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我又赢了啊!
    有句话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白容和平玉帝姬联手,却没要了我的命,我没死成,风落风起,到现在,换我掌控着局面。

    平玉帝姬不过是个纸老虎,她得势之时也不过是个女莽夫,头脑不及身边谋略之人,而等她失了势,不管怎样声厉内荏,终究挽不回一点胜算。

    白容一直保持着镇定,但面若寒冬之时觅食的惊弓之鸟,天时地利不占一样。

    最终白容心灰意冷地长叹一口气,运起灵力,一道白光从她手上闪现,房内瞬时星光点点。

    “她想自尽!”

    芷蔓惊呼了一声。

    即便是芷蔓不说,我也看出了白容的意图。

    我恨极了她,却不想让她死,因此再察觉到她要自杀的时候,便想伸手阻拦。

    我再快也快不过白容,白容再快快不过贺兰明山。

    那道白光向利刃一般,本来是白容刺向自己的,贺兰明山情理当中,直接伸手就去阻拦,他术法虽高,却没想到那是白容对自己的致命一击。

    那道白光终究偏过了白容自己的身体,但没完全偏过贺兰明山的手,贺兰明山手边流出了血。

    芷蔓一惊,赶紧问道:“贺兰大人,你没事吧?”

    贺兰明山苦笑一番,摇头刚想说自己没事,忽然站立不稳。

    正好这时青青推门而入,一见这种情形,赶忙扶住贺兰大人。

    我和芷蔓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贺兰大人!”

    青青唤了一声贺兰明山,贺兰大人却没什么反应,我原本猜想他心仪青青已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定要和青青讨个温柔的便宜。

    但没想到贺兰明山脸色惨白地如同纸张一般,青青抬起贺兰明山的手,才发现手上不仅流着血,还有一道一道的灵力再往外用。

    我和芷蔓极为震撼地看着白容。

    芷蔓咬牙切齿地说:“你好狠的心啊!”

    芷蔓说完又对外面喊了声:“大师兄!”

    子晋片刻就进去房内,看着倒在青青身边的贺兰明山,还有流血并散露灵力的那只手,明白了几分,也不等我们多做解释,手指上下翻飞,在贺兰明山手臂上点了几下,止住了流血,灵气散出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公主,师妹,贺兰大人伤势不轻,我需要即刻就带他去医治。”

    芷蔓点点头,“大师兄,你先去吧。”

    “有劳大人了!”

    我说完这话后,便不再看他们,而是盯着白容。

    白容有了一些自责,但不知是对贺兰明山,还是对我,

    芷蔓恨极之下就要对白容动手,被我阻拦,“她是灵族公主,即便不谈情分,依着帝城的规矩,也不该是你我私下处置。”

    芷蔓虽然心有不甘,却没说什么,伸手封了白容的七经八脉,这样一来,白容非但不能对我们下手,或者逃跑,就算自尽,也由不得她自己。

    对白容,即便有再深的恨意,也还要念着从前的一点情分,但对平玉帝姬,可真的就是一点情分都没有了。

    再说夏沧海正是因为平玉帝姬,才去杀了巫公大人,因此芷蔓自然不会让平玉帝姬好过。

    她是巫女,有的是折磨人的法子,即便平玉帝姬的下场最后还要由人帝来决定,但芷蔓却有许多让人察觉不到的方法让平玉帝姬痛苦。

    我不清楚芷蔓是怎么动的手,只知道她不仅封了平玉帝姬的灵脉,还给平玉帝姬加了捆缚的绳子,平玉帝姬已经十分恼火,也没半点办法,被捆着也不老实,身上不多会起了一点点红色疹子。

    平玉帝姬似乎十分痒,想去挠那些红色疹子,但手又够不到,加上不想在我们面前丢了脸面,只能痛苦地强忍着,偶尔受不住了便蹭来蹭去,只是越蹭越痒,不多一会儿,就将她折磨得很是狼狈。

    白容看着平玉帝姬的样子,眼中似乎也有了惧意,她虽被封了经脉,但仍能讲话,这点比平玉帝姬好得多。

    “愔儿,你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为何不给我和帝姬一个痛快?”

    白容这话说得极为无奈,谁的大势已去显而易见。

    “帝姬身上背负了那么多条人命,我可没那个权利处死她,愔姬姐姐也没有。”

    芷蔓似乎在故意气着白容,但又咬牙切齿地看着平玉帝姬说:“我师父和她又有什么深仇大恨,夏沧海竟然为她杀了我师父,如此大的仇恨,我有什么理由给她痛快?那岂不是便宜了她!”

    白容不再说话,贺兰明山走后,外面的人怕我们几个女子控制不住局面,便又进来一个管事的侍卫。

    进来之人确实庄绍大人,他进来之后对我行礼之后,又命人进来,押了白容还有平玉帝姬下去。

    外面似乎还有许多人。

    秋安也从未外面进来,看着我,眼泪掉了下来,喜极而泣地说:“太好了,公主你没事!”

    我对她笑笑:“有你惦记我,我自然吉人天相。”

    “公主你还说呢!”秋安被我一逗,反而有些恼火:“我要跟着你,你还不让,这下出事了吧,万幸你好好的,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奴婢定要随着公主一起下黄泉。”

    “呸呸呸!姑姑不要乱说话。”青青在一旁郑重其事地看着我们说道,“老天爷,姑姑刚才乱说的,是做不得数的。”

    秋安被青青这么一闹,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但看我的眼里仍旧是带着责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心里有越多疑问,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疑惑地望着她们仨。

    青青和秋安一起,帮我整理衣裳,之前被平玉帝姬她们一闹,我的身上凌乱不堪。

    “姐姐,我们能及时赶过来,完全是因为三婆尊者神机妙算,她知道你今日有此劫难,她和我们说,姐姐你太过于心善,又太容易相信别人,所以只怕会吃亏。”

    芷蔓提到三婆,眼中却是十分的恭敬。

    青青也赞同地点点头,如今提到三婆,她的眼里再不害怕,却和芷蔓一样,充满了钦佩和敬畏。

    我忽然想起今日出门前,三婆再三叮嘱我小心白容,还特地从帝巫宫赶回来,而我却没放在心上,还笑话她多虑。

    原来三婆一早算出了白容会加害于我,不仅百般提醒,还特地安排了芷蔓她们前来营救。

    正在我心中自责之时,外面传来青凰的叫声,似乎带着焦急和悲伤,这时候我身上的玄月佩闪了道灰沉的光芒之后,整块玉都黯淡了几分。

    此乃不祥之兆!

    “三婆有事!”

    我反应过来后,就出门往凤仪宫的方向跑,青青,芷蔓她们紧随在我身后。

    我跑到外面,诧异地发现乌北寒也一直在外面候着,他还不打紧,他身边,还站着华清兄长和向问歌。

    向问歌,还有华清兄长的脸色并不好看,直直地盯着我,目送着我离开。

    而我,心中惦记着三婆,无暇顾及其他。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