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道 小巫女救我于水火!
    平玉帝姬并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虽然对我用的是阴损招数,但似乎笃定了我必死无疑。

    没想到被我反击一下,平玉帝姬非但没有伤到我,她反而连连退后好几步,一直退到门边。

    平玉帝姬站稳之后,惊魂未定地在那里看着我。

    白容看我的眼中也充满着警惕和怀疑,但没说什么,只是脚下的步法更加一触即发。

    平玉帝姬气不过,手上又运起一道灵力,幻化成几把锋利的匕首向我飞过来,似是无实形,又似乎有实体。

    虽然没见过她的伸手,但我知道她修为不低,这灵力幻化的匕首也绝非凡物,我不敢掉以轻心,便又运起灵气抵抗。

    不知是不是虬螭还有隐的帮忙,我今日所运灵气和从前一点都不相同,从前因为从根基修起的缘故,我每每运起灵力都是从丹田得到,但是今日一旦用起运功,灵气从我的身体的每个角落里都在萦绕。

    平玉帝姬无论怎么对我攻击,我都能轻松一招化解,她似乎觉得没面子,嘴里也开始不干不净起来,从小帝城里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平玉帝姬,没想到也有市井粗俗的一面。

    因为有了神力助我,我对付平玉帝姬显得迎刃有余,但我防得了帝姬,却忘了防白容。

    白容在后面用白绫捆缚助我,那白绫非凡物所造,比不上佛草绫,但我肉眼凡胎也挣脱不开,而且白容还加了灵力在上面,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修习,她知道我的弱点是什么,今日她有备而来,原来她早就对我起了杀意。

    “白容姐姐,你果然还是希望我死……”

    白容眼中有些躲闪,把头扭过去看向平玉帝姬。

    平玉帝姬没好气地说:“没错,宫中许多人都希望你死。”

    平玉帝姬看着白容,等白容对她点头之后,她才又充满斗志地看着我,再一次下了杀手,“看你这次怎么再和我斗。”

    “当然是和你正大光明的斗。”

    我说话间,轻松地挣开身上的束缚。

    白容惊讶地张大了嘴:“你……”

    “姐姐有心了,今日一切都是为我设的局,好一招请君入瓮,但如今物是人非,你变了,我自然也和从前不一样。”

    “你有完没完!”

    平玉帝姬气急败坏地对我喊到,但又不敢上前。

    本来我心中悲愤交加,被平玉帝姬这么一喊,一时没忍住,不怒反笑。

    平玉帝姬脸一红看着白容问:“怎么办?”

    “你外面的那些手下是摆设么,再不叫她们进来,今日死得就是我们。”

    白容毫不留情面地对平玉帝姬喊了一句。

    平玉帝姬仍旧是不生气,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差点忘了。”

    平玉帝姬立马喊外面的那些女官进来,这些女官身上气场极为强大,身上那些与天隐者极为相似的衣裳也不是白穿的,她们果然很厉害,而且几个人一起上,没几下我便败下阵来。

    这次那几个女子将我捆住,我这次才算动弹不得。

    平玉帝姬有了上次的教训,先是试探了我好几次,确认我真得动弹不得,无礼反抗之后,才对我幸灾乐祸地说道:“你再反抗啊,你在挣开,来打我啊!”

    平玉帝姬光说不过瘾,还用蛮力给了我几个耳光,那几个女官按着我的脉门,我不光动弹不得,竟然也没法运起灵气来抵抗。

    帝姬的这几个耳光,按着一个凡人来讲,绝对是用了实打实的力气,扇得我眼冒金星,嘴角也甚出血来。

    “够了!”白容似有不忍,对着平玉帝姬喊了一声,平玉帝姬赶忙住手,看着白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

    那一瞬间我的心里仿佛有了期待,幻想着万一白容起了恻隐之心。

    没想到的是,白容并不看我,也不看平玉帝姬,只是闭上双眼,叹了口气,对平玉帝姬说:“给她个痛快吧!”

    虽然平玉帝姬仍有不敢,但还是对白容说了声:“是!”

    我闭上了双眼,也罢,活得这么累,死对我来说,也许是个解脱。

    爹,娘,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你们,你们别急,我这就来陪你们了!

    咦,怎么半天没有动静?

    “问什么问,自己睁开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是虬螭的声音,他仍旧是一股子不耐烦,但我听起来,却比白容和平玉帝姬的声音好听许多。

    因为好奇,我便睁开了眼。

    这若不睁眼还不打紧,一睁开后吓了我一跳。

    身边捆缚住我的那些女官一动都不动,原本她们只是面无表情,如今连点人的活模样都没有。

    而平玉帝姬倒在地上,浑身战栗地如同筛糠一样,面如土色,看起来比那些女官好不到哪里去。

    白容仍旧是镇定地站在那里,却也没了之前的底气,逞强归逞强,脸上分明写着四个大字——穷途末路。

    这小屋内忽然多出了许多人,为首的,却是芷蔓还有贺兰明山。

    “愔姬姐姐,你没事吧?”

    芷蔓关切地走上前来,对我问道,她的手再一扬,那些女官的身子便齐齐向后倒去,落在地上叮当响了好几声,虽只是像铁球落在了软泥堆了,声音不大,却很震慑人心。

    平玉帝姬看着眼前的那几个女官倒下,还想逞强:“我上有人帝皇兄,下有暗宫宫主,你们可不要对我放肆!”

    “放肆?”

    芷蔓笑得极为夸张,仿佛听到了特别逗人开怀的笑话一般。

    “我的傻帝姬啊,你自己陪伴人帝陛下多年,他的处事你还不知道么,若他还想包庇你,我们怎么可能能来到这儿?”

    “再说那个暗宫宫主,您应该比我清楚,我身边的贺兰大人,和那位宫主是什么关系,他能护你一次,护你两次,但你罪犯滔天,他若是不顾天命,仍旧一味地保你逍遥法外,岂不是让天下人寒心!”

    芷蔓越说越激动,手上却对我极为轻柔,帮我解开束缚,又拉我起,摸着我的手问道:“姐姐,你还好吧?”

    “好,一切都好。”

    看到芷蔓,我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如今帝姬和白容大势已去,我想看看她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