴婢跟着你,是心甘情愿的,吃苦受累奴婢都不怕,奴婢只希望你好好的。”

    我还想劝慰着说点什么,秋安眼里起了亮光。

    “公主,你的那块玉佩,还有人帝陛下的赏赐都在永安殿里,要是能拿到,我们或许还有活路。”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了希望,玄月佩在的话,想来靠着三婆,我能解清我体内的毒,另外佛草绫和乌黧是人帝信物,也许能免一次死罪,放我和秋安出帝城去。

    我欣喜地对着秋安点点头,只是发愁如何能回到永安殿。

    秋安脸上也犯了难,但还想一试,拖着带伤的身子走到门前,因那们被人在外面锁着,门口也有侍卫把守。

    秋安先自内而外地敲了两下门,对着门口亲切地喊了句:“侍卫大哥!”

    外面的人并没有回答,秋安又喊了一句:“侍卫大哥!”

    “干什么?”外面的侍卫态度不好,和秋安吼回来。

    “是这样的。”秋安对我使了颜色,劝我别在意,又继续同外面说。

    “我家公主在永安殿有两件重要之物,想托两位大哥帮忙取回来,不知能否通融一下?”

    “奴婢自有重谢!”秋安见外面没动静,又补充了一句。

    外面的侍卫这时回了秋安,语气更加不屑:“还拿自己当公主呢?是不是还觉得自己能够嫁给人帝陛下,以后坐宫里的主子?”

    秋安虽稳妥,但听外面的侍卫这般讽刺,还是起了火气,又自己强压下去,继续同外面的侍卫好言相说:“侍卫大哥哪里的话,只是公主现在伤得厉害,希望您通融一下,我们公主房内还有很多金银财物,就当是慰劳你的,您看行吧?”

    外面的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昂地对屋内的我俩喊:“伤得厉害就在里面等死吧,何必厉害还劳烦老子呢。实话告诉你,帝姬下了令谁也不许搭救求情,你们啊,就在里面慢慢等人来收拾吧。”

    秋安再忍不住,要砸门和他理论一番。

    “好了。”我躺在床上唤了声秋安,同他讲:“别求他了,再求也是无用,我们便安心等等吧。”

    秋安见我渐渐心如死灰,但还是说了这番话来欺骗自己,不得已点点头,不再理外面的侍卫。

    “怎么没声了,继续求我啊,求得大爷高兴了,也许大爷还能找个好点的敛尸女官,对你们下手轻些,黄泉路上还能手脚齐全些。”

    秋安听他说得不堪入耳,咬牙切齿地忍着,眼里闪着仇恨的火苗。

    我看着秋安,只让她先一时忍下去,这般境地,不忍,又有什么办法呢?

    “行了,我们毕竟是侍卫,折煞主子的话还是少说些。”

    旁边的侍卫出言提醒着刚才那位,口出狂言的那位还没说过隐,但还是嘟囔几句后,住了口。

    “秋安,我想和你说些事。”

    “奴婢洗耳恭听。”

    秋安看到我一脸认真,她眼里的火气消散不见,平柔地得像一汪春水。

    “我虽不是蛟族真正的公主,但是从小蛟王蛟后对我特别好,大巫虽然严厉了些,但除了三婆,他也是对我最好。所以啊,我在蛟族也算最受宠的王族之女了,比华清兄长还有白容姐姐都要受宠爱。”

    秋安听我提到白容,眼里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仿佛她这等宫里的老人,也看不透一般。

    “三婆从我的命格与旁人不一般,三界之内谁也强迫不了我什么,可是我不这么觉得啊,我只想像普通人家女儿那样,能活得顺应自己心意一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