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你才是我的仇人?
    (ps:真的抱歉,我发现前面几章的章节序列号,都写错了,中间的1写成了0,读者大大们发现了原谅我,自己是改不了的,需要编辑解锁。)

    虬螭和我说了一会儿,我仍旧云里雾里,他似乎有点崩溃:“小丫头,我再和你说一遍,听不懂就算了,不要再问我。”

    我爹的那股力量对虬螭说:“你对她温柔些,切莫吓到她。”

    虬螭哼哼了几声,我忽然对那力量说:“那你呢,你可有什么名字?”

    “有,你爹是神隐,自然和我脱不开关系,你以后不妨就叫我隐。”

    “好!”

    虬螭见隐和我聊起来,有些不自在,没好气地又和我说了一遍他是如何进入我体内的。

    “我是因为敬康缔结誓约才进入你体内的,但是敬康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当年我死后,没有早登极乐,阴间各司也不敢留我,于是我便游历三界当中,与那天地山河,日月星辰为伴,隐曾经是沉睡,而我是消散,当年龙族,蛟族还有赤蛇族,互通衰荣,后来决裂,我的灵脉断了传承,但也正是因此急需了许多力量,敬康是龙族这一世天分最高的孩子,而你,又是身存神力的蛟女,想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你们才凝聚了我散落山河之间的力量,而我现在虚弱,只能暂存在你体内。”

    虬螭一口气说完这些,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想来是累坏了。

    “你心里在笑。”虬螭十分恼火:“很好笑么?”

    “怎么,我心里所想你们知道的一清二楚么?”

    虬螭哼了一声:“那是自然。”

    隐对我仍旧是春暖花开一样的态度:“我们仨一脉相连,你的修为还不足以驾驭我们这两份力量,但是我们能感知你的一切想法。”

    “啊?”隐的解释并无恶意,但我却如同被脱光了衣服,站在众人一样的窘迫,岂不是之前所有拿不到台面的胡思乱想都被他俩知道了。

    虬螭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哈哈哈,怎么,害怕了?”

    虬螭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想和他对着干,刚好验证一下他和隐的话,于是我心里骂了虬螭一句。

    “你这个小丫头,怎么骂人,好歹我也算你的半个祖先啊!”

    虬螭更加恼火地对我吼道。

    隐呵呵地笑了一声,虬螭也对他吼:“你笑什么,少在那里看笑话。”

    “小丫头,你够了,不许再骂我了!”

    ……

    虽然我被封了五感,不能和外界沟通,但有了虬螭还有隐的陪伴,我的心里也好受的多,并不无聊,也不担惊受怕。

    好像过了很久,又仿佛是转眼之间的事,隐忽然对我说:“时辰到了,我帮你解毒,这样你就能恢复正常了。”

    听了隐的话,一阵喜悦从我的心里涌现出来,也不知道华清兄长回来了没有。

    我隐约听到一声叹息,分不清是隐,还是虬螭。

    “你倒是开心了。”

    是虬螭,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一个疑问浮在我的心头,我问他们俩:“我醒来后,还能这样与你俩说话么?”

    隐不说话,虬螭也没回答。

    “不能了么?”

    “也不是不能,”是隐的声音,“得看你的修为,等你再强大一些,就能经常召唤我们出来了,这次帮你解毒,我们也会损耗一些力量,需要一段时日来复原。”

    莫名的一股伤感在我的心里没出现,我虽然没说话,但虬螭还有隐能够感觉得到。

    “别别别,”这次是虬螭的声音,“别扭扭捏捏地弄这套,太酸,你加紧修炼,相信没多久就会见面的。你也别想着让我们不救你,你是我们的容器,你有事,我们也长久不了。”

    我终于没了话,便安心听他俩安排。

    隐说:“愔儿,我现在将你的神识送出去,等你身体恢复五感之后,你切记,晚一些睁开眼睛,先听一听外面的情况再说。”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觉得自己脑海当中一片光明,细雨夹杂着一些霜雪,冷暖交替间,我就再感知不到了虬螭和隐。

    “愔儿,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小丫头,你得赶紧强大一些。”

    忽然之间,我感受到自己身体回来了,四处也有了知觉,刚要睁开眼睛,忽然想起了隐的话,便仍旧紧挨着双眼,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先是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还有开关门的声音。

    “做得不错,你果然厉害。”一个女人的声音,极为威严,我听着耳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对面的人没说话,这个威严的女声逐渐向我逼近:“这个小贱人也有今天,为了扳倒你,我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你娘当年就阴魂不散,没想到你长大了也这个德行。”

    “你的话有点多。”

    听到这个声音,我有如五雷轰顶一般,这个声音我无比熟悉,而且从小听到大,曾经我在水宫里,每次受了责罚难过,只要这个声音在我旁边哄我,我总会破涕为笑。

    正是白容!

    之前那个威严女声我也想起来了,正是之前一直藏在暗宫当中的平玉帝姬。

    白容责怪平玉帝姬话多,平玉帝姬却并不生气,“我知道,你对她的恨不比我少,我之前还怕你会因为一些旧情而下不去手,没想到我当真是低估了你。”

    白容冷哼了一声:“可不敢和你比功,若不是你的毒药无声无息地就让她中招,我也没把握今日能成功。”

    平玉帝姬不屑地一笑:“废话,那点药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暗宫中偷出来的,向问歌才不会给我,再说隐灵丸的毒药我早就给了你,就算你这傻妹妹有修为在身,她也不是你的对手。”

    白容没有平玉帝姬这么喜形于色,毫不乖张地说:“万事总是小心的好。”

    “也是。”平玉帝姬很是赞同白容的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仅白容毫不畏惧平玉帝姬,没有半点敬意,这平玉帝姬也似乎不敢对白容颐指气使地说话,非常客气。

    “我来弄醒她,慢慢折磨这个小贱人,折磨到死,才解我的心头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