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害我你还没完没了!
    云琼仙子并没有察觉到我的手下留情,故意相让。

    自然,她高高在上,岂会想到我能手下留情,在她眼里,说我是苟且偷生还差不多。

    但我对她而言,颇为难缠,这倒是我和她心知肚明的事实。

    云琼仙子用了毒,本来她用阴寒术法,忽然一股暖意扑面而来,让人极为惬意。

    我心中十分警惕,自然料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这舒爽的暖意不可能是她云琼仙子发了善心,因此她暖意扑倒我面上之时,我便用灵力抵御。

    只是直到我将那暖意散尽到一分不剩,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

    正当我诧异之时,我听到隐在我体内叹了口气。

    “没想到,她竟然用了这个。”

    虬螭也颇为心灰意冷:“是啊,丫头,你由着你的心意吧,不用再留情了。”

    我隐隐有些后背发凉,问着他们俩:“这是什么?”

    虬螭无奈地回答我:“若母散。”

    一股寒意蔓延到我的全身,还有通体的恨意,怒火,夹杂着涌向我的心里。

    若母散,人界中人知之甚少,三界中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万事经》里也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也对,这般恶毒淫 c荡的药岂会出现在冰清玉洁的《万事经》当中。

    若母散,对于未出阁的大姑娘家没有丝毫的作用,但是对出了嫁的女子,尤其是已为人母的女子来说,却奇毒无比,似春 x药,却远非春x药所能比拟。

    等效的春x药,还能让人保留十之一二的神志清醒,这若母散,却是让人一分清醒都不剩,不仅如此,中了若母散的人,神志混乱之时,还挑人,专挑自己有血亲之人下手。

    所以这若母散,可谓败坏人纲,阴毒至极。

    我怒视着云琼,轻声问她:“若母散?”

    云琼只是轻蔑一笑,并不作答。

    我又问她:“你为何能下这么狠的手?”

    “你不知道?”

    “愿闻其详。”

    “我说了许多遍,你和你那个娘亲一样,**无比。”

    云琼似乎是在故意激怒我,说完还耀武扬威地看着我。

    因此,我也运了道灵力袭击过去。

    我并没有下狠手,想着她对我不停地用仙术,我反过来袭击她一次,她定然轻松躲过,或者还击回来。

    没想到的是,这云琼仙子身子有如弱柳扶风,向后飞去,落在一丈之外。

    除了人帝之外,众人都围了过来。

    华清到我身边,有些困惑地问我:“愔儿,这是怎么回事?”

    华清问我的,我也说不清楚。

    蛟王,蛟后,大巫都围着云琼,查看着她的伤势,甚至连白容也从高座上走下来,双眼噙着泪水,对云琼说:“姑姑,你没事吧?”

    云琼仙子吐了口血,十分虚弱,勉强地笑笑:“我没事,不要怪愔儿……”

    白容忽然转身看向我,一边哭一边责怪我:“你怎么忍心对姑姑下这么重的手,姑姑她毕竟是长辈啊!”

    “我没有。”

    事到如今我也明白,即便我百般防范,我还是落入了云琼的圈套之内。

    蛟后娘娘担心着云琼仙子的伤势,有些责怪地看着我说:“愔儿,你确实不该下这么重的手,毕竟只是舞剑而已。”

    “娘娘,你信我,我真的没有。”

    旁人误会也就算了,我不想连一向温柔慈爱的蛟后也误会我。

    蛟后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转而又看着云琼姑姑,还命人去传了水宫的女医过来。

    白容梨花带雨地同蛟后讲:“母后,你没必要和她讲道理,她是一时迷了心性,很难悔悟了。”

    “皇后娘娘,你不要血口喷人,是谁黑了心肠,你难道不清楚么?”

    “放肆!”

    一个耳光隔空向我打来,打得我是猝不及防。

    我看过去,却是蛟王铁青着脸,怒视着我:“在陛下面前如此放肆,目无尊长,还不跪下认错。”

    “我没错!”

    并非第一次被人冤枉,却是第一次被我亲敬之人冤枉,还是因为要暗害我的人。

    一股怒气从我心里蔓延开来,气得我都不肯寻求变通。

    大巫极为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不上是同情,还是与其他人一样,也在怪罪我。

    蛟王见我不肯认罪,便又再一次扬手,想打我。

    我并不畏惧,反而仰着脸,迎着蛟王。

    蛟王一怔,但这一巴掌还是落了下来。

    “啪!”

    这一声要比刚才还要响!

    奇怪,我怎么没感觉到一声疼痛?

    等我睁开眼时,发现华清兄长护在我的面前,那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兄长的脸上。

    蛟王的这一掌,也算实打实地用了不少力气,华清的嘴角流出了血。

    “兄长!”

    “兄长……”

    喊着华清的不只有我,还有跪在云琼仙子旁边,哭得楚楚可怜的白容。

    云琼的眼中有一丝痛快,却也如同白容一样,柔软的心疼。

    “陛下,大王,姐姐,兄长……你们不要责怪愔儿,也是我提携愔儿的心切,我……”

    云琼说着,嘴角又流了点血。

    而她第一个叫的人帝陛下,却始终没说话,只是旁观着我。

    “看看你做的好事!”蛟王再一次瞪着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无论他们究竟是对谁好,我终究还是气恼,就要拉起云琼说个明白。

    华清赶忙拦下我,在我耳边说:“愔儿,你先忍下这一时。”

    “兄长,你怎么也不信我。”

    “不是我不信你,现在在人帝陛下面前,父王他们又都在气头上,你不如先认个错。”

    “我没错,若是认错,岂不坐实了这一切。”

    华清怕我闹事,恳切地说:“你相信我,我保你没事,若有刑罚,兄长替你抗下,你听我的……”

    华清的话还没说完,我又听到虬螭这时候在我体内说了一句:“真是啰嗦,小丫头,别怪我。”

    我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起了一阵睡意,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了他们最后的几句话。

    蛟王对人帝陛下请罪:“陛下,小女无知,在陛下面前失仪,还望陛下赎罪。”

    人帝却轻轻笑了一声,“这是你们蛟族的家事,朕不会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