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我是龙族,蛟族的祖先
    入帝城之初,众女都服下了隐灵丸,如今我的隐灵丸已经解除,白容的并没有解。

    起码我所知的是这样。

    但这条长路,我和白容走起来仍旧是不慢,没多久就到了华清兄长的住处。

    正值初秋,天凉了许多,可是蛟族血寒,这气候反倒是适合蛟女们活动。

    白容款款地在前面走,轻敲华清的房门,可是里面并没有声响。

    白容与我面面相觑,我问:“难不成华清兄长不在?”

    白容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去看看吧!”她话还没说完,便推开门往里走。

    我想阻拦,却没来得及,白容脚步快,我都怀疑她也和我一样,已经解去了身体内的隐灵丸。

    白容在前面走,到处看,找寻华清无果,一脸困惑地说:“奇怪,兄长哪里去了?”

    “许是兄长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出去找别人了。”

    我这也只是猜测,但想到让华清兄长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帝城里一个人住着,我就有些自责。

    白容头摇地和拨浪鼓一般,“不能,帝城里规矩那么多,兄长不可能不知道,他也不会明知道禁忌,还会到处乱跑。”

    白容这么一说,我反而有些心急,便问她:“那依姐姐只见,兄长会去哪里?我们要不要去寻他?”

    “要!”白容点点头,“你在这儿别动,我出去找找兄长。”

    “姐姐,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我自然不放心让白容一个人前去,便和他说道。

    “不行,愔儿你还是留在这儿,万一兄长回来,你好拦住他,让他这儿等我回来。”

    白容打心底里担心华清兄长,眼睛向外面看去,并不直视我。

    我灵机一动,“姐姐,我们可以留个字条,告诉华清兄长一声,让他别乱走,如何?”

    白容收回看向外面的眼睛,看着我的脸色有点慌张,“愔儿,这样不好,万一有别人来看到就不好了,你还是在这儿亲自等着吧。”

    不知为何,我感觉到白容并不想让我和她前去,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好吧,姐姐,那你小心一些。”

    “好,愔儿,你在这儿等我,我会很快回来。”

    白容的额头有了些汗珠,不知是否因为担心华清,我似乎喊到她微微松了一口气,她也不多停留,脚下生风,匆匆地便往外走。

    既然白容姐姐不想让我跟着,我索性便留在这儿落得一个清闲,再说兄长向来稳重,在帝城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华清的房间之内并没有别人的气息,应该是他没让帝城的婢女近身伺候,但房内仍旧十分整洁,难得兄长一个男子还能这般。

    室内放了一个香炉,我记得兄长并没有燃香的习惯,里面也都是冰冷的香灰,想来是最初宫人们帮他点燃的。

    白容姐姐并不像她所说的,即刻便回来,我在这房内呆的无聊,忽然打起了瞌睡。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我才恢复了意识,想睁眼看看时辰,却发现不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我心中着急,又发现整个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是死了?人死了后,怎么连鬼混都看不到。

    忽然听到一阵刺耳又冰冷的笑声,但又不像是靠耳朵从外界听来,反而像是身体中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

    “傻子,你是被人下了毒,这毒让你麻木,封住了五感。”

    一个有些熟悉,但又让人恐怖的声音,在我的体内对我说道。

    “你是谁?”

    我故作镇定地问了那一句,尤其察觉到我既然被封五感,那这只能是我体内的一股力量在对我说话。

    之前的声音还没消散,我体内忽然传来的另一个声音,“你看你,把她吓到了吧。”

    第二个声音似乎是在第一个声音提出不满,这个声音和第一个声音比,温和许多,但还仍旧是惊魂未定。

    “你们,到底是谁?”

    第二个声音让我多少有了些底气,便又问了一句。

    那个温和的声音对我说:“你还在月灵的肚子里的时候,我便准备跟着你了,从你出生到现在,我一直在你的体内。”

    “那为何我之前从不知道你的存在。”

    “我一直在你体内睡着,虽然无法与你言谈,但你所经历的所有事我都知道,后来你入了帝城,我的封印被打破,慢慢地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话说得连贯,可我听得云里雾里,而且有些害怕。

    之前那个凶一些的声音,忽然发出一阵得意得笑:“你害怕了。”

    我没否认,相比较而言,我更害怕这个凶一些的声音,便问那个温和一些的:“那你为何会在我的体内?”

    一阵沉默,两个声音都不说话,许久,叹息声传来,温和的声音开口说:“我是你爹传下来的力量,一直存放在你的体内。”

    “我爹?”提到他我的心里便是一股酸楚之意,“他把力量传给了我?”

    “不错。”

    那个冰冷地声音,忽然话中也有了悲凉:“你爹他是神隐,世间至高无上的存在,自然是有力量传给你。”

    “你又是谁?”

    “我?我就是你的那个情郎传给你的喽。”

    它说的情郎,我脑子中第一个反应,便是敬康。

    这个声音似乎能探知我心中所想,它嗯了声,“没错,就是那个小子。”

    “敬康?真的是敬康?他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别说你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就是你们第一次见面时,在那个你给起名叫清水河,你俩缔结誓约的时候,我便留在了你的体内。”

    虽然这一切都是在我体内,黑暗之中的神识当中说的话,可是我还是很不好意思。

    “哟,这小丫头,还不好意思了。”

    我赶忙扯开话题:“”“那你,也是力量么?”

    这个冰冷的声音说:“我不是什么力量,我叫虬螭。”

    “虬螭?”我记不起在何处听过这个名字,而且还和蛟族有着许多的关联。

    “不错,我不仅是你们蛟族的先祖,还是龙族,赤蛇族,他们的先祖。”虬螭波澜不惊地和我说起,态度却不像之前那么傲慢。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自称是我爹传下来的力量的那个声音说:“可是有些不懂?”

    “有什么不懂的,龙族是我的子孙后代,蛟族还有赤蛇族是我的外亲旁支,当年三族祥和,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还有哪个后人能够记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