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半年红
    我对秋安继续说:“蛟王一家对我太好,所以我从小心里就隐藏些锋芒,能成全白容的地方我绝不出挑。”

    秋安了然的回我一句:“奴婢知道,愔姬公主天资超凡,比白容公主有过之,但一直顾念姐妹间的情分,所以在这帝城里很少才华外露。”

    我和秋安相视一眼,笑了一下,我没打算瞒着秋安,她倒也看得通透。

    “说说你吧!”

    我躺在床上看着秋安,有些好奇她的过往。

    秋安听我这么一说,整个人怔了一下,眼里像秋风卷带起黄叶般变得不透彻,颇有沧桑之意。

    “奴婢以前是宫里紫曦帝姬身边的人。”

    秋安说起往事之时,低下头去,不再看我。

    “紫曦帝姬?”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忘了是人帝的第几个妹妹。

    秋安嗯了声,对我说:“紫曦帝姬是人帝陛下的妹妹,平玉帝姬的姐姐。”

    我在水宫里听过,人帝陛下有两个个妹妹,其中大帝姬已经出嫁,平玉帝姬性子强盛一些,但出身显贵,人长美貌,也有人曾来求亲,但平玉帝姬不肯外嫁,人帝陛下也不再勉强。

    我对紫曦帝姬知之甚少,从前在水宫里就很少有人提及,到了帝城发现众人都是讳莫如深。

    帝城里不许私下议论平玉帝姬的年龄和婚事,这也还能理解,只是不知道,为何不许谈论紫曦帝姬。

    秋安提起紫曦帝姬的时候,双眼在这昏暗的小屋里起了光亮,即便是绝境,也让人心里怀有希望。

    “紫曦帝姬人长得倾国倾城,和已故姬后比也不逊色,人又特别善良,平日里宫人即便犯错也很少责罚,帝城里的人都说她好。”

    “后来呢?”

    我忽然出声问秋安,秋安却低下头并不答话。

    “紫曦帝姬现在在哪儿?”

    秋安仍旧是不答,面上却犹如寒冬腊月一般,有凄凉无奈,也有冰冷恨意。

    我知道她不想说,便不再勉强她。

    秋安是我在帝城里最亲近的人了,只是我对她知道的不多。

    “那除了紫曦帝姬外,你还有什么过往?”

    “奴婢出身极东的龙城二道山,那儿漫山遍野都是鹭鸶草,一到开花的季节便是漫山的白色,鹭鸶草的花是比翼双生的样子,我幼时在窗前种了一排鹭鸶草,刚好挡住山上的石头,到了开花季节,满眼的青青白白,风一吹,就是满山的清香。”

    秋安想起幼时的家乡,呢喃细语地诉说那一片美景,窗外的月色透进破败的小屋,满地银灰,就像她说的那满山的青青白白,夹杂着清香。

    “鹭鸶草。”我心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我记得秋安送给云书的那方帕子上,绣着的便是一株鹭鸶草,并蒂开着两朵小白花。

    人闲莫相思啊!

    “后来奴婢进了帝城,因为做事还算勤快,便被紫曦帝姬要了宫里去,紫曦帝姬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连说话都是柔柔的,我觉得跟着紫曦帝姬在帝城里安稳一世,也算是福分,紫曦帝姬仁义,却防不住身边之人。”

    “可是紫曦帝姬不傻,早就看出别人的坏心肠,她把我们这些进宫不久的女子找了个由头赶出来,明着是惩罚,可我们心里都知道,这是在保护我们啊!”

    秋安说得泪水涟涟,从她的话里我大致猜出紫曦帝姬的过往,以及,秋安的过往。

    我见秋安心中悲痛,只想哄她开心些,只是苦于自己中毒已深,动弹不得。

    就是我心急如焚之时,感觉有一丝冰凉从心里涌出来,虽如丝如缕般轻微,但在我又疼又热的身躯里如及时甘露一般,缓解不少痛楚。

    那阵冰凉如水宫里的暗涌,一旦起了势,便会逐渐壮大,很快遍及全身。

    没想到有一股暖流从我头顶冒出来,和中毒的那种热不同,这暖意让我极为惬意。

    暖流和冰凉虽让我舒爽,交织在一起后却开始打架,而两股力量交汇,反而压制住了中毒的痛楚,身体好受一些。

    “公主,您的脸色,怎么好一些了?”

    秋安盯着我的脸惊喜地说道,我闭眼感受一会,又睁开眼,虽然还是使不上力,五感却十分通彻。

    “想来也是老天也是可怜你我,没断了我们的生路。”

    秋安点点头,一脸凝重地走在屋内正中,那正好可以借着破旧的窗子看到外面的月亮,还有苍天。

    秋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穹顶之上的方向磕了几个头,嘴里虔诚地说:“感谢上苍,给公主和我一条生路!”

    我看她的样子,心里一暖,又觉得秋安是个明白人,和三婆一样,知道真真高高在上,禁得起世人参拜的不是仙界,是苍天。

    “半年红!”

    那两股力量帮我解了大半的毒,我脑子变得清明,这三个字从我心头闪过,我便脱口而出,说完把自己吓了一跳。

    秋安愣了一下,满脸狐疑地看着我,仿佛没听清。

    “秋安,我记起那衣服上的味道,就是半年红!”

    小时候华清兄长在水宫外面玩,摘得一枝半年红,觉得好看便带回来给我我和白容观赏,那半年红的花粉红娇嫩,甚是好看,我和白容十分喜欢。

    好在大巫及时发现,将那半年红扔得远远的,又给我们三人的嘴里强塞了不少丹药,确保我们没事之后才松了口气,免不了又是一顿责骂,并告诉我们那是剧毒之物——半年红。

    秋安听我这么一说,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些愧疚地对我说:“奴婢只在典籍里看到过一些相关记载,却没真正见过,因此害了公主。”

    我对她笑笑,劝她不要自责,并不怪她。

    “只是不知道,这次究竟是谁在害我。”

    “奴婢也说不好。”

    秋安脸上阴云密布,眼里闪过一阵阵的冷色,像是在思索着,谁才是那幕后之手。

    我们主仆二人并不像刚才那般心灰意冷,虽不知什么时候能证得自身清白,但即便一时半会儿没人来搭救,也得想个明白。

    这一次,万不可像前两次那般糊涂,我俩总要警醒着些,找准机会,给对方来上狠狠一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