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继续干,就完了
    “皇后娘娘容禀,臣女如此称呼云琼仙子,并非是不敬。”

    “哦?”

    白容高座在人帝陛下旁边,居高临下地问我:“那便是敬了?”

    “是的,今日陛下亲临,皇后又凤驾于此,臣女怕失了礼仪,再者,云琼仙子久居仙界,高高在上,本就该受到蛟族子民景仰,我非仙子血亲,也不可能会以侄女的身份承欢膝下,而蛟王蛟后,还有大巫对臣女有养育之恩,臣女自然是尽孝道的,当然了,云琼仙子高居仙宫,自己万事不愁,又何须在意有没有后辈晚生孝顺自己呢?”

    摆明了,我就是在嘲讽云琼仙子会孤独终老。

    云琼仙子听懂我的话,气得不行,虽离我有些距离,还是隔空一个巴掌打了过来。

    还未等那巴掌打到我脸上,华清兄长和挥了挥手,“啪”得一声,一股力量替我接住了云琼的攻击。

    “清儿!”

    云琼仙子责怪地看向华清。

    蛟王等人似乎有些责怪我,刚要说什么。

    这时候人帝陛下轻轻看了眼白容,开口对我说道:“说献艺的事吧!”

    白容脸色有些难看,她想让我难堪,我又将矛盾指向云琼,所以无论是云琼,还是人帝陛下,对她都会有所微言。

    我有种错觉,人帝陛下与白容皇后,似乎只是看起来琴瑟和鸣而已。

    “是!”我对着人帝陛下施了一礼,继续原本没说完,被白容打断的话:“臣女所会的不多,舞艺没有皇后娘娘,臣女也不好独舞,至于吹奏乐曲,陛下曾见过,也不好再拿出来献丑,臣女想着,不如舞剑吧!”

    我再提到舞艺的时候,白容脸上一变,世人皆知她舞技超群,但她心知肚明我舞技定然在她之上。

    华清带着笑脸说:“陛下,灵女族中舞剑,少有一人独行的,不如让微臣和妹妹一起舞吧!”

    华清的话不假,男子舞剑气势磅礴倒也没什么,女儿家舞剑的话,却顶多讲一个行云流水,一人表演太过空乏。

    世上男俊于刚,女美于柔,女子中剑术练得好的并非没有,只是招式过于生硬,不适合表演,而适合献艺的女子舞剑,非要有其他配合着才好,不论是双人舞剑,还是有人抚琴帮之。

    而我,意不在华清兄长。

    华清想同我一道献艺,蛟王蛟后等人却很高兴。

    不高兴地是云琼仙子,仍想加以阻拦:“清儿,姑姑许久未曾活动筋骨,不如将这个机会让给我吧!”

    华清不愿意,蛟王也不愿意,摆明了云琼仙子想生事端。

    大巫怒视着她:“你还想怎样?”

    云琼嫣然一笑:“兄长多虑了,小妹只是想在陛下面前,帮愔儿一把。”

    人帝陛下盯着我看了片刻,只是我一没点头,二没摇头。

    “不……”人帝陛下看样子是想帮我一把。

    我赶忙对云琼行礼:“那多谢仙子了!”

    我不怒反谢,倒是吓了云琼一跳,她微微一愣,还是看着我,皮笑肉不笑地说:“客气了!”

    愣住的,还有蛟王等人。

    人帝带着笑意,说了一声:“好!”

    云琼仙子当年也是人界出名的美人,这我知道,蛟族女子舞技个个都出众,这我也知道,想也不用想,这云琼仙子要么想压我一头,要么想暗害于我。

    毕竟,舞剑里藏一些术法仙招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要说万全之策,我还真的没有。

    我心里喊着虬螭还有隐出来帮忙。

    虬螭死活没动静,隐倒是快:“怎么了,愔儿?”

    “能不能帮我?”

    “帮你可以但是你现在灵根不深,我帮你,只怕会被人察觉。”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有,让虬螭和我一起帮你。”

    “虬螭!”

    “虬螭!”

    “龙祖!”

    我连着喊了好几声,虬螭就是死都不理我。

    隐对我歉意地说:“他故意躲着,我也没办法。”

    这时候,我想起了身上的玄月佩。

    我的一言一行,还有心中所想都瞒不过虬螭与隐,但是这次回水宫之后,三婆教了我一些密宗心法,一可难住虬螭他们两个,二来,我暂时借助玄月佩的力量,可虽然唤出虬螭二人。

    原本三婆教我,只是为了以防不时之需,现在虬螭不理我,情况紧急,我只得强行唤出虬螭。

    依着三婆教的,我摸着玄月佩,口中念了几句心诀,一道力量从玄月佩上面传到了我的心里,打在身体深处。

    “烦死了!”

    虬螭装不下去,极为不耐烦地喊了一声,算是现了身。

    “活该。”隐在一旁幸灾乐祸。

    “你也在这儿看热闹。”

    虬螭醒来后,光顾着和隐拌嘴,丝毫没有理我的样子。

    我喊了一声:“喂!”

    虬螭这时候才理我:“你自己不安分,惹来麻烦,凭什么让我帮你?”

    虬螭一副看笑话的语气,我只好哀求他:“好虬螭,你也不想看我被云琼害了吧!”

    虬螭叹了口气:“这云琼原本也是个可怜人,只可惜心肠冷酷了些。”

    “喂!怎么帮她说话?”

    “废话,她也是我的外系子孙。”

    “那你帮不帮我?”

    “帮,帮,真是怕了你了,我帮还不行么!”

    我心里暗暗得意。

    虬螭这时候认真地对我说:“小丫头,若是你俩只是用一些舞技剑招,你尽管放心地与她比,你相信自己的本事,她不是你的对手。”

    “那……?”

    “云琼就算用了阴招你也不用怕,她若偷偷用了仙术,我和隐会暗中帮你,你尽管与她舞剑便可。”

    “真的?”

    见我不相信他,虬螭切了一声,不理我。

    隐在一旁轻笑,“放心吧,他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你尽管依着他说的做就行。”

    “好!”

    我与虬螭还有隐说话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这时候蛟族的下人已经拿上来两柄大寒玉制成的宝剑。

    大寒玉材质冰凉,寒气逼人,有宝剑的冷光,却没有锋和刃,因此,气势有余,却没有一丝的危险。

    以防万一,乌北寒仔细检查了一番宝剑,确定无异后才让人送到近前。

    华清兄长不放心,也上前检查了一番,这才稍稍放心,转身走回去之时还嘱咐我说:“小心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