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御前的反击!
    云琼仙子并不因为华清顶撞自己而生气,相反带着笑意,轻声说道:“清儿说的话未免太孩子气了,姑姑哪里是在为难你妹妹,姑姑是在帮她,在陛下面前献艺,陛下高兴了,你妹妹也能在人界的名声也能好一些。”

    白容始终冷眼旁观这一切,这时候忽然问了一句:“怎么,愔儿,在蛟族之外的名声不好么?”

    云琼仙子表现得极为慌乱,欲盖弥彰地说道:“没,没有,是我一时失言。”

    “你们……”华清气得不行,便要与云琼仙子辩驳,声音高了几分,极不恭敬。

    “退下!”

    蛟王出声呵斥着华清,“陛下面前不得放肆。”

    “父王!”

    华清不肯就此罢休,气得和蛟王也没有收敛脾气。

    “退下!”

    蛟王又对华清出言训斥,声音高了不少,怒气显而易见。

    “太子殿下,你先坐下吧!”

    大巫这时候开了口,又对华清点了点头,华清无奈,只得又坐下。

    蛟后娘娘这时候出言对云琼说:“小儿无知,仙子不要和他计较。”

    云琼仙子极为大度地说道:“那是自然,毕竟我的侄儿我是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也是好心。”

    云琼仙子的话见好就收,再不多言,说完之后便回头看向我,又一次将我推上了众人目光之下。

    “陛下……”

    大巫站起身,对着人帝刚要讲话。

    人帝却一摆手,没让大巫说下去,大巫只得坐下。

    人帝忽然对我说话,声音极为高冷:“你想么?”

    事到如今,箭已经搭在了弦上,只怕我即便不想发出去,也由不得我。

    “能在陛下面前献艺,是臣女的荣幸,臣女蒲柳之姿,只怕会污了陛下的眼耳。”

    我话说到这儿的时候,抬眼看了下高高坐在上面的人帝,又看向白容,心中想到:“白容啊白容,我虽与你不再有什么情分,但是人帝面前你没有和云琼仙子沆瀣一气,我领你这个情,这笔帐,我不会算在你的头上。”

    “侄女不必客气,献艺只是一份心意,不必太放在心上,献好献坏,姑姑,还有蛟族众人都不会怪罪于你的。”

    “哼!”华清坐在那里生着闷气,忽然脸上又露出欣喜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人帝行礼,朗声说道:“陛下,愔儿毕竟年幼,不如属下给陛下舞剑助兴,如何?”

    蛟后这时候赞赏地看了自己儿子,眉眼间有了欣喜之色。

    蛟王对人帝说:“陛下,臣觉得犬子提议不错,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人帝自己不答,看着我说:“你来说!”

    “是。”

    我先对华清说:“愔儿多谢兄长美意,但云琼仙子既然说我在人界的名声不佳,愔儿得给自己正名。”

    “愔儿!”

    华清有些心疼地看着我,却不知我要做什么。

    云琼这时候又善意地劝慰我说:“你在人界的名声没那么好,其实也是大家以讹传讹,今日你献艺,想来陛下也会为你正名的。”

    我忽然问了一句:“仙子是如何知道的?”

    “啊?”

    云琼仙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又问了一句:“你说我知道……”

    我没等她说完,又强调了一遍:“我是想问,仙子是如何知道我在人界名声不好的?”

    “当然是……”

    云琼仙子话说到一半,忽然不再说下去,涨红了脸,恶毒又带着怨恨地瞪着我,一时哑口无言。

    也幸亏她自己太过自大,才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反过来给她一击。

    我不说话,等着云琼现在自己来圆这番话。

    云琼仙子在仙界低微,更无法与仙帝比较,若是仙帝命人打探人界之事也就算了,云琼不过是个小小蛟仙,若是再打探人界之时,无意于触碰人帝的霉头,自然会触怒人帝。

    我没想到的是,蛟后的脸上有了一分欣喜,蛟王却似乎很生我的气,带着火气看了我一眼。

    大巫不知为何,虽没生我的气,却出言帮了云琼仙子,“云琼飞升仙界,但顾念母族,自然会格外注重别人口中所传蛟族的风吹草动,也许就是多上心几分而已。”

    大巫的面子我自然要给,我便不再纠结这个由头。

    云琼仙子见这一茬过去,似乎松了一口气,她自己自然不会再反过来提,只是她不肯就此放过我,又开口对我说道:“别管我了,你快早早为人帝陛下献艺吧!”

    许是即将撕破脸皮,云琼仙子对我说话时已经没了耐心。

    我却不慌不忙,走到堂中,对人帝陛下盈盈一礼。

    这一幕,倒有些眼熟,在帝城里似乎也曾经上演过。

    我说话之前偷偷看了一眼白容,她仍旧一脸淡然,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云琼,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当真是母仪天下!

    “陛下容禀,从前在水宫之时,我有幸,小时候与皇后娘娘一起练习舞技,如今皇后娘娘风仪万千,臣女自然不敢高攀,不求同台跳舞,但臣女蒲柳之姿,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才艺,总是需要人带着……”

    我说到这儿,扫了一眼众人的反应,人帝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白容难掩眉间的尴尬。

    我的舞技什么样,他俩不可能不清楚。我吹奏笛子的技艺怎样,他俩也不可能不清楚。

    云琼仙子一脸无所谓,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你逼的。

    “云琼仙子是人中翘楚,想来……”

    白容忽然打断我,对我说:“愔儿,姑姑从小对我们视如己出,怎么今日总叫她仙子,这么见外?”

    云琼仙子见白容帮她,不免得意,却又一副大度的模样:“许是容儿做了皇后,和陛下齐齐回到水宫,九五至尊面前,愔儿觉得我这个姑姑没什么身份,故而生疏了些。”

    我刚要反驳,蛟后娘娘忽然开口对我说:“愔儿这么做,就是你的不对了,还不向你姑姑道歉,以免让陛下见笑。”

    蛟后娘娘说话的时候,还对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知道蛟后娘娘是好心,便对着她行礼,说了声:“是!”

    我顺着蛟后娘娘的意思,对着云琼仙子行了一礼,又对着白容行了一礼。

    云琼仙子愈发得意,只是我顺着蛟后娘娘的意思,却没打算就此息事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