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云琼仙子,继续干啊!
    还没等到宴席之地,便有一群女眷在王宫门口等着,见到白容之后,先是一番跪拜,白容许她们起身之后,又都上前围着白容,极尽热情。

    那些女眷也都是蛟族的大姓家的女儿,少不了有玉蛟氏,白容在水宫时就身份最贵,如今那些人更是打破了脑袋也要巴结。

    蛟后娘娘在前面与白容同那些女眷寒暄,我落了个清净,和秋安只躲在角落里。

    刚才乌北寒来传旨意的时候说,人帝还有蛟王在宴席之上留了我的座位,所以这时候就算我想开溜,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云琼姑姑在一旁提醒着白容:“早些进去吧,若是再耽搁下去,只怕人帝陛下会怪罪。”

    蛟后也提醒着说:“是啊,皇后娘娘,想来您省亲,不差这一时片刻,与这些姐妹姨娘还有别的时间叙旧。”

    白容笑靥如花,举手投足间与以前一样,也不一样,从前是端庄,现在是母仪天下的大气。

    “众位姨娘,姐妹,本宫便先进去参加宴席了。”

    “恭送皇后娘娘!”

    众女又齐齐拜倒,也有人留意到在角落里跟着的我,不免有些看笑话的意味。

    宴席上的座位,也是让人一言难尽。

    人帝还有白容坐在最上面,往下就是云琼姑姑,蛟王,蛟后,大巫,华清太子,最后是我。

    原本也要蛟族的几个大姓的家长也要参加的,是白容皇后传回旨意,说只是家宴,并不想大操大办。

    云琼姑姑,还有白容身后的那个女官看到我坐在最末尾的席位,很是得意。

    秋安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公主,奴婢刚才听几个下人说,您酒席上的席位,是云琼蛟仙故意放在最角落的。”

    我“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秋安看了我几眼,便又退到后面去。

    没想到的是,人帝对我,与在帝城之时完全两个样子,生疏了许多,就是我对他请安,他淡淡地喊了平身,如此而已。

    席间少不了歌舞助兴,蛟族女儿家腰肢柔软,跳舞本身就有着不凡的天赋。

    白容与我舞技超群,除了有绝佳的舞师教习之外,蛟女得天独到的天赋也功不可没。

    舞伎们随着歌乐起舞,飘飘欲仙,人帝陛下看得入迷,笑得甚为满意。

    堂下的蛟王等人都在留意着人帝的表情,云琼姑姑看着人帝的表情,自己也很是得意。

    若说这云琼姑姑于人帝,还真算不上是座上宾。

    蛟族是以云琼姑姑为尊不假,但人界与仙界,位份上并驾齐驱,而蛟族是人界的重族,蛟仙在仙界却甚是低微,所以,对云琼姑姑,人帝重视云琼,便是给了蛟族极大的面子。

    对于这层道理,云琼姑姑是否能参透,我却不知道,也许能吧,因为她对人帝陛下倒也甚为尊敬。

    蛟女一曲舞毕,此时酒也过了三巡,我始终在角落里坐着,华清兄长一直差身边的人过来问我,酒菜是否合口味。

    如此多了也招人侧目,大巫却始终不看过来,小时候我以为他不喜欢我,后来稍微长大一些,也明白,人前轻视你一些,未尝不也是一种保护。

    云琼姑姑忽然起身对人帝行礼,恭敬地说道:“我这两个侄女一同入宫,在帝城里只怕难免有些礼数不周,幸得陛下庇佑,才能保得一时平安,所以我想敬陛下一杯。”

    人帝一愣,向我这里看来一眼,又看了眼白容,端起酒杯,和云琼姑姑示意,便一饮而尽。

    云琼姑姑笑意正暖,话说得也温情,大巫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其余众人,包括白容,却又十分动容。

    我一时摸不准云琼姑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许是她在外人面前,也拿我做蛟族的一份子,大是大非间……

    只是我以为的终归是我以为的,她若顾得上我那便不是她云琼仙子了……

    趁着人帝陛下正在兴头上,云琼仙子继续对着他说:“陛下,其实我的这两个侄女都是一等一的出挑,容儿自不必说,出阁之前就名动天下,如今说句不谦虚的话,容儿这个凤仪天下的皇后,也算是实至名归,但至于我的小侄女,愔姬……”

    云琼仙子说到这里故意卖个关子,惹得在场众人纷纷看向于我,家人自还好说,那些下人却如同看一个笑话一般。

    其实完完整整地走出帝城,对我未必都是好事,知道个中缘由的人倒还好些,在那些不知道底细的人心中,我可是入帝城选秀的灵女,却没入了人帝的眼,被嫌弃了,才被送出帝城。

    这不可不说是个笑话!

    云琼仙子带着笑意地看了我一眼,复而带着心痛,高声说道:“我这个小侄女,本来也是个一等一的妙人,奈何无意与人相争,所以许多人都对她有些误会,今日趁着陛下御驾亲临,不妨让我这愔姬侄女再献一番艺,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空气忽然就安静下来了……

    大家都是明眼人,云琼姑姑这番话的真实意思谁都能听得明白,省亲家宴上,我一个蛟族庶出公主上前献艺,第一,这件事毫无疑问会折辱我,将我的身份降到与艺伎无异。

    而关键的还有其二,灵族公主在家宴上给人帝献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灵族的王上,想将这女子送到人帝身边。

    而对我这等,没入人帝眼中的灵女,再为人帝献艺,无意于再一次自取其辱。

    果然,这很符合云琼仙子的做派,从前她不过在人前训斥我,说些恶毒的话,让我难堪,如今变本加厉,用了让我一向厌恶的心机。

    我一时没说话,心中盘算着应对之计。

    我不说话,是因为笃定,自然会有人替我说话。

    不出我所料,华清兄长听到云琼姑姑说的话,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云琼仙子,但话里仍旧守着礼节:“姑姑这话说的不好。”

    “哦?哪里不好?”

    云琼姑姑又将话推回给了华清兄长。

    华清一袭白衣的翩翩公子,却带着极大的火气,虽然看得出有所克制:“姑姑不该不让愔儿献艺,献艺的自然有蛟族的乐师舞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