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和云琼比舞,和云琼生死相搏!
    云琼仙子能飞升仙界,称为女蛟仙并非偶然,随着乐音响起,云琼仙子的身形飘逸,既有蛟女该有的柔软腰肢,袖若行云流水,又有不输男子的气概,英姿服人。

    在这水宫里,我倒是第一次开了眼。

    白容舞绝天下,但我从没有佩服过,帝城里无忧算第一个让我欣赏的,而今的云琼仙子又算得上一个。

    欣赏,佩服,但不代表我比她差些。

    原本我不想出挑,若是云琼不主动加害我,我便与她平分秋色罢了。

    但是当华清兄长替我检查大寒玉制成的宝剑的时候,云琼仙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和她那个狐媚子娘一样。”

    在场众人却如都没听见一般,也不知为何,都没有反应。

    我却听得一清二楚,不仅是我,我感觉到隐,也似乎充满怒气。

    于是,今日的梁子便是无法消去了。

    我也不急,有如温水煮茶一般,循序渐进。

    云琼仙子每精进一分,我便分毫不差地跟上,然后再稍稍强上一分。

    我俩在舞场上你来我往,看着一片融洽,其实又互不相让,局势如即将欲开的滚锅热水,面上风平浪静,下面又暗藏汹涌。

    云琼仙子原本以为我输定了,笑魇如花地看着众人,又看着我,颇为挑衅。

    但一时不能分出高下,云琼这位女仙即便再清心寡欲,也没了耐性,看着我的眼里有不易被人察觉的恼怒和怨恨。

    “果然容儿没有说错,你这丫头心机颇深,即便你们两人一起长大,她竟然一直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少底细。”

    到了我俩离得近些的时候,云琼仙子用只有我能听得到的声音,对我说道。

    “仙子的话,小女有些不懂。”

    “你不要和我装傻充愣,容儿从前就是太过心软,我一直让她小心提防着你,她从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入了帝城才知道我从前的忠言逆耳。”

    我心里一惊:“怎么,皇后娘娘后来对我下了杀手,都是受你的指使么?”

    云琼仙子冷哼了一声,“那可是帝城,我即便有再大的本事,也送不得耳目进去,你当真是高看我了。”

    “哦?”

    “早在蛟族祭祖大殿之时,我就提醒了容儿,那时候容儿看到你站在高高的祭台之上,心里苦闷,所以我就早早让她做了防范的准备。”

    “当”的一声,我和云琼仙子手中的宝剑击在了一起,大寒玉材质通透,响声清脆之于,竟有一丝逼人的气势。

    云琼仙子在这一击当中用了仙力,但又不重,似乎是在试探我。

    虬螭在我体内颇为不耐烦地对我说:“小心些,这招你自己完全能抵挡得住!”

    虬螭的话不假,但我没有完全抵抗,顺着云琼的一击,我的头发被她的气势威力弄得散乱开来。

    凭空起了风丝,吹起我散乱的长发。

    云琼仙子趁人不注意,将手一挥,她自己的头发也散乱开来。

    如此,对外,不过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云琼姿色不凡,长发也随着风丝摆动,她身上竟然有一丝惊艳的美。

    “云琼,愔儿,这剑舞得甚好,不如你们见好就收,以免惊扰了陛下。”

    蛟王在上面看着,阴沉着脸说道。

    人帝却如看笑话一般,在上面端正坐着,不发一语。

    云琼见陛下看得兴起,脸上愈发得意,手上也暗暗加重了她不为人察觉的招式。

    我从不知道云琼修为竟然这般高深,而又善于伪装,她将那些招式暗藏于舞剑当中,别人根本看不出来,而只要我与她亲自接触,才能感受到她的攻击。

    而云琼仙子的攻击并非靠剑,剑上她不过用了些常人都会用的力气,我非无修为之人,那些力道即便再加重几分,也不能奈我何。

    云琼真正厉害的招式攻击,却都藏在别人不会注意的地方。

    比如,她无意间扫到我衣服上的发丝。

    比如,她随风飘起的衣角。

    我无意被她袖间的白色绫带碰到一下,那绫带看起来轻若无物,飘若云蝶,打在我的手上却如雷击电打一般。

    虬螭在我体内对我喊:“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明知道她用了阴招,还去硬扛,她浑身上下,除了那柄寒玉剑,其余任何一个地方都藏着冰无杀,你自己小心!”

    所谓冰无杀,便是有冰杀的阴毒,却又无影无形,杀人于无形。

    这乃失传秘术,非人界还有仙界正道,也不知道云琼仙子学到几重,但她对我并没有下杀手,但却下了狠手。

    隐在我体内提醒着我:“愔儿,她虽不取你性命,但你不可掉以轻心,若是被她打到的招数多了,今日你不过感到疼痛,但过几日,只怕肌肤会从内到外都会冰冻,逐渐失去五感,最后丧命。”

    虬螭也对我说:“听到了么,小丫头,你要是不要命就算了,你身体若是冻住了,我和我这伙计可就烟消云散了,你不会想让我俩也跟着嗝屁吧!”

    “当然不会!”

    我对着他俩保证。

    云琼仙子一招打到我之后,愈发得意,也加重了身上对我的攻击。

    有了虬螭和隐的提醒,我每次都能轻松躲过,即便是哪一招没躲过,虬螭也会用温热的招数抵抗着云琼的冰无杀,将杀招化于无形。

    我只守不攻,是因为我坚信云琼肯定还有后手。

    当然,若云琼点到为止,没有后手,今日之事,我愿意就此作罢。

    并非我圣母,善心泛滥,而是虬螭要我这么做。

    虬螭始终念及云琼是他的后世之人,要我这一次忍让几分。

    隐也劝我,让云琼几分:“你娘亲还有你爹爹还活着的时候,最初云琼还有你娘,倒是好姐妹,交恶也是许久之后的事情,看在她也护过你娘的份上,你给她片刻的机会。”

    我问隐一声:“就像我与白容一样么?”

    隐没说话,虬螭却替他说了:“没错!”

    “后来呢?”

    虽然云琼步步紧逼,但我对当年的事十分好奇,想知道任何一个小事。

    隐依旧不说话,却叹了口气。

    虬螭干笑了几声,“等有时间再说吧,你先忙着眼前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