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与白容,站!
    平玉帝姬离我越来越近,不止是她的声音我甚至感到她眼中的寒光和敬意。

    “你够了!”白容极为无礼地训斥了平玉帝姬一句,我竟然理解不了她俩之间的关系。

    白容让我心绪不安,但我又不敢现在就睁眼,不仅是想听听白容以及平玉帝姬还做过哪些我不知道的事,另外我也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白容。

    平玉帝姬被白容训斥,生没生气我不知道,但她的确不再吭声,唯唯诺诺地站在一旁,等着白容的指示。

    白容话里不留情面:“怎么事到如今,你老毛病仍旧没改,快刀斩乱麻的道理不知道么,哪一次不是你立威不成,反倒是坑了自己?”

    平玉帝姬冷哼了一声,不得已问白容:“那你说怎么办?”

    白容的声音倒是冷静沉着:“直接杀!”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到处咬着,我的心极为难受,这个我从小到大叫着“姐姐”的人,竟然这般害我。

    再忍不住,我猛地睁开双眼,做了起来,怒视着平玉帝姬,自己稍远一些的白容。

    平玉帝姬被我冷不丁坐起来,吓得“啊”了一声,连连倒退几步,直到白容的身后。

    白容虽然比平玉帝姬镇定得多,但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我的眼里阴晴不定。

    “愔儿,你醒了?可好多了?”

    白容反应得极快,若无其事地上前,对我关切地说道。

    还没等白容到我近前,我赶忙站起身,巧妙地避开她伸过来的手,此时我心乱如麻,实在不知如何面对我的这位“姐姐”。

    平玉帝姬在门口那里站定,眼中阴寒地看着我,虽然她以白容为主,自己不主动说些什么,我仍旧能感觉到帝姬对我的恨意,更胜往昔。

    白容以为我不知道所发生的情况,仍要哄骗于我:“愔儿你刚才晕过去了,看症状像是中毒,姐姐手足无措之时,便去找女医,正巧看到平玉帝姬,她听说你有事,便也过来看一下。”

    白容说完,眼睛向平玉帝姬的方向冷冷看了一下,平玉帝姬会意,强压住对我的恨意,挤出几分笑容:“正是,愔姬公主看来似乎已无大碍,本宫似乎多余来这么一趟。”

    平玉帝姬虽然对我言谈和善,但我留意到她的脚下正备着步法,似乎随时准备对我动手。

    房门关得并不紧实,透过门缝,我看到院内并非空无一人,而是站着几个女子。

    那几个女子我看着眼熟,细看也如夏沧海一样,正是从前在河睢宫的主殿当值,只是今日所穿的衣服,却与暗宫中的天隐者有些相似。

    我从前竟然不知道,天隐者中竟然还有女子,而且这些从前并不起眼的女官,今日周身萦绕着极为强劲的气息。

    白容始终看着我,眼里的关切如今让我心里更加抵触,待我看到她脚下也和平玉帝姬一样,踩着防敌的步法时,心里便再没了一点希望。

    “那我还真是要谢谢姐姐还有帝姬了。”

    我要是按压住心中撕破脸皮的冲动,一边与她们周旋,一面想着对策。

    若是按着我从前的灵力修为,莫说屋外天隐者打扮的女官,就连平玉帝姬还有白容联手,我可能都敌不过,今日无意于插翅难飞。

    但我并非只有从前的那一丁半点修为,玄月佩在我身边已久,虽说已经渐渐没了三婆的气息,但仍旧是神物,储存了极大的力量。

    另外隐,还有虬螭,他们活在我的体内,虽然不知其法,我的灵力修为均是不够,很难催动。

    但这些力量加起来,想来也聊胜于无,若是天公眷我,应该也有几分活的希望。

    平玉帝姬沉不住气:“白容,你看吧,你这个好妹妹一点都不傻,摆明了是已经知道我们做过的事,你又何苦虚以委蛇呢?”

    “是么?”

    白容带着疑问说,却不知道问的是平玉帝姬,还是问我。

    我没说话,白容叹了一口气,“愔儿,你长大了,姐姐都看不透你的心思了。”

    “妹妹是有自己的心思,却从没有算计过姐姐你。”

    “可你惯会和我抢!”

    白容忽然变得激动,声音也高了起来,我虽然从没有见过她这般样子,但我隐约察觉,这才是真正的她。

    “从小你就和我抢,父王母后的爱,兄长的爱,到了帝城之后,你明着让着我,不许我争宠,但事事到最后都是你出了风头,帝城里还当初人帝要立你为后的风声。”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皮,白容也藏着掖着,对我的怨言她全部一股脑说了出来。

    也不知怎的,白容说的这些事,在我心里本来就有愧于她,我喃喃地对她说道:“可我从未想和你争过。”

    “就这样才更可恨!”白容变得激动,声嘶力竭地对我吼着:“你连争都不去争,可是谁都上杆子对你好,父王母后是这样,大巫,兄长也是这样,进了帝城之后,巫公大人,还有人帝,全都对你好,你当真比白青青还要狐媚,和你那死去的娘一样。”

    “和我娘有什么关系,你休要胡言乱语。”

    我从没有和白容这般针锋相对过,从前她让着我,我也偷偷让着她,到了如今的这个局面,我心中百感交集。

    “可不是么!”平玉帝姬上前几步,冷嘲热讽地说道:“可不就和你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一样,一股子狐媚劲儿,动都不动,就能把那些臭男人迷的神魂颠倒。”

    “你闭嘴!”

    我扬起手掌,就朝着平玉帝姬打去,并没有带一点灵力,只是带着一个女子满腔的怒火,还有我十足的力气打过去。

    平玉帝姬并没有当回事,轻松就将我挡住,但她没打算就此罢休,架住我的胳膊忽然加了术法。

    我只觉得与平玉帝姬挨着的胳膊那里,有如针扎一般,十分疼痛,但我不想就此拿开,也不想就此认输,便运起身上的一道灵气来抵御。

    没想到的是,我这道灵气来得十分奇怪,并不像是我以前修习所得,而平玉帝姬的修为本来不低,但被我这么一挡,她便站立不稳,连连退后好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